瑛子:雨夜中的宽窄巷子

东莞市作家协会虎门分会2018-10-19 11:52:35

雨夜中的宽窄巷子

(作者:瑛子)

  

  是那场雨么?时隔多年,也悄然跟随我们的身影来到小巷,这不速之客,真的就成了我们人生的伴随,成了我们间的随物!

  在我们进入小巷之前,我努力的回头窥视过天空,我还暗示过你,我们的影子在我们的前方是那么的飘逸,我庆幸今夜的月光在小巷是多么的暖意。

  冷风中,巷子的路牌提示我们找到了窄巷子,像人生中的一次寻找,当巷子出现在我们面前时,我们刹那明亮起来。夜晚的灯光把窄巷子局限起来,我们看得见彼此,和听得见在黑夜里前行的足音,这样的黑夜里不知道会遇见什么?那刻,你伸出双手,我逃避地把手缩回去,尘封多年的我,身体的每个角落没有住过花香鸟语,封闭多年的那条路上没有听见过风吹草动。

  我们在窄巷子里前行,不断出现的岔巷口,误导我的视觉,诱导我进入那些深深的房门,如生活中出现深藏不露的岔路口,让你选择时犹疑,徘徊。小巷经历了时间世俗的沧桑和洗礼,那些不完美不华丽的石板和那些暗然的木质结构的房间,使我不断的往下坠落,那坠落像某日的黄昏时刻,与黑夜做交接时的转换,为赶在黑夜来临之前,我慌乱的把家里的灯光全部打开。

  在这窒息的气息里,我停留片刻,把头抬高,把眼睛放远,和着五彩斑斓的灯光平行,与雨声的响动在巷子里恍惚,这就是窄巷子的魅力,形而上的魅力。你已变得谨慎,把每经过的路口记下来,你谨慎身边一切要经历的事物和变化,你已变得处变不惊,胸有成竹。与你并肩前行,你说不能再次把我搞丢了,你把手伸向我,望着你坚定的目光,我无法拒绝从黑夜里伸过来的温暖,无法抗拒这种力量的包围。我深呼吸着巷子里不断流溢出的陌生和气息,努力把自己的眼睛放在这些不知是哪年哪月哪个朝代遗留的物品上,那些过时过期的面貌,和黑夜的颜色与我的内心一样沉重。我满含泪水,巷子和着时间经历了人生的相遇相惜相知相随与别离。巷子沉淀沉静沉默沉重。我回避着每个房间,每个大门小门向着我敞开的等待和述说,回避一次次与灯光相遇的斑斓,巷子的每个角落,每个遗留的物品都呈现着最初的初衷,那暗藏的深处依然拥有着最初的光芒。我低下头,让脚步轻些再轻一些,也暗示你不惊动一块红砖一张绿瓦,不吵醒一草一木。

  不觉中我们已转过弯去,像一次河流的转弯,我们进入了宽巷子,这样的连接,我们还没有适应过来,豁然开朗的前路,宽敞的巷子路牌提示我们的进入和转弯。我们都有一些释然,同时抬头仰望天空,我们看见雨也随窄巷子转过来了。雨在前方刹那变得无声无息,巷子空旷起来,我们空旷起来。由于天气寒冷,今夜行人稀少,稀疏的风中我们的影子开始飘摇起来,不确定的飘逸像我们分离多年的生活,在不确定的生活中无法固定一种模式,油然我们变得警觉,拘谨。很久我们才发现雨和灯光使小巷温暖起来,那远远近近的灯光把我们的影子固定下来。刹那,我欢呼雀跃起来,围着你的影子旋转起来,那悠然,似乎和着桃花红,杏花白一起飘逸,我定格在花中涌动,你定格在巷子里等候,这十全十美的相遇是出自某个梦里的情景。我随巷子的前方自由的奔跑,和花瓣一起飞翔,奔向人生的一个预约。那刻,我看见阳光的高处响动着风筝起飞的天空,像童年遇见的那个干净而蓝蓝的天空。

  一曲《一剪梅》从冷冷的巷尾远处飘过来,占据了巷子,占据了天空。在巷里迂回,徘徊!我猛回首,你却在雨的阴暗处,我停下脚步,仰望着你,与你就在一滴雨的距离上,在这雨滴上,我进退两难过。

  如今这雨这声音,已豁达宽泛起来,我知道它一直在生活的高处,有时归于一种宁静,有时把它累积得越来越高,就像现在。

  夜很深,我们停留在巷子中间,停留在一滴雨的距离上,我们俯首在《一剪梅》的声音上,我们转过了宽巷子!


【此文转自2017年9月29日虎门报“虎啸版”】


瑛子,原名王瑛,四川内江人,虎门作协会员,曾在《虎门报》《青春诗歌》《诗歌月报》《星星诗刊》《四川青年作家》《散文诗世界》等省市级刊物发表作品数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