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山行脚·峨眉》第五十天

慧炬常明2018-12-10 14:55:58


《朝山行脚·峨眉》第五十天

2017年4月17日

今日自318国道1370-1397里程碑,行脚里程27公里。

晨起行脚,至起香点时,天已微亮,山中雾气萦绕。昨日雨后,山涧溪中水流哗哗响,路边山上高处流下的雨水形成了瀑布,给行脚增添了别样的美景。

第一枝香将结束至榔坪镇时,护法于镇法院门前空地为行脚团准备好了早餐。早餐时,护法告知前面镇里有卖鱼数家,打听到目前镇上鱼的价格。

早餐后,吾与行脚僧们至一家卖鱼摊前,问鱼价几何?一个胖胖的女子,竟在护法打听的价格上加价报于吾等。

吾问彼女子言:你摊位上鱼全买下,可否便宜点?

彼女子答言:报的就是市场价,不能便宜。

吾对彼女子言:你做生意,如此不诚实,明明市场一个价,报于我们又一个价。

如此一说,彼则愿意按护法前面问的价卖。因我们买其全部鱼,彼要求吾等先压一千元再秤鱼。

问彼何故如是?彼则言:恐吾等买不起这么多鱼。

吾同彼女子言:如压钱后,全部买下,每斤能否便宜点。

彼女子则言:不能便宜。

吾一听如回答,则言岂有此理,买东西哪有先压钱之理。

吾对昌哲言:拿点放生钱给我。昌哲从包里拿出一万元。

吾拿着钱对那女子言:对你这样如此不讲理,没有诚信的人,不在你这里买了。今天我们买完全镇的鱼,就是不买你的。让全镇知道你如此的不讲理,不讲诚信。

吾等前行,分批将镇中路两旁五六家的鱼摊及菜市场的鱼尽数买下。同时,告知镇头一家做生意不讲诚信之事。有围观者听吾等一说,即言是某某家者。

吾等买完全镇鱼类活物,已花费近两小时矣。将鱼类让摊主运至山涧溪边,举行简单放生仪式后,半鱼放入溪中。

放生时,镇上有许多人围观放生仪式。皆言若是昨天放生,这里没有水根本无法放的,昨天夜里下雨,今天溪中水大,正好放生。

鱼运至溪边时,吾言放生赞叹随喜,可延寿得福,大家帮助将鱼桶抬下车来。有数位围观者上前帮助抬鱼桶。放生时,鱼在溪边,有几位主动将鱼抓起投入溪中间。

虽是随喜举动,已是善心作福之举矣。放生虽利鱼类免于一劫,然于围观随喜者亦是引导善念增长之举……

今日放生鱼类中,品种丰富,有十多条中华鲟,还有许多只甲鱼。甲鱼放在溪中,则只停留在水边,而不知向河中流去。如此之笨甲鱼,使吾想起经中一故事:

昔有鳖遭遇枯旱,湖泽干竭不能自致有食之地。时有大鹄集住其边,鳖从求哀乞相济度,鹄啄衔之飞过都邑上。

鳖不默声,问此何等?如是不止,鹄便应之,应之口开,鳖乃堕地,人得屠裂食之。夫人愚顽无虑,不谨口舌,其譬如是也。

昔有沙门,令凡人剃头,剃头已,头面着地作礼言:「愿令我后世心意净洁,智慧如道人。」

道人言:「令卿得慧胜我。」其人作礼而去。

后命尽生忉利天上,天上寿尽来下,生大姓家作子,后得作沙门,智慧得见道迹,此至意所致也。

精诚所致,金石为开。凡有善愿加之善行,其愿必遂。多作善因,必结善果,三世因果,丝毫不爽。

放生时围观者甚众,亦有人于下游三百米处带网欲捕放生鱼者,吾见此情形,高声对行脚僧们言,都随我来。吾与行脚僧们沿溪边向下游快步走去。

下游有人于溪中间拿着鱼具,准备捕捞在自上游而下的放生鱼,近百米时,吾高声喊言,大胆,放生鱼竟敢再捕,给我倒入水中……

几位在水中捕鱼者,赶快将捕得之鱼倒入河中,上至岸上。吾至时,几人已立于岸边,时有一黑狗,狂吠行脚僧。吾对狗言,不知惭愧,见人放生,不知随喜,还狂吠何来?

吾言刚落,狗则垂头,回至狗窝旁,不再作声者。原先河中捕鱼者,见吾等如此,亦立于岸旁解释,他们没有捕活鱼,只是捞已死了的鱼……

闻捞鱼人解释时,吾想起一故事:

昔有五道人俱行,道逢雨雪,过一神寺中宿,舍中有鬼神形像,国人吏民所奉事者。

四人言:「今夕大寒,可取是木人烧之用炊。」

一人言:「此是人所事,不可败。」便置不破。

此室中鬼常啖人,自相与语言:「正当啖彼一人,是一人畏我,余四人恶,不可犯。」

其可止不敢破像者,夜闻鬼语,起呼伴:「何不取破此像用炊乎?」便取烧之,啖人鬼便奔走。

夫人学道常当坚心意,不可怯弱令鬼神得人便也。

菩萨低眉,慈心向于众生;金刚怒目,悲愍伏于群魔。贫僧一吼,欲使捞鱼人,勿因善事放生,而使彼等获罪者也。

吾等既喝住捕鱼人,因水流甚急,放生之鱼当以随流至下流矣。

吾等继续起香行脚,时至中午,护法问用餐是在镇上,还是离开镇中。吾虑围观者众,离开镇上再用午餐。

大众再行脚三公里后,于路旁用斋。斋后稍作休息,起香行脚。

今日山路来回弯道甚大,行脚僧们打听到,可自小路穿插过去。山民们言可自小路而上,山民所言可上而至者,实无路可行,山民可行,吾等则为难矣。

行之一半无路矣,再找山民打听,告知自此而上不远,有户住家,住家旁有一路可再至318国道上。

吾等按山民所说小路而,行之一半。有一山羊,在后相随,直至行脚僧们至半山腰一户人家处。住家指向一可开车的道后,山羊言不再要随,众皆以为奇者……

行脚途中,遇一山民养了一只猴子,吾等上前与山民攀谈,使吾想起吾当初养过的心平、心定两只猴子。

吾来静安常住不久,一年夏天,有一猴老头,在寺山门前玩猴,吾见猴当众玩杂耍。猴身肮脏,吾生肖属猴,随生怜愍之心。与耍猴老头商议,欲买下收养。猴老头不肯,此猴是彼摇钱树,挣钱的,岂肯卖于人。

当然,最终以高价买下,收养在寺中,因猴性好动,取名曰心平。

有一天,吾外出,令寺一僧看管照应喂食,此僧因心平不听话,而打心平,心平则将房门反锁起来。时,心平有一小房间,花格窗玻璃取下一块,为使房间透气。心平头自花格中间伸出,其伸出时头在外,未知何故,缩回来时被卡在花格之中。待吾晚上回来时,彼头已肿得很大,眼睛已不中见。

用锯子将花格窗锯开,放下时,心平已不动矣。吾时甚是心痛,为救彼,欲使免受街头玩耍之苦,岂知竟害彼一命。

心平心脏仍在跳动,吾则日日观察,未过几日,头竟自然消肿矣。自此之后,每日关山门后,吾在寺中前后走动,心平则随吾而行。

后改建,亦无多余房子,加之其它原因,经朋友联系,送至西郊动物园收养。因其聪明,后被送至动物园的一杂技团中表演。

一年后,吾往观之,彼已能自行骑自行车,在场中转圈。吾时叫彼名字,彼回首望,车撞在墙上,翻了一个身,起来扶车子又骑了起来。后来事务繁多,看过几次……

2004年猴年,适逢那年天气寒冷,年三十那天晚上五点多时,吾与门卫安排年三十进香事宜,在寺旁华山路上,见一老头牵着一只猴子,在玩耍讨钱。寒风中,猴子缩着两只手,圈缩在路边的墙角。

猴年将到,何忍见猴如此迎接新年,即与耍猴老头商议,能否买于我收养,老头当然不愿。还是老一套,用钱打动他。老头最终同意卖于我。

吾给此猴取名心定,心定秉性很凶,吾亦不敢靠近于彼。即将过年,请老头于寺中晚餐,请他给心平洗一洗脏脏的身子。当时有居士在场,立马去宠物店买来宠物用的沐浴液。老头给心定洗澡时,心定也是狠狠的对着老头发狠,好在老头是耍猴人,心定还是在老头大声的呵斥下,有点怕的,因为老头总是将鞭子拿在手上,可能心定是被打怕了。

洗好后,将心定放在一个有空调的房间中,吾亦怕被它抓一把,为防万一,也将老头的鞭子留了下来,好象鞭子在谁手中,心定还是有所顾忌的。

晚上,在温暖的房间中还是很舒服的,吾几次空闲时,门开一条缝观看,心定安心的在地板的一条浴巾上睡着了,睡得很安意……

半夜十二点左右,外面放鞭炮时,心定可吓坏了,虽然有绳子扣着,在房间中不停的转溜,似乎听到鞭炮声,不知是怎么一回事,很害怕。

吾见此情景,则离得远远的,对心定说,不用怕……不用怕……

并同心定说,你看在这房间中多舒服呀,不然在马路上要受冻,还要整天被鞭打,一定要安心定意下来,将来免再投于畜生类中……

下半夜,吾下早殿后,再往观之,彼则善意的让我接近矣。

后来未多时,晚上,寺关山门后,吾则解下扣的带子,任其自由行动,吾走至何处,心定亦相随至何处。

心定甚是听话,凡有小件东西令彼取来,则应声而至。养之两年,亦复有其它原因,送至和平公园收养……

今见路旁山民所养之猴,定无心平、心定之聪慧者,山民亦定非优待于此猴者,因猴身上毛已成块脱落,定是病源所致。

吾等喂彼饼干后,因时间关系,继续行脚。见此猴后,使吾心念转至回忆心平、心定处矣。因山中小路有点滑,行脚僧们互相提醒小心的声音,使吾心念不再停留在回忆之中,专注脚下小路矣……

 行脚途中,见一老者,估计七十多岁,仍在拌水泥在公路上劳作,与之攀谈时方知才六十岁,行脚僧们皆以为彼显老矣。复遇一妇女,在路边山坡采草药,攀谈得知,彼已六十岁,行脚僧们皆以为彼不显老矣。吾等皆与彼布施结缘,彼等皆合掌表示感谢,此亦是善缘广结者是。

金刚今天随同行脚一小段路程,因山路陡,恐彼太累。每次起香,金刚都欲下车随行。

晚上,冯丹龙女士发来其母作《金刚吟》一首:“初读金刚泪盈眶,流浪饥苦乞留养。若非有缘怎得逢,此心守定大和尚。”

数天来,金刚随行行脚团,众皆喜多,金刚亦与大众相处甚佳,从不闹腾,每次放生,来回奔跑,似是无比高兴者。

晚上回驻地,回想一日行脚,所遇所见,想起《佛说罪福报应经》来,“欲知过去因当观现在果,欲知未来果当观现在因”世人总是报怨,岂知因果如是,报怨何来?

闻如是:

一时佛在迦维罗卫国释氏精舍,与千二百五十比丘俱。九月本斋一时毕竟,从神室出,往至舍卫国祇树给孤独园。二国之间有一大树,名尼拘类,高二十里,枝布方圆覆六十里。其树上子数千万斛,食之香甘其味如蜜。甘果熟落人民食之,众病皆除,眼目精明。佛坐树下。时诸比丘取果食之。

佛告阿难:「吾观天地万物,各有宿缘。」

阿难即前为佛作礼,长跪白佛:「何等宿缘?此诸弟子愿欲闻之。唯具演说,开化未闻。」

佛告阿难:「善哉,善哉!若乐闻者,一心听之。」

佛言:「夫人作福,譬如此树,本种一核,稍稍渐大所益无限。

为人豪贵国王长者,从礼事三宝中来;

为人大富财物无限。从布施中来;

为人长寿无有疾病身体强壮,从持戒中来;

为人端正,颜色洁白晖容第一,手体柔软,口气香洁,人见姿容无不欢喜,视之无厌,从忍辱中来;

为人精修无有懈怠,乐为福德,从精进中来;

为人安详,言行审谛,从禅定中来;

为人才明达解深法,讲畅妙义开悟愚蒙,人闻其言莫不咨受宣用为珍,从智慧中来;

为人音声清彻,从歌咏三宝中来;

为人洁净无有疾病,从慈心中来,以其前生不行杖捶故。

为人姝长,恭敬人故;

为人短小,轻慢人故;

为人丑陋,喜瞋恚故;生无所知,不学问故;

为人颛愚,不教人故;为人瘖痖,谤毁人故;

为人聋盲,不视经法不听经故;

为人奴婢,负债不偿故;

为人卑贱,不礼三尊故;

为人丑黑,遮佛前光明故;

生在裸国,轻衣搪揬佛精舍故;

生马蹄人国,着屐蹑佛前故;

生穿胸人国,布施作福悔惜心故;

生麞鹿麋尘中,憙惊怖人故;

生堕龙中,憙调戏故;身生恶疮治护难差,憙鞭榜众生故;

人见欢喜,前生见人欢悦故;

人见不欢喜,前生见人不欢悦故;

憙遭县官闭系牢狱桁械其身,前生为人笼系众生不从意故;

为人吻缺,前生钓鱼鱼决口故。

闻好言善语心不乐闻,于中闹语乱人听受经法者,后为耽耳狗。

闻说法语心不飡采,后生长耳驴马之中。

悭贪独食,堕饿鬼中;

出生为人,贫穷饥饿、衣不蔽形。

好者自噉、恶者与人,后堕猪豚蜣蜋中。

劫夺人物,后堕羊中,人生剥皮。

憙杀生者,后生水上浮游虫,朝生暮死。

憙偷盗人财物者,后生牛马奴婢中,偿其宿债。

憙淫他人妇女者,死入地狱,男抱铜柱,女卧铁床;出生为人堕鸡鸭中。

憙作妄语传人恶者,入地狱中洋铜灌口,拔出其舌以牛犁之;出生堕恶声鸟鸺鹠鸜鹆中,人闻其鸣无不惊怖,皆言变怪,呪令其死。

憙饮酒醉犯三十六失,后堕沸?泥犁中;出生堕狌狌中;后为人愚痴顽无所知。夫妇不相和顺者,数共鬪诤更相驱遣,后生鸽鸠鸟中。贪人力者,后生象中。

为州郡令长粟食于官者,无罪或私侵人民,鞭打捶杖、逼强输送告诉无从,桁械系录不得宽纵,后堕地狱,神受万痛数千亿岁;从罪中出堕水牛中,贯穿鼻口,挽船牵车、大杖打扑,偿其宿罪。

为人不裁净者,从猪中来。悭贪不庶几者,从狗中来。佷戾自用者,从羊中来。

为人不安谛不能忍事者,从猕猴中来。人身腥臭者,从鱼鳖中来。为人凶恶含毒心者,从蝮蛇中来。

为人好美食、杀害众生无有慈心者,从豺狼狸鹰中来。生世短命,胞胎伤堕不全,生世未几而早命终,堕在三涂,数千万劫无得竟时。慎之,慎之!」

佛言:「凡作功德皆应身为,烧香、福食及以转经不得请人而不嚫愿,如倩人食,岂得自饱不复饥耶?烧香洁净,逮萨云若摄一切想。然灯聪明,得三达智无所罣碍。烧香斋食、读经达嚫以为常法,布施得福诸天扶将,万恶皆却众邪敢当。懈怠之人,安隐谐偶。无精进心,一朝疾病有不吉利,便欲烧香方云作福,诸天未降、众魔故前,试共娆触作诸变怪,以是之故常当精进。罪福随人如影随形,殖种福田如尼俱类树,本种之时为种几核。」

阿难长跪叉手答佛言:「种一枚核,稍稍渐大收子无限。」

佛言:「阿难!施一得万倍,言不虚也。」

佛时颂曰:

贤者好布施,天人自扶将,

施一得万倍,安乐寿命长。

今日施善人,其福不可量,

皆当得佛道,度脱于十方。

佛语阿难:「世人无知生死,肉眼不知罪福。吾以道眼,覩无数劫来至于今日罪福报应,犹如掌中观宝瑠璃,内外明彻无狐疑也。」

阿难即前整衣服,作礼而白佛言:「演说此法,当何名之?」

佛告阿难:「此经名为『五道轮转罪福报应』。若有善男子、善女人讽诵宣传,功德无量,当见贤劫千佛奉事供养,不堕三涂八难之处,得无识定。」

佛说经已,五百比丘漏尽意解。诸天龙神时会树下,清信士万二千人、清信女六千人,悉履道迹。皆前为佛作礼而去。


《朝山行脚·峨眉——题行脚第五十日》偈云:

行脚山中路弯弯 贫僧心里喜乐乐

崎岖曲折行脚路 法喜充满知真如

行脚峨眉拄杖图




想阅读更多文章

请长按以下二维码


长按识别二维码,关注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