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冰:乖,摸摸头(30)

书是又书非2018-08-09 13:54:25


                                                          椰子姑娘漂流记 

 


 

她和他懂得彼此等待、彼此栽种、彼此付出,她和他爱的都不仅仅是自己。 

他们用普通的方式守护了一场普通的爱情 ,守来守去 ,守成了一段小小的传奇。 

 …… 

或许当你翻开这本书 ,读到这篇文字的时候 ,西太平洋温润的风正吹 过如雪的沙滩、彩色的珊瑚礁 ,吹过死火山上的菖蒲 ,吹过这《乖 ,摸摸头》的扉页……吹在椰子姑娘的面纱上。 

白色婚纱裙角飞扬。 

她或许正微笑着回答 :yes, i do  ! 


 


是啊 ,你我都是普通人 ,知事、定性、追梦、历劫、遇人、择城、静心、认命…… 

嗖嗖嗖 ,一辈子普普通通地过去。 

普通人就没机会成为传奇吗? 

你想不想用普通人的方式活成一个传奇? 


不是所有的绝世武功都必须照搬武林秘籍 ,真实的故事自有万钧之力。 

我讲一个普通又真实的故事送给你。 

祝你有缘有分有朝一日获得属于你自己的传奇。 



 (一) 


 


 我在江湖游历多年 ,女性朋友一箩筐 ,个中不乏奇葩 ,其中有个奇葩“三剑客” :可笑妹妹、月月老妞、椰子姑娘。 

月月是北京妞 ,17岁开始独自旅行 ,两年内走完了大半个中国。从1999年起 ,她浪迹欧美大陆 ,十几年来独自旅居过二十多个国家、一百多座城市 ,然后回到北京 ,开了一家小小的服装店 ,箪食瓢饮在市井小巷。 

从北回归线到南回归线 ,她的故事散落在大半个地球上 ,若有人爱读小故事 ,月月的经历是可以写一套系列丛书的 ,她若开笔 ,可以秒杀一货架的旅行文学。但她不肯写 ,别人羡慕不已的经年旅行 ,于她而言貌似是再自然不过的日常生活。她不会刻意去渲染标榜什么 ,已然进入一种“无心常入俗 ,悟道不留痕”的境界中了。 


我曾在拙作 《他们最幸福》中记述过月月老妞的故事 ,我浪费了她的两个第一次 :她第一次给男人下跪 ,以及她人生中第一次穿婚纱……因为我而穿婚纱。这两个第一次都发生在同一个小时里。 

我们认识的第一个小时…… 


很多人爱那个故事 ,尤其爱月月的人生态度 :欲扬先抑的成长。 

具体故事不多讲了,月月后来因为一杯热气腾腾的白开水嫁给了一个热气腾腾的理工男 ,婚礼时我担任的司仪。 

我的微博里有婚礼的视频 ,自己翻去吧。 

可笑妹妹是个暖宝宝。 

她在嘉兴烟雨楼畔长大 ,原汁、原味、原厂出品的江南女子 ,软软糯糯 ,和五芳斋的粽子有一拼。 

没人比她的脾气更好 ,没人比她人缘更好 ,没人比她更知书达理。 

她长得和蒋雯丽简直一模一样。 

我25岁那年 ,在成都宽巷子的龙堂青旅门前初见她 ,惊为天人。 

那时 ,她每年有一半的时间在各地背包旅行 ,另外一半的时间在杭州开马场 ,骑马 ,养马 ,自己驯马 ,再烈的马到了她手里都乖得跟骡子似的。 

我去内蒙古时被马踢过 ,蛋蛋差点儿碎在锡林郭勒草原上 ,故而对她肃然起敬,不敢动半分歪脑筋。 

日子久了,两人性情相投 ,扎扎实实做了十年老友。 

我一直觉得她蛮神秘 ,像古龙笔下的女子。 

可笑后来混过滇西北 ,从此 ,每年有一半的时间在各地背包旅行 ,另外一半的时间用来开客栈。 

她客栈的名字叫“子非鱼”  ,每个房间一种不同的香氛。我爱桂花 ,她常年把桂花味的房间留给我住 ,桂花味道的床单铺得平平整整 ,桂花味儿的枕巾上印满小鱼儿 ,床头摆上一只樱木花道的玩具公仔 ,也是桂花味道的。 

她知道我喜欢樱木花道 ,专门淘宝来的。 


可笑人缘极好 ,她爱听歌 ,当年丽江没有一家民谣酒吧肯收她的钱 ,大家都爱她 ,烟火气日渐浓郁的丽江 ,她是很多人心里的女神。 

彼时我在丽江 ,晚上开酒吧 ,白天街头卖唱,日子过得丰盈。 

我们一干流浪歌手在街头卖唱时 ,可笑妹妹常来帮忙卖碟。我们自己卖碟的套路一般是 :您好 ,这是我们的原创民谣 ,欢迎听一下。 

她不按套路出牌 ,兰花指拈起一张碟片 ,另外一根兰花指虚虚地往街心一点 ,她笑着说 :过来一下好吗? 

她笑得太温暖 ,被点中的路人傻呵呵地踱过来。 

她把碟片轻轻塞到人家手中,压低声音悄悄地说 :……我跟你讲哦 ,这些音乐很好听哦。 

然后就卖出去了! 

就卖出去了! 

她不去售楼真可惜。 


 我知道世无完人 ,但相识近十年 ,我从未听到关于可笑的半句负面风评 ,反倒是许多江湖救急的故事被众人口口相传。她娟秀女子一枚 ,却远比许多大老爷们儿讲义气得多。 

可笑是个好姑娘 ,货真价实的暖宝宝。 

具体故事不多讲了,三万字也写不完。好人有好报 ,可笑妹妹后来嫁得很好 ,老公叫“法师”  ,胸大肌比臀大肌还要发达 ,听说是n多人心中的男神。 

二人在杭州西湖边开了一家庭院客栈 ,叫“懒墅”  ,每年花一半的时间打理客栈,另外一半的时间手牵着手去旅行。 

可笑当年的婚礼仪式办在阳朔 ,她只发了80张请柬 ,全国各地却飞来二百多个老友。男男女女一堆人在司仪的指挥下 ,齐心合力把她老公扔进了游泳池 ,他刚爬上来 ,又把他举起来丢进去。 

水花溅得有八尺高 ,大家咬着后槽牙笑个不停。法师在水里一起一浮 ,白衬衫贴在身上两点全漏 ,他捂着胸口也满面笑容。 

他指着可笑喊 :我的 ! 

然后仰天大笑。 


那是场完美的婚礼。 

婚礼时我担任的司仪。 


月月是大御姐范儿 ,风味独特 ,像只嘎嘣脆的大苹果。可笑是女神软妹子 ,清香宜人 ,像个粉嫩粉嫩的大桃子。 

每个女人都是一种水果 ,富含的维生素各不相同,大鸭梨、小白杏、车厘子、红毛丹、西瓜、葡萄干…… 

还有椰子。 


你见过椰子没? 

圆圆的一个 ,高高地挂在树上 ,壳硬得可以砸死人。 

你去啃它的外皮 ,苦死你涩死你 ,牙给你硌掉。 

别来硬的 ,想办法抠开一个小口子往里看——水波荡漾 ,淡牛乳一样的内心。吸管插进去 ,嘬吧 ,吧唧着嘴嘬。 


不是很甜 ,却有一种奇妙的回甘 ,可以咂嘴细品,也可以咕嘟咕嘟地大口吞咽。一点儿都不腻。 

椰子还有一个神奇之处 ,它可以扑通一声掉进海中,随风逐浪上千公里 ,若遇见一个可心的小岛,就停下来靠岸 ,落地生根。 

铺垫了这么多 ,终于轮到椰子姑娘登场了。 

 

  (二) 


椰子姑娘的原产地不是海南 ,是川南 ,她的家乡最出名的特产有三样 :恐龙、井盐、郭敬明。 

她是典型的蜀地美女 ,白齿红唇、大眼生生 ,走起路来风风火火 ,齐肩发甩来甩去 ,高跟鞋咯噔咯噔响成一串儿……看起来很不好惹的模样。 

确实不好惹。 


月月一般习惯喊我 :大冰冰儿。京腔京韵 ,亲昵又中听。 

可笑一般喊我 :大——冰——童鞋。吴侬软语 ,温温柔柔的 ,蛮受用。 

我最头痛椰子姑娘喊我 ,她一张嘴我就想给她缝起来 ,她直截了当地喊 :大b!他们自贡人说话从来不卷舌头 ,听起来像骂人。 


b什么b, b你妹啊 ! 

后面那个ing呢? 


好烦啊 ,我不搭腔 ,给她看白眼球 ,她自己完全不觉得自己的“川普”有问题 ,很奇怪地看着我 ,然后接着喊大b。 

有一回,她喊了四声 ,我没搭理她。她烦了,搓着手走到我面前 ,一手扶正我肩膀 ,一手捏了个拳头 ,一个直拳捣在我肋骨下面。 

…… 

后来她怎么喊我 ,我都应声。 


椰子姑娘不是个女流氓 ,她那个时候已是业界知名的广告人 ,在电影植入广告方面颇有建树 ,电影 《非诚勿扰》什么的都是她在做植入广告的策划执行。 

执行力强的人往往是工作狂 ,我路过深圳时 ,曾去她的公司玩过一天 ,深深被震撼了。这哪儿是个女人啊 ,分明是个战地火线指挥官 ,排兵布阵 ,雷厉风行,挥斥方遒间杀气毕现。 

将强强一帮 ,整间办公室里没有人在走路 ,所有人都是抱着文件小跑着的 ,电话铃声此起彼伏 ,打印机嗡嗡直响 ,一屋子肾上腺素的味道。 

中午她只有半小时的工作餐时间 ,她嗒嗒嗒地踩着高跟鞋 ,领着我抢电梯 ,进了茶餐厅只点牛肉面。我蛮委屈 ,我说 :我要吃葱油鳜鱼 ,我要吃铁板牛肉!她说 :不行 ,太慢 ,还是面条比较快。 

我说 :我是客人好不好 ,你就给客人吃碗面条啊。 

她立马扭头喊服务生 :给这个先生的面上加个蛋。 

我说 :我、不、吃 ! 

她瞅我一眼 ,搓搓手 ,然后一手扶正我肩膀 ,一手捏了个拳头。 

我说 :……哎呀 ,牛肉面是吧?牛肉面可好吃了!其实我很喜欢吃牛肉面的呢…… 


电话铃声丁零零地响起来 ,她压低声音接电话 :喂……好 ,冇得问题 ,我15分钟后赶到噻。 

我心里一哆嗦 ,问 :还吃吗? 

她捧起腮帮子 ,冲我堆出满脸的笑 ,一扭头 ,麻利地弹了个响指 :服务员 ,面条打包带走。 


15分钟后 ,椰子姑娘坐在深圳华侨城的露天咖啡座上和客户开起了会。 

我坐在隔壁的桌上吃我的牛肉面。 

好尴尬 ,旁边都是喝茶喝咖啡的 ,就我一个人在吸溜吸溜地吃面条。 

走得太匆忙 ,我的面上没有蛋。 


椰子姑娘这样的职场女汉子 ,北上广每栋写字楼里都能找到雷同的模板 ,都市米贵 ,居之不易 ,体面的生存是场持久战 ,职场女人先是进化成男人 ,接着是铁人 ,然后是超人。 

成千上万的女超人把工作当成最重要的轴心 ,一年到头围绕着这个轴心公转。不论是衣食住行、饮食男女……都或多或少地要兼顾这一轴心 ,轴心比天大 ,工作最重要 ,社交不过是工作的预热准备、售后服务或附属品,生活不过是工作的卫星。 


椰子姑娘也是个女超人 ,但她这只超人好像和其他超人不太一样。 

那天中午的牛肉面吃得我好委屈 ,但毕竟客随主便 ,她工作那么忙 ,不能给人家添乱 ,于是我忍 ,并且做好了心理准备晚饭再吃一次牛肉面 ,加蛋就行。 

结果晚饭没有牛肉面。 


快六点的时候 ,办公室里依旧是热火朝天。我歪在沙发上打瞌睡 ,椰子姑娘坐在旁边的工位里和人开碰头会 ,貌似在处理一个蛮棘手的执行方案 ,一堆人眉头紧锁 ,头冒青烟。 

完了完了,我心说这是要加班加点的节奏啊 ,猴年马月才能吃上晚饭啊 ,看来是个未知数了。 


我很懂事地爬起来去翻椰子姑娘的办公桌 ,翻出来一包饼干 ,又翻出一包饼干,然后很懂事地自己蹲到角落里去默默地啃饼干。 

我很为自己的行为感动 ,做朋友就应该这样 ,要多换位思考 ,不能给人添乱。话说这饼干怎么这么好吃…… 


正啃着呢 ,一双高跟鞋忽然停在我眼前 ,其中一只画出一道漂亮的弧线 ,踢到了我膝盖上。 

椰子姑娘恶狠狠地把我拎起来 :你怎么把我们的拍摄样品给吃了! 

奶奶的 ,我怎么知道我吃的饼干是你们的拍摄样品啊…… 

委屈死我了,我说我怎么知道你几点下班?我自己垫点儿食儿吃还不行啊 ! 

我一激动 ,满嘴的饼干渣子飞得有点儿凶。椰子姑娘像黄飞鸿一样跳到左边又跳到右边 ,各种躲避。她伸出一根手指敲自己的手表 ,恶狠狠地说 :现在是5点59  ,再过一分钟下班 ,一分钟你都等不了吗? 

她居然不加班? 


我坐在车上直纳闷儿 ,刚刚还看到一堆人焦虑得头冒青烟 ,现在就放羊了?那没干完的工作怎么办? 

椰子姑娘说 :你瞎操什么心?我有我的工作计划和工作进度 ,谁说必须加班才能做好工作? 

我说 :你怎么这么抵触加班哦 ,怎么一点儿奉献精神都没有? 

她一边开车一边反问我 :大b  ,你觉得奉献精神和契约精神哪个更重要? 

我说 :我说不好 ,但是我觉得吧 ,应该一分为二辩证地去看待这个…… 

她说 :你拉倒吧 ,听我说。 

她换了一下挡 ,车窗外的高楼大厦纷纷倒退 ,她说 : 

公司发我薪水 ,那我就应该对得起这份薪水 ,这是一种必然的责任。但我在工作时间内履行这份责任就好 ,没必要搭上我的私人时间 ,否则就是对自己的不负责任。我觉得最负责任的做法就是 ,上班认真工作 ,下班认真生活 ,二者谁都不要侵占对方的时间 ,这样才能保证质量。所以 ,姑娘我不加班。 


我深不以为然 :椰子姑娘你说得轻巧 ,但现实世界中,哪个领导乐意有这样的员工?对待工作的态度明显不够热情嘛。 

椰子姑娘轻踩油门,她笑着瞥我一眼 ,说 :热情和责任 ,哪个更持久?靠热情去维持的工作不见得能长久 ,靠契约精神去履行自己的责任才是王道。 

我不服 ,我也是上了好些年班的人了。在我的经验中,领导都喜欢热爱加班、热爱奉献、勤勤恳恳、任劳任怨、懂得付出、乐意牺牲自我的下属 ,无一例外。椰子姑娘说 :no (不),no, no  ,此言差矣 ,聪明的领导喜欢的都是有效率有质量的工作成效 ,而不是面儿上的努力认真。 


她诋毁了全中国成千上万的领导 ,是可忍孰不可忍……于是我给她鼓了会儿掌。 


但我还有个小小的疑问 ,既然她坚持主张工作时间和私人时间彼此不影响 ,那干吗中午连一碗面的时间都不给自己留?这不是自相矛盾吗? 

椰子姑娘一边开车一边说 :没文化真可怕。她问 :中午那顿饭叫什么? 

我说中午肯定叫中午饭喽 ,或者叫午餐 ,英语叫lunch。 

她说错 !咱们中午那顿饭 ,英语叫working lunch。 

中文叫工、作、餐。 


椰子姑娘把车一直开穿了深南大道 ,我们吃了美味的石斑鱼和烤生蚝 ,主食是炒河粉。我要求加一个蛋 ,被拒绝了,据说没有蛋。 

我吃撑着了,但作为一个合格的朋友 ,我没有拒绝几个小时后的消夜。我们喝了潮汕虾粥 ,吃了皮皮虾和一吨扇贝……没有蛋。 

第二天是周末 ,她一早砸开我酒店的房门,拖我去喝早茶 ,喂我吃了莲蓉包、叉烧包、马蹄糕、虾饺、菜包、卤凤爪…… 

午饭吃的是肥牛火锅 ,下午茶吃的是芝士饼。晚饭时 ,她开车载我去大鹏古城吃私房菜 ,一推开门,满桌子足斤足两的客家菜。 


我抠着门框不撒手。 

我说 :椰子姑娘求求你饶了我吧。 

我说 :给我一碗面再加一个蛋就行了好吗…… 

椰子姑娘后来和可笑妹妹数落我 ,说我 :吃饭不积极 ,脑子有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