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 | 宽窄巷子里的手艺人

旅游四川2018-08-09 14:15:24

小巷深处

他们独具匠心

用小小的物什

渗透出精彩生活的积淀

······

面塑

▲图为倪勇和“自画像”面人

“那个师傅一捏、一戳,再用把小刀,三两下一个‘孙悟空’就出来了。” 游客称赞道。倪勇,2010年来到宽窄巷子,在他小时候,逢年过节他们村里都会来个挑担提盒的老艺人,走乡串镇地捏着面塑逗着小孩儿乐。那时候,他格外地期盼老艺人的到来,老艺人笑话他:“小孩儿,你这么喜欢面塑,倒不如拜我为师,跟着我跑江湖去。”这一问,小倪勇竟记在了心上,小家伙儿用泥巴像模像样地琢磨着捏了起来。

▲图为游客观看倪勇做面塑

十来岁时,倪勇决意要去学面塑,做个跑江湖的手艺人。家人强烈反对他这个荒唐的想法,他只身一人去了县城,拜了师傅开始正式学习面塑。“那个老艺人,已经一两年没来了,前面说是病了,后来听说已经去世了。”倪勇说,他知道面塑艺人注定走街串巷、四海为家,但他既然喜欢,他愿意漂泊一生将这门技艺传承下去。“那个老艺人,最遗憾的就是没有徒弟。”

▲图为倪勇和顾客交流

倪勇也有过很长一段挑担提盒、走乡串镇的日子,他重复着老艺人曾走过的路,一人一挑担,一手一面人。有个从深圳回乡的人对倪勇说:“师傅,你捏的面人可真精致,你去深圳做这个,指不定可以赚大钱呢。”于是,在与师父商议后,倪勇一个人去了深圳。“我那时候运气好,正遇上面塑成为非物质文化遗产,受到了更多人的关注。”

▲图倪勇进行创作

在深圳的街头,大家都知道有个陶倪人,捏的泥人惟妙惟肖、神形毕现。2010年,他出现在成都的宽窄巷子,一身青布蓝衣。“已经不是赚钱的问题了,我想回来了,也是时候回来了。”

▲图为游客为倪勇和他的面人拍照

“落叶归根,我想回四川,想把面人带回成都。”倪勇对现在的生活心满意足,在过去捏面人的20多年里,他收获了爱情,孩子也正准备上小学了,他的面人通过宽窄巷子的游客被带到了世界各地,“马来西亚的游客最喜欢我的面人,他们经常向我订购。”小巷里的他俨然是一个“明星”,游客们围着他和面人,咔嚓咔嚓争相拍着照。


掏耳朵

▲图为周云松为游客掏耳朵

“掏耳朵是成都老手艺了,以前我们掏耳朵都在公园、茶馆周围。”2008年,掏耳朵的老手艺被引入宽窄巷子,周云松是第一批入驻宽窄巷子的掏耳朵师傅。

▲图为周云松为游客掏耳朵

“眼明、手快、手稳。这就是掏耳朵的三大绝技。”周云松说,自己当初决定学掏耳朵,也是觉得这个行业比较悠闲自在。“九几年摆摊儿时,大家都喜欢喝一碗盖碗茶,再来掏一掏耳朵,整个人都舒服得不得了!”

▲图为周云松掏耳朵的工具和高级资格证书

忙了好一阵,周云松终于闲了下来,为我们展示他的“十八般武艺”。“一般掏耳朵我需要8-10样工具,不锈钢耳勺、镊子、银针马尾……你可别小瞧了这些工具,少了一样都不成呢!”2008年,周云松也是通过掏耳朵老师傅的一系列考验,才取得高级掏耳师资格证,成功入驻宽窄巷子的。“那你现在算不算掏耳朵的老师傅?”“我才二十多年,资格算不上老,还有得学呢!”他说他的儿子也在宽窄巷子掏耳朵。“子承父业,我很欣慰这个手艺能得到传承。”

▲图为周云松招揽顾客

说到偶尔也会收到的小费,周云松一脸满足,这是平日里他最开心的事情,不仅图个好彩头,也是对他手艺最大的褒奖。没歇一会儿,周云松闲不住,继续招揽起客人,他拿着大大的震耳器,吆喝着:“掏耳朵咯,掏耳朵诶,成都老手艺活儿!”


粽编

▲图为李姐展示粽编小龙

一进到宽巷子,进门口一个叫粽编工艺的小铺子上面,摆满了琳琅满目的别致小玩意儿,格外地引人瞩目。“这些小玩意儿都是阙师傅编的,各种‘花鸟鱼虫’,他都能编得栩栩如生。”李姐拿起一个粽编小龙向我们展示,每年他们都会从彭州、大邑采摘粽叶做粽编,柔韧的绿棕叶待水煮之后,在阙师傅手上焕发出新的生命。

▲图为粽编猫头鹰

阙爱军编粽编已经有40多年了,铺面上的小东西都是阙师傅的原创作品。“他没有师傅,那阵儿为了跟上潮流,编出新的花样,他经常编了又拆,拆了又编,一个人坐在那儿,非要编出成品才肯罢休。”李姐说,也正是因为阙师傅这手艺和这份执着,让她认定了阙师傅,成为了粽编工艺的老板娘。提起阙师傅,李姐开玩笑地说:“他这人啊,喜欢粽编可多过喜欢我。”

▲图为游客选购粽编

阙爱军在成都粽编界的威望很高,作品多次送至国内外各地展示,受到人们的喜爱和追捧。

▲图为铺面上的各种粽编作品

李姐说,阙师傅坚持不放弃做粽编,后来粽编被列为非物质文化遗产,人们对粽编的关注度越来越高,他们也迎来了粽编工艺的春天。

老井翠竹映青莲,青砖小瓦生碧烟。

一座老城,一条老巷,

青砖碧瓦间倒映着年岁的更迭,

在点点滴滴的朦胧细雨中,

你又与它有哪些不得不说的回忆呢?



内容源于四川新闻网


如侵犯到您的权益,请联系小编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