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票号君自读,晋商人文向谁谈?王夷典先生三周年祭!

指尖平遥2018-12-10 12:02:33

指尖平遥(zjpy7280)用通俗的语言,独特的视角,讲述平遥不为人知的野史趣闻,讲述你所不知道的平遥人,平遥原来如此精彩,详情请关注每日更新。

文:木哲氏

图:指尖平遥


2016年9月24日,是晋商研究著名学者,平遥学界一代宗师,被称为当代平遥“活字典”的王夷典先生逝世三周年。



王夷典先生


我第一次听闻王夷典先生的生平,正在三年前的今天。缘分使然,未能在先生活着的时候与他一晤,对他的了解,竟然从他谢世开始。


不久,看到康熙四十六年的《平遥县志》,封面上写有王夷典录疏的银色字体。从书的前言中,得知这本今天研究平遥古城的主要史料之一,是王夷典先生在大量搜集晋商文化史料的过程中,无意中从民间发现。持书人对原本的《平遥县志》十分珍视,是王夷典先生托亲拜友,数次上门,用一颗诚心打动了持书人,终于肯将书借给先生。一册到手,他便挑灯夜战,数年如一日,终于将四册八卷的康熙四十六年《平遥县志》全部录齐。


康熙四十六年平遥县志,王夷典录疏


正是这一份认真精神,令我对先生肃然起敬。翻开今天的康熙四十六年县志,那无数生僻字,无数文言文,未发现一处错,难以想象竟全由先生一人完成,其中心血,非常人所能为。


王夷典作品:日升昌票号


缘起,似乎冥冥之中自有天数,又数次听人说起先生,无一不是竖起大拇指夸赞。其中有一位我本家的古董商人,跟我说起王夷典先生,也是敬佩不已。原来前些年他总收到一些关于平遥的文字纸张,便想沽价出手,对于这些资料,文化局文化馆图书馆之类的单位,往往不屑一顾,只有王夷典先生,自己出资,来者不拒有多少收多少。


先生一介寒儒,为了买书买资料,几乎穷尽所有。



王夷典先生


还有一位在文物局工作过的朋友跟我说:今天我们能看到的风光无限的票号景点,在上世纪八九十年代,几乎都是破败不堪。当年的票号先辈,把许多文字资料藏在房顶的“SHIZHEN"里面,随着房屋的倒塌破败,损坏不少。王夷典先生把那些已经脆碎不堪的纸页,一页页收拾整理,抹上药水,都完好地保存了下来,成为今天研究晋商文化的重要资料。


王夷典作品:同兴公镖局


这位朋友不无惋惜地跟我说,没有王夷典就没有日升昌票号的那些典故,也没有蔚字五连号的那些往事。



日升昌票号


这种评价有些夸张,夷典先生对于晋商文化之研究,是在石生泉老先生等平遥老前辈的研究基础之上,继承拓展,继而发扬光大。


夷典先生还在整理大晋商的过程中,顺便整理了平遥清代的许多小商铺资料,这些都是今天研究古代平遥的重要史料。



王夷典作品:雷履泰故居


”活字典“之称,果然名不虚传。先生的每一个论据,均有大量史料为基础,论证严密,即使是国内研究晋商文化的专家和教授,也自叹弗如。



王夷典作品:百年沧桑日升昌


得知这些以后,我很惊讶,这样一位大学者,为何在平遥学界之外,很少为平遥人所知?


随着了解的深入,一个刻板认真,不善言谈的王夷典先生形象逐渐在我脑海里清晰起来:先生是平遥落邑村人,生于1946年,早年就读于平遥中学,后当兵提干,回乡后任职于平遥县财政局。先生淡泊名利,唯喜读书著书,常年呕心沥血,为挖掘晋商文化,几十年如一日,自力更生,不等不靠,以一人之力,完成数十部关于平遥和晋商文化的著作。2013年去世时,先生年仅67岁,所有了解他的人都认为,先生早逝,就是他常年不知疲倦,不辞劳累地工作,积劳成疾所致。


王夷典作品:钱庄票号话平遥


先生一生搜集的无数史料,晚年均无私奉献给了平遥,这样的高风亮节,堪为学人楷模。


窃以为先生之幸,在于著作等身,在有限的生命里,给后人留下无限的宝贵文化遗产。先生之不幸,给平遥文化作出偌大贡献,却并不为广大平遥人所知,但这也许就是先生的风范,只知耕耘,不求虚名,声名的低调,令先生的德行更加圆满。


王夷典作品:协同庆


王夷典先生走了,走远了,带着对这座城的无限眷恋,永远地走远了。学界失去了一位宗师,平遥失去了一位骄子,高风传乡里,亮节启后人,他音容虽逝,但德泽永存!



2013年9月,王夷典先生出殡,途经他生前所工作的平遥县财政局





微信公众号号:zjpy7280

讲述你不知道的平遥历史

讲述你不知道的平遥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