峨嵋寻心:好人好自己,坏人坏自己

道福堂2019-04-18 13:31:55



温馨提示

1、戳上面蓝色文字:泥巴心,即可关注本公微。

      这里的每一篇碎语文字我皆全身心的投入,她带着我的温度,当你打开她的时候就是你和我相遇的时候。倘若我心中的山水,你眼中都看到,我便一步一莲花祈祷!

2、生活已太繁杂,如果不幸打扰你,请果断取消关注。


在峨眉山待了四天了,终是到了要挑战的那一刻。听着各方的嘱咐,心里想着“真的这般千难万难吗?”想想自己在伏虎寺、报国寺走走小腿就有些酸乏,心中起疑虑的同时,信念还是坚定的,总觉着自己没有问题。

 

在此之前,芳姐因为傅师兄时间限制不能等老师归来,便陪傅师兄提前去登山了,9号凌晨3点钟出发的。当晚2点多,我醒来听着外面大雨哗啦啦下着,想着芳姐可能不去了吧。早餐后,碰到道场的组织者,询问得知芳姐义无反顾冒雨前行了,不由得心生佩服。

 

换我,拖延症肯定要犯的,肯定是去不成。




白天,众师兄们询问的都是和我一样的问题,关心的是他们有没有爬到。正好端午节,一整天都在下雨,上山难度可想而知。一直到傍晚7点钟,传来消息:他们到达了金顶。

一阵欢呼,我在心里非常赞叹芳姐,真是看不出来啊,怎这般坚毅!

 

据说,登山途中,她不仅崴了脚,更是克服了索道缆车和两人抬上山座椅的诱惑,尤其是那种两人抬座椅的背山人,跟在她后面足足一个小时试图说服她,都被她拒绝了。

第二天下山后,她说到达金顶的那一刻,整个人都瘫掉了,一步也挪不动。问她什么样的信念支撑的,她说:我当时就想一定要上去,就是爬也要爬到顶上去。

 

是她,给了道场的我们坚定的力量,每个人的心中都在想:她都能爬上去,自己也能。



到了我们要爬山的前一天,上午的时光坐在精舍看书、禅坐,下午整个大厅空旷极了,很多人都去睡觉。组织者看我还坐在书架前的长桌边,喊我去休息。我说着好。

 

整整睡了四个小时,下楼看到诺爸一人坐在大厅,便和他一起去三楼找老师。此前深感老师辛苦,一直没有去打扰。

到了老师住处,有三两师兄禅坐,慈祥的老师一脸笑容,招呼着我们坐在他的身边,开口便询问诺宝怎么样?我父亲怎么样?我姐姐怎么样?我怎么样?

 

一如那天到达看到我的第一眼,便问“诺诺怎么样?”

 

一一作答,也说着自己三次没有度过去的坎,总在这个坎上跨不过去,真的是沮丧极了。老师非常慈悲,他轻声细语的开示却十分有力量。其实我没有问太多,老师话语间便早已将我心间所有解开。

 

尤为他那句“自信点嘛”一下子让我的心安放在了最低处,就像被清清凉凉的水浇过一样。在我这三十载的人生生涯中,真正能看出我十分自卑,没有自信心到了极点的也唯有老师一人了。还有就是在我说的过程中,老师一直是用心倾听的,没有打断过我。

 

我十分感动,毕竟在很长一段日子里,我是处于无人倾听的状态。更多的是我刚一开口要表达自己心中的想法、观点,便被打断和否定,继而出现“每个人都在关注自己”“你所能感受到的问题是因为你心中存在这样的问题”等等此说法,一度让我厌烦,真的快要抑郁了。

 

老师的用心、耐心、细心聆听,让我的心十分敞亮,在我说完老师会给予最智慧的慈悲开示,瞬间一切明朗朗的。我也知道,自己也要学会聆听他人。

每个人都有倾诉的欲望,缺的就是能用心听自己的人。




是夜,安然入睡,零时过,听细雨沙沙,竟无眠!

凌晨3时许,打点好一切行装,带着一杯师兄现煮的两千多年的爱心古树茶,些许点心和4颗梅子,打着手电冒着细雨,正式出发。

 

这天,是611日。

 

雨不算小,多位未准备雨具的师兄就那样顶着雨水出发了,没有任何畏惧。我初穿了雨衣,突然想起同行的智慧姐姐正好是特殊日子,便将雨披给了她。一旁的诺爸顺手撑了雨伞,就这样踩着雨水前行。

 

带队的师兄已然六十多岁,但红光满面看起来就是个四十岁的人。周围一片漆黑,除了雨声就是走路声,手电筒的光显得特别亮。偶尔会有几户人家的狗吠声。

 

雨一直下着,一个不小心就踩进了稀泥里面,一谭水中,鞋子早已湿透,也不知道走了多久,路时而平坦,时而崎岖。抬头间,已到清音阁。

到了这里,带队的师兄就要返回,剩下的路就由我们自己前行了。

 

此时,间歇听到金鸡报晓的鸣叫,已将黎明,天似黑又蓝,墨蓝。




清音阁溪水潺潺,亭台楼阁。由于还是黎明前的黑夜,只有我们走在前面的十来个人,有三位师兄去了寺院,我也踱步跟上。到了亭台顶上,一眼望去恰好看到一尊佛像,门口有一只大狗,汪汪着冲了下来,我的心里一紧。

这不,还是不安,心中还是有惧怕的。

 

这一段路,自伏虎寺出发,途经了雷音寺、纯阳殿、神水阁、中峰寺。

 

稍作歇息,继续前行,天边也开始渐显鱼肚白,慢慢地天亮了,真的亮了。老师说的对,天一亮,过了清音阁之后,就会形成三三两两的小团体前行,而且彼此之间相隔不会太近。和我一路的小伙伴除了诺爸,还有两名90后,其中一个是在读大学生。

 

天亮之后,雨渐渐停了,空气非常清新,不热不冷。我们四人相伴,两名小吃货开始搜寻附近的早餐点,走走喊喊就到了万年寺,2公里路。

没想着进寺院的,只是错误的以为登金顶是从寺里穿过去的,买了三张香花券进了寺里,才发现错了。

 

好吧,将错就错,一切都是天意,我出发时带了一小盒酥油灯,一盒沉香线香。三人各点一盏灯,上三支清香,为所有登山的师兄们祈福,承愿佛力加持大家都能顺利平安的到达顶点,加持高考中考学子金榜题名,加持所有人身体康健,平安吉祥!

万年寺,就当作是朝拜第一站吧!




自万年寺开始,四人相伴小组也变成了三人,因为诺爸和小永惠老吐槽善贝,郁闷的善贝默默说:你们先走吧,我在这里等等他们。他开始禅坐。

我真的实在忍不住了大笑起来,于是三人组又开始前行,想到这俩人的吐槽和善贝郁闷的表情,我就笑到直不起腰。

 

这期间的登山路上,阶梯前行,些许听到嚎叫,感觉应该是狼吧。风景也是极好,古树参天,草儿碧绿,绣球花绽放,杜鹃花和一些叫不出名字的花儿摇曳,心旷神怡。

 

一路直达息心所,大概是上午十点钟左右,小永惠和诺爸两位吃货已经饿得两眼冒光了,这里正好斋饭,粥、馒头、咸菜,两个人大吃特吃了一顿。




息心所之后,小永惠遇到了一只猫猫,玩着猫猫不走了,也的确是已累到了极致,满脸汗水大颗大颗滴落,衣服都湿透了。正好智慧姐姐与超在此处,便将她丢给他们,我们继续前行,直达长老坪。

 

到达长老坪的路途中,多位师兄们遭遇了猴子袭击。我们的背包也被猴子拖拽住了,我一路念着“南无普贤愿王菩萨”,诺爸没有理会猴子继续走了两步,猴子离开了。

 

有一位宁波的伙伴背包遭遇猴子抢夺,被扔到山下,路过的时候发现他正在给猴子们皈依、开示,并和猴子谈判。后来据说他自己又爬到山底下去将背包拿了回来。

另一位宁波的女伙伴就没有那么幸运了,被一只硕大的猴子从路中间一直拖到悬崖边,她一看再不解开背包,自己都要被拉下去了。解开背包,猴子就放开了她。

 

我们在长老坪相遇,她说:空了,什么都没有了,全部放下了。

 

还有的师兄们背包遭抢,里面东西被猴子扔得一塌糊涂。另一位阿姨很厉害,背上爬了三只猴子抢她的包,都没有抢去。她说着“没有了”“没有了”猴子们无果就走开了。

 

通过这件事情,后来大家反省,可能猴子只是想找吃的,出于自身恐惧所以我们将自己和物品抓得牢牢的,以至于猴子无得到我们也有损失。

我记得,我路过猴子的时候偷偷瞄了两眼,那么大的猴子红着眼,反正我是挺怕的,人都要缩起来了。




到长老坪后,我和诺爸两人组增加四位伙伴,两男四女结伴而行。

 

一路上登高望远,头顶蓝天,身边说郁郁葱葱的绿,景色怡人,清幽宁静,古老的寺庙林立山间,做一次深呼吸,清心养肺,身体大扫除。风儿轻抚,置身在这样的环境中,只有舒适。

 

一路行走一路歌,登阶梯时大家默然不语,专心上山。到了平坦之地,“南无阿弥陀佛”圣号响彻山间,每个人都彻底地放开了自己。

就连下一站摊点的老板娘,在我们到达后一个劲儿说着“有素食,有素食”,我们大笑,问“何故?”答曰:“听到你们唱佛号了。”






 经过初殿,到达了华严顶,现在还记得我看到这三个字的欢呼雀跃。从凌晨3点到这里,我们已整整走了十个小时了,说不累那是假的。我只知道出发前一晚老师说到了华严顶就快了,故看到的那一刻整个人老激动了。

 

拍照,留念,发给群里的小伙伴们。又是前行,也只能是前行!




华严顶到洗象池这段路不算陡峭,但很长。随着越往上攀升,山间开始云雾缭绕,变幻莫测,就像在电视剧中常见的南天门行走一样。

 

到达洗象池,迎面而来的是山门,上面写着“洗象池”三个字。一般来这里登顶的人都是分三天上到金顶的,会选择在这里住下。

据说这里很适合欣赏月光。




洗象池,很开阔,站在洗象池高处俯瞰,不禁感慨,在起雾的山川中,月光之下,宛若仙境。每一个行至何处的人,似乎总有自己的故事,总有到这里的理由。

 

一如同一个地方,不同的时间,都是瞬息万变!



我们依旧是先进寺院供灯、供香,祈福。接着拍些照片和合影,将情况播报给群里的师兄们,然后继续前行。

这一路上,每到一个点,都是如此这般。



洗象池的下一站是雷洞坪,只要到了雷洞坪就已成功了三分之二,距离金顶不远了。7.5公里的路程,好像没怎么走就要到了,他们几个都说好轻松啊。这一路上,佛号从来没有离心过,也的确感受到累到极致的时候就会有一种力量促使自己前行。

 

累,是身体上的,心里很欢喜。




到了雷洞坪,有一座弥陀店,进门,非常高大的一座站像“阿弥陀佛”金身闪耀,低眉慈祥注视着我们。年长的女伙伴非常激动,放下包奔向拜殿开始朝拜,大家都默默地拜着,不知是谁抽泣着,泪花朦胧了双眼。

 

我想,那一刻他们几人就像在外飘荡的游子回到了家吧!我们六人绕着弥陀殿唱诵“南无阿弥陀佛”圣号三圈,作大回向。供灯、供香、祈福,然后继续出发!

 


雷洞坪过了到接引殿,这里有行脚的师兄接引。在经历了长达12个多小时的行走后,看到自己人的瞬间那种激动啊,真的是太激动了。大家短暂寒暄之后,继续出发吧!向前。

 

从这里的路途开始,诺爸就开始呈现高反症状,脸也发白,手冰凉冰凉的。其实洗象池过了随着海拔的逐渐升高,他已经有点儿小症状了,不太明显。

于是便放缓了脚步,我们俩人一脚一个台阶慢慢前行,眼睁睁看着他们四人猴子一样窜得很快,在心里对自己说“不急,不急,慢慢走,慢慢来。”

 

接下来的路,基本上是走五六个台阶,就要休息一下。诺爸说头发胀、疼,还是高反,没办法。这里海拔有三千多米。



接引殿到太子坪的这段路是最艰难的,途中经历了一个七里坡、莲望坡(俗称绝望坡),很陡很陡。到了太子坪,没有参加登山的行脚师兄们已经安排好了住宿。据说今晚就在寺院里挂单住下了,傍晚要和寺院师父一起供灯,明天由师父带领拜到金顶。

 

时间,正好下午17时,共行走了15个小时。




之后,师兄们陆陆续续都到达了,晚上7点左右,大殿内灯火通明,每人一盏灯照亮了大殿的角角落落。当家师主唱诵,我们就跪着,又跪了一个多小时。

看着一些师兄们笔直的跪着,慢慢地我实在是坚持不住了,一下子倒了下去。

 

供灯结束时,多位师兄直接坐地上站不起来,一位小伙伴开始发烧。大家彼此照顾,回寮休息。




次日凌晨3时许,默默起床,各自收拾好行装,带上热热的茶水,开始朝拜金顶。比较冷,不得已在路边买了一条披肩,遮挡寒风。

 

到达金顶,天又黎明。墨蓝下的金顶矗立着,静谧着……

我终到了这里,感动着,回味着,朦胧着……



 

在峨嵋金顶,有缘者,望见佛光,感受到心灵的震撼和归属。或者,于平凡处,听晨钟暮鼓,诵佛声朗朗,看香火缭绕,烟雾袅袅。在这样的情境里,平日的不顺,满身的浊气,全部得已清扫。




在峨嵋金顶,有独揽苍穹之势,俯视群山,不敢相信那一座又一座连绵不绝的山是我们刚刚跨越过来的。每到一个顶点,以为是最高点,而当真正站在顶端之时,又有一揽众山小之感。



在峨嵋金顶,观看日出,云彩变化万千,将出欲藏,如梦如幻。



在峨嵋金顶,观看远处山色清雅,如水墨画。各种高山,各种古树眺望远方。清早在外面佛殿听法师们早课,最后三盏灯、三支清香正好在金顶得以供奉,一切都安排得正当好有没有。



走出佛殿,宛如新生。从此后,会以全新的眼光和心境去面对生活中的一切挑战,在名利场少一些名利心,在风月场上守得初心。牢记:好人好自己,坏人坏自己的教言,从做一个好人开始,用心生活,用心做事。



老师说:不信佛没关系,一定要信因果。

万法皆空,因果不空,事实上我们每个人每天都在看着因果的发生,不信只是心存侥幸亦或是心灵蒙蔽。因果怎么会不存在呢?




修学佛法,当从因地之上下功夫,果地已然成熟不可改变。明白了果,就知道从何因上改。静心问自己,便已了了然!

安心,安谁心?安哪个心?



澄心面佛洗心后,峨眉归来不厌山;问道金顶佛光处,云海之上有圣灯。

有时候,行走,不仅是身体的放松,更是心灵的放空。峨嵋青山,十方普贤,远离喧嚣的纷扰,于自然中感受自然,让心,更纯净。



我在这里,找到了本真,找到了自在,找到了那颗心。

 

师说:有一种感觉不可说,也无法说,如果这种感觉能被言语形容出来,他一定是错觉。

甚好,就让我静静地留在心间吧。




至此,拜山圆满!愿以此朝拜峨嵋山之功德、“峨嵋寻心”系列文所缘起的一切善缘、赞叹以及随喜之功德,都用以报答佛陀慈悲教诲、父母老师恩德、大众信任支持以及各方朋友们的道心成就,也回向给所有众生离苦得乐,入菩提道,得大解脱。回向所有缘见者心愿皆成,吉祥安泰!

 

南无大行普贤愿王菩萨!

南无大行普贤愿王菩萨!

南无大行普贤愿王菩萨!


系列文回顾:1.峨嵋行:一壶浊酒喜相逢

           2.峨嵋寻心:美好的时光用来等待

           3.峨嵋寻心:清音流水峨眉行


当来则来,当去则去,无所贪着最自在!感恩每一个您的耐心阅读,虔诚祝愿、祈福!


泥巴心
微信号:nibaxin111

运营人:晚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