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海隆中对】没有刀光剑影,没有血雨腥风,他们却被誉为幕后神探

远海隆中对2019-04-02 07:22:41

自上个世纪80代初,英国警方首次将DNA技术运用到侦破工作中以后,其神奇作用很快突显出来。1994年,湖北省正式组建了DNA技术实验室。随后,DNA技术为我省各地以及周边省市公安机关鉴定各类案件发挥了重要作用,认定犯罪嫌疑人数千名。而从1994年起,王海生和他的同事就开始在这条战线工作,没有刀光剑影,没有血雨腥风,他们特殊而准确的破案方式,被誉为幕后DNA神探。


百分之百确认

持枪袭警的就是他

2002年3月31日,宜城市发生一起恶性持枪袭警案,犯罪分子开枪杀害一名交警中队长后逃遁。DNA实验室法医从案发现场提取了凶手的有关检材,通过与嫌犯谢辉家属的DNA进行比对,确认了谢辉的作案嫌疑。


4月4日凌晨,侦缉专班发现谢辉藏身处,谢辉持枪拒捕。现场给DNA实验室主检的法医师王海生打来电话:“是否确定凶手就是谢辉?”


“就是他!”王海生不容置疑地回答。


现场指挥人员还不放心:“真的确认?这是要负法律责任的!”


王海生再次坚定作答:“百分之百确认!”


后来经专班研究,为避免增加新的伤亡,果断下令将谢辉当场击毙。


首次利用DNA技术

为嫌犯画像


1994年,省公安厅到武汉大学招考志愿从事法医事业的大学生,生命科学学院的毕业生王海生由此来到这个陌生的、充满神秘与挑战的地方——省公安厅四处法医室,开始利用所学到的遗传学知识对案件进行侦破。


1995年6月8日凌晨,汉南区纱帽正街一名妇女被犯罪分子强奸后杀害,死者9个月的女儿亦被捂死。当年,该地曾在当年4月16日、4月24日发生了两起强奸杀人案。汉南警方根据经验,没有找到它们之间并案的依据,侦破工作一时搁浅。


从6月9日起,王海生开始对现场提取物进行鉴定,这是他第一次将DNA-PCR检验技术应用到案子中。为了确保准确性,除了上厕所和匆匆吃个饭外,王海生同其他办案人员一起,几乎将所有的时间都“泡”在了实验室里。


6月20日,王海生将三案现场提取物的鉴定结果进行比照后发现,三案DNA图谱显示完全一致,从技术上认定三案应为同一人所为。侦察员根据这一结论,将三案并为一案侦查,利用“4·24”目击者对犯罪分子的画像,很快将犯罪嫌疑人李金华抓获。


李金华对自己的罪行供认不讳。


这是王海生利用DNA技术实施侦破行动的首次大捷,也是我省首次利用DNA技术,破获的大案。


DNA检测

媲美人类手指指纹

在有DNA技术之前,对于犯罪现场的人体遗留物,如血液、精斑等,法医工作者可以检测它们的血型物质属性,但是,相同属性的人实在太多了。因此,这种技术可以排除某个当事人,却不能认定有关当事人,而司法实践中涉案的有关当事人是需要直接认定的。


侦探们把期待的目光投向刑事技术工作者们。经过全世界生命科学家将近一个世纪的艰辛努力,这个愿望终于在上个世纪末实现了。DNA技术根据遗传规律和个体的特异性特点,进行亲子鉴定或个体同一性鉴定,直接认定有关当事人,这项技术成了打击刑事犯罪活动的重要高科技武器。但是,引进、借鉴这项技术,还有一个解密、消化、吸收和再创造的过程。


实际上,DNA分析应用于法医学鉴定是近些年来的事,目前发现的DNA多态位点越来越多,分析技术越来越精巧、简便、快速、经济,实用。世界上有120多个国家和地区已应用DNA分析技术办案,帮助破获强奸、凶杀、碎尸等刑事案件,以及亲子鉴定、性别鉴定、交通事故鉴定等民事案件,以及追查尸体身源,包括战争及大型灾难中落难者的个人识别等,而且个人同一认定率接近100%。


王海生告诉记者,DNA多态型分析的个人识别能力是非凡的,“甚至可以与人类手指指纹相媲美”。


据介绍,王海生和他的同事,从1994年参警加盟DNA实验室以来,已经认定犯罪嫌疑人数千名,为我省各地以及湖南、河南、江西等地公安机关鉴定各类案件数千起,检验各类检材数万件。


罪犯已被处决

还被确认出余案


由于DNA技术在案件并案中的独特作用,王海生参与了震惊全国的杨新海系列杀人案的侦破。


2002年7月28日晚,河南省邓州市孟楼镇白楼村发生了一起灭门惨案:当晚,77岁的张保谦老人和老伴及两个未成年的孙女正在休息,一个黑影闯进了他们家。在犯罪分子对16岁的孙女实施奸污的时候,被其12岁的妹妹和两位老人发现。犯罪分子竟兽性大发,把张家一家老小四人全部杀死,随后逃之夭夭。


与此同时,在河北省、山东省以及河南省的其他地方,都发生了类似孟楼镇的案件。那么,到底是不是一个人在流窜作案?


警方在现场取证时发现孙女的床上有可疑的毛发,以及精斑。河南警方把提取到的有关证物,送到当时DNA鉴定条件较好的湖北省刑侦总队法化科,由王海生主持对检材进行了鉴定。


后来侦查工作查明,孟楼镇发生的灭门惨案,正是前不久被处决的杀人犯杨新海所为。杨新海一般作案是灭门,并且每次实施强奸犯罪时都使用安全套。


王海生说:“这次鉴定,是杨新海系列杀人案件当中,第一次也是唯一的一次收集到的精子DNA的案例。”这样,在抓住杨新海之后,通过DNA比对,确定了杨新海的作案嫌疑。


少儿被拐9年

茫茫人海找到亲生父母


1992年,家住孝昌魏店的饶建明在汉正街走街串巷卖水果,当年2月的一天,他在天声市场一公厕旁,发现一个三四岁左右的男童,盯着自己担子中的橙子走来。饶就将其抱走,然后带着小男孩赶到河南濮阳,以5500元的价格将小男孩卖给濮阳县胡村乡农民胡德印当儿子,取名胡新阳。


2000年,“打拐”行动开始后,广水警方根据群众提供的线索,将犯罪嫌疑人饶建明抓获,并奔赴河南濮阳,将被拐9年之久的“胡新阳”解救回来。由于不知道孩子的亲生父母是谁,广水警方便到武汉查找“胡新阳”的亲生父母。他们来到汉口天声市场,在走访了近50名个体户后,他们得到了一个有价值的线索:在天声市场卖辣椒的河南固始县的黄家乐夫妇,在1992年2月曾丢失了一个3岁男孩。经过一番周折,警方终于和当时正在北京做生意的黄姓夫妇联系上了。


随后,广水警方相继采集了黄氏夫妇的血样,连同“胡新阳”的血样一起送往省公安厅作DNA亲子鉴定。不久,鉴定得出了“胡新阳”就是黄家乐夫妇在汉口天声市场失踪的亲生儿子黄传鑫的结论。“胡新阳”才得以与父母一家人团圆。


残缺肢体比对

锁定作案真凶


2002年12月10日,宜昌远安县茅坪场镇何家湾村二组村民敖道忠(男,62岁)突然失踪,家属多方寻找未果。


2003年4月7日,当地村民在溪村一个名为“庵洞”的水洞内,发现一人体下肢尸骨,怀疑为失踪老人敖道忠,于是向当地公安机关报案。县局刑侦大队获悉后,迅速组织侦技人员赶赴现场。经勘查,在洞内水潭及周围泥土中发现人体上身、下肢及部分颅骨,且均有刀砍痕迹,可以确定尸骨是被人谋杀后抛尸。但这些已经发现、但是却散落在不同地方的尸骨,是不是一个人的?死者是不是失踪的敖道忠?


为了尽快确定尸源,发现破案线索,当年4月9日,远安县公安局将人体上身、下肢、部分颅骨,以及失踪老人敖道忠儿子敖喜平的血样送省公安厅做DNA检验。王海生等经过反复提取、多次纯化,终于认定这些肢体来自同一个体,失踪人的儿子敖喜平与死者具有亲缘关系,死者确定是老人敖道忠无疑。


根据DNA鉴定结论,县公安局迅速组织力量,开展立案侦查。经查,村民王昌友(男,50岁)有重大嫌疑,遂将其刑事拘留。通过审讯,王昌友交待了因在山上砍柴时与死者发生争吵并将其推倒摔伤,害怕将来要赔付医疗费用,于是将其掐死后分尸抛于水洞中的犯罪事实。根据王昌友交待,办案人员在抛尸现场又找到另一部分人体头骨,经刑侦总队DNA检验鉴定,与死者DNA完全一致。


组建犯罪基因库

做锁定疑犯前期工作

上世纪80年代中期,DNA指纹技术作为现代分子生物学发展的重大成就,被成功地应用于各类案件的侦破,实现了由排除到认定的飞跃。


1996年,王海生参加了省科委重点科研项目“DNA指纹图在刑事科学技术中的应用研究”。作为主研,从课题的设计、实际操作,到实验结果的分析、计算处理都做了重要工作,在两年时间内,经过对100多个检材的检验,证实同一个体DNA的同一性。


在进行家系调查时,经过反复检验,也证实了DNA指纹图的基因遗传符合遗传规律。群体遗传数据的获得是一项极为重要且极为繁重的工作,为此,王海生与同事们一道,对100多人的DNA指纹图进行了分析,计算了大量的实验数据,在省内首次获得了湖北地区汉族人群的群体遗传学数据,为今后DNA指纹图应用到实际办案奠定了坚实的基础。王海生与同事们一道建立了湖北地区首家法庭DNA指纹图检验实验室,开创了湖北省将法医遗传学技术应用于刑事技术检验的先河。


作为公安刑侦法医师,王海生和他的伙伴们已初步建立起罪犯基因指纹库。其中分三大部分,即未破案件现场库、前科库和失踪人员库。未破案件现场库可以将现场提取到的DNA结果存入数据库当中。前科库是把犯有前科的罪犯DNA存进去,目前先将吸毒人员及严重暴力犯罪人员的DNA数据存进去。失踪人员数据库又可以分为无名尸体DNA数据库、被拐卖儿童DNA数据库和失踪人员DNA数据库。

目前,他远赴边陲援疆,正用所学,在新的领域做着自己的贡献。


 

王海生简介

王海生,中南民族大学法学院院长助理,湖北省公安司法鉴定中心副主任,主任法医师。从事物证鉴定技术、刑事侦查工作20余年。公安部DNA工作专家组成员,湖北省法医学会副秘书长,湖北省公安厅现场勘验专家组成员。出版著作4本,发表各类论文30余篇。主持和参与省部级科研项目十余项,获湖北省科学技术进步二等奖1次,获实用新型专利1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