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车上小情侣合买一张卧铺票…

跟我去健身2020-02-13 14:25:27

Recommend/推荐阅读


“找不到纯阳诀后半部分,你小子就打一辈子光棍吧!”

 

黑暗的软卧车厢中,宋开缓缓收功,想起临来前师父的最后一句话,不由哭丧起来,该死的老头,竟然让自己修炼一门残缺的功法。

 

哐当,哐当,哐当……

 

疾行的列车向南一路奔驰,车厢内有些闷热。

 

宋开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看了看表,深夜十二点多。

 

“吱嘎!”

 

上面的床铺传来声音,那人明显没睡着。

 

“睡不着吧?”看在对方是美女的份上,宋开当然要关心下。

 

“不关你的事。”唐然冷冷的回了一句,心中更烦躁了,她最近失眠严重,今天坐火车回姑苏市,更是难以入睡。偏偏这个时候,竟然还有人搭讪。

 

“要不要我帮你治治。”宋开靠在车厢上,问了句。

 

“闭嘴,骗子。”唐然索性背对着宋开,心中鄙夷,现在的男人真是下贱,见到美女就像是苍蝇见了大便……啊,呸呸呸,这比喻不好,太不好了。

 

宋开郁闷了,自己好歹也是苦学医术十几载,竟然被人说成是骗子,他坐正身体,认真说道:“小姐,你这么说可就是侮辱人了。”

 

“你才是小姐!”唐然干脆坐起身来,瞪着下面的宋开。

 

“我不是骗子,更不是小姐。”宋开强调,此刻车厢里的另外两名乘客已经下车了,他们两个人说起话来倒也不用顾忌其他人,“我是名医生。”

 

唐然乐了,鄙夷的笑了起来,“医生?抱歉,我可不想有你这样的同行。”

 

“你是医生?”宋开这次有点惊讶了。

 

“本人姑苏大学医学院硕士毕业生,现任第一附属医院妇科医师,所以,骗子,还是闭上你的嘴巴。”唐然一字一句回答,心中暗爽,死骗子,这下没伎俩了吧。

 

宋开伸出手,指了下唐然,略带鄙视的语气,说道:“第一,我不是骗子,第二,你有病,第三你自己都治不好的病,真是白瞎了医术硕士的名头。”

 

“你说什么!你才有病!”唐然怒火一下子涌了上来,控制不住。

 

“你失眠有两个月了吧,而且这两个月经期不规律,小腹下面胀疼,有硬块,却是查不出原因,另外经常心烦发脾气,舌头生疮,对不对?”宋开不慌不忙的说道,白天和唐然一起上车的时候,从她面色便看了出来,只是当时车厢里还有其他人,宋开没有提起。

 

“你……你怎么知道?”唐然惊愕的看着下面,“你调查我?你究竟是谁!”

 

说完这话,唐然就觉得不可能了,自己腹部的确感觉有硬块,悄悄做了两次彩超检查,均是没有任何发现,至于自己经期不规律的事情,更是从来没跟其他人说起过,别人绝对不可能知道。

 

宋开从床上站起身来,打开车厢灯光,灯光下,坐在上铺的唐然身材火辣,此刻她脱了外套,上身仅穿着白色的紧身衬-衣,衬-衣的扣子仿佛要被饱鼓鼓的浑-圆撑开一般。

 

“看什么看!”唐然怒哼了一句,拉着床单,挡住了自己胸前,她知道自己脸蛋的魅力,更明白自己身材的诱惑,“话说,你怎么知道我……我有那些情况的。”

 

宋开眼睛从那饱鼓的胸前上移,落到唐然娇-媚的脸蛋上,“你现在不说我是骗子了?”

 

“你快说,你怎么知道的?”唐然觉得有种挫败感,自己身为医学院优秀硕士毕业生,竟然要像一个看起来只有二十岁出头的男孩子请教问题。咦?不对,二十出头,这家伙也就是刚刚上大学的年纪,怎么可能是医生?

 

宋开勾了勾手指,道:“美女,知道中医吗?中医诊断,讲究望闻问切,望而知之谓之神,呵呵,你的面色出卖了你的身体。”

 

“你看我脸色就知道我有病……啊呸,不是病,就是些小问题。怎么可能?中医不都是些五行八卦的封建迷信吗?”唐然惊讶。

 

“胡说!那只是因为你没理解它的精髓……话说需要我治疗吗?一个小时,相信你就能痊愈了。”宋开继续说道。

 

“一个小时?治好我的病?”唐然真的来了兴趣,作为一个痴迷医学的女学霸,她一向鄙视骗人的中医,对新的医疗技术非常感兴趣,此刻听到宋开这样说,她立马答应下来,“好,怎么治?吃药吗?”

 

“不需要吃药,你这种情况,叫心肝火旺,肝属木,木生火,木火相加,才有了现在的症状,两个月前你经历过什么郁闷的事情吧,这病啊,就是那时候落下的,我只需要给你梳理下肝脏经脉,病就好了。”宋开指了指下面床铺,“下来,只需要按摩导引,便可以了。”

 

“按摩?就能治病?”

 

唐然心中更是惊奇,再次打量了下宋开。

 

眼前的男孩眼睛大大的,二十出头,身材匀称,算不上很帅气,但是看起来很阳光,很纯净。

 

“应该不是坏人吧?”唐然心中闪过这个念头,随后踩着踏板,从上铺翻了下去。

 

穿着紫红色铅笔裤的双腿,修长而浑圆。

 

宋开看了一眼,小腹处有火热感升起,他深吸一口气,那火热感立即化作温热的气流,游遍全身。

 

这就是纯阳诀第一转,纯阳之气。

 

师父说过,自己是纯阳之体,修炼纯阳诀最为适宜,不管是情欲、怒火还是兴奋,都可以转化为纯阳之气,纯阳之气既能够驱邪治病,更能够淬炼身体。

 

只是,在修炼到第五转之前,不能泄了元阳……更可气的是,纯阳诀第五转的功法,到现在都没找到。

 

唐然坐在下面的床铺上,好奇的看着宋开,问道:“我该怎么做?”

 

“喝杯水,趴下来放松身体,说说两个月前的心结,剩下的交给我就成了。”宋开运转着纯阳诀,说道。

 

唐然小口轻抿,喝了半杯水,躺下来后,低声道:“两个月前的事情,我已经不挂怀了。”

 

两个月前,唐然发现自己谈了一年的男友,竟然与医院里刚分配来的小护士上了床,怒不可遏,提出分手,男友跪地求饶,解释自己与护士上床的理由,是唐然不让他碰。

 

唐然很伤心,更生气,扇了那男人一巴掌,转身走人,至此落下病根。

 

现在的唐然已经释然了,那种渣男,不值得为他生气,而且,自己幸好一直守着自己的身体,没被那渣男占了便宜。

 

趴在床上,唐然有些紧张,她看了看四周,车窗外一片漆黑,车厢里的灯光昏黄暗淡,这种情况下,孤男寡女,共处一车厢,如果这个人对自己……

 

没事没事,有乘警呢,不用害怕。

 

唐然心底安慰着自己。

 

宋开却没想太多,两手相互搓了一下,道:“我要开始了,你放松身体就行了。”

 

“恩。”唐然嗯了声,想了下,还是开口道:“我告诉你,我可是练过跆拳道的,你若是趁机占我便宜,小心我踢爆你的脑袋。”

 

宋开”了一声,右掌落在了唐然的背后脊柱上,食指和拇指在双侧肝腧穴轻轻一点。

 

“啊!”

 

唐然叫了一下,她感觉到两道热气直接进了自己的体内。

 

“放松点。”宋开弯腰,手掌轻轻拍打着唐然的后背,每次拍打,纯阳之气便透过掌心,进入唐然的身体,为她打通肝经和心经。

 

唐然觉得后背暖暖的,那温热的气流慢慢窜进自己的小腹处,来回走窜,很是舒服。

 

“好神奇啊。”唐然轻声叹道,随后身体彻底放松,趴在床上,任凭宋开的大手在自己后背处游走。

 

宋开顺着唐然背部的穴道,一路轻点,见唐然彻底放松,他暗笑了下,手掌顺势就按在了唐然的屁-股。

 

-股圆圆的,很挺,很有弹性,那种极品的触感,让宋开体内的邪-火更胜了。

 

-火化为纯阳之气,又从宋开的手心处冒出,进入唐然体内。

 

“啊……别碰那里……嗯。”唐然感觉到宋开的手竟然放在了自己-股上,不由低声阻止,只是,那种舒服的发自骨头的快-感,又让她不舍得阻止。

 

怎么回事?怎么会这么舒服?感觉像是飘在云彩上一样。

 

这感觉,让唐然不由自主的想--吟。

 

“想要彻底治好你的病,就要按揉所有的肝经穴道。”宋开解释了一下,“放轻松,现在我是医生,你是病人,没有男女之别。”

 

听了这句话,唐然果然闭嘴,心中思虑,对啊,现在他是医生,他在给我治病,妇科检查的时候,那些男医生还要给女病人检查胸-口和下面呢。

 

只是,这治疗过程怎么这般舒服?

 

宋开的手,顺着唐然的翘屁-股,滑到了她圆润的大-腿上,肝经行走于大-腿里侧,所以宋开的手掌也在唐然的大-腿里-侧往下滑去。

 

唐然觉得自己仿佛要飞起来一般,当宋开的手指划过她大-腿的时候,一阵热流竟然从体内涌出,洒到了**上。

 

“不……不能这样!”唐然一张脸红的发烫,“他是在治病,我怎么能这么-感呢?绝对不行……天啊,**肯定湿-透了。

 

宋开的手指到了唐然的膝盖处,再往下,一路滑到脚心。

 

唐然只穿着一件肉色的薄丝-袜,小脚纤细秀美,宋开的手掌顺着脚踝,按在了她的脚心处。

 

脚心一直都是唐然最敏-感的地方,此刻热气涌入,她嘴里再忍不住,“嗯”了一声,双腿竟然舒服的一阵痉挛……

 

宋开见唐然脚心如此敏-感,暗笑起来,掌心处的纯阳之气继续涌入。

 

唐然双手死死的拽着床单,那种发自骨髓的舒-服感让她忍不住发出哼哼声,只是,太丢人了,不行,不能这样,这里可是车厢,那个年轻人更是个陌生的男人。

 

“停!”

 

唐然用尽全身的力气,喊出这个字。

 

宋开奇怪的看着唐然,这个女人自制力果然很强。

 

“停,停下!我……我好多了。”唐然喘着粗气,坐起身来,脸颊红彤彤的。

 

“还没结束呢。”宋开看着唐然,笑眯眯道,此刻红彤彤的唐然,更增娇-艳。

 

“我……我想去厕所,先停一下。”唐然脸上火辣辣的,自己到底是怎么了,竟然在一个男子面前舒服的哼叫,还弄湿了-裤。

 

“哦,那好吧。”宋开也没坚持。

 

唐然穿上高跟鞋,拎着自己的皮包,就朝着卫生间快步走去,直到进入黑暗的过道中,唐然方才送了一口气,刚才真是太丢人了,虽然……虽然很舒服。

 

这时候列车速度减慢,车厢里传来喇叭声,好像是到了一个小站,要停车了。

 

唐然赶紧进了厕所,褪下裤子,她才发现,不仅白色的卡通内-裤湿了,就连外面的裤子,也有了点水渍印记。

 

该死的,我到底是怎么了?希望那个混蛋没有看到。

 

想着,唐然从手提包里取出卫*纸和护-垫,给自己垫上……

 

宋开盘腿坐在自己的床上,慢慢呼吸着,引导着自己体内的纯阳之气,游遍全身。

 

纯阳诀,传说共有九层,称为纯阳九转,一转练气,二转淬体,三转煅骨,至于后面的,宋开就不知道了,因为师父那里,只有这前三层的纯阳诀功法。

 

三年时间,宋开已经练到了第二转,纯阳淬体,这个修炼速度已经很恐怖了,因为宋开的师父,那个不靠谱的老头,修炼了三十年,纯阳诀第一转还没有大成,后来老头子专心研究医术,修炼了道家养生术,倒是很快就有了一番成就。

 

宋开明白,自己之所以修炼纯阳诀这般快,并不是因为自己比师父聪明,而是因为自己是纯阳之体,可以将一切的情欲、愤怒等转化为纯阳之气。

 

刚才为唐然按摩时,宋开也起了情欲,此刻,这些浴火化为纯阳之气,游遍全身,淬炼身体。

 

“呼!”

 

宋开长长吐出一口浊气,站起身来,虽然为唐然按摩需要消耗自己的纯阳之气,不过因为触碰她娇-媚惹火的身体,倒是生出了更多的纯阳之气,总体来说,稳赚不赔。

 

火车停了下来。

 

宋开看了看表,将近凌晨一点钟,他走出包厢,站在过道里,透过窗户看车外景色。

 

“哒”“哒”“哒”

 

竹棍敲打车厢地面的声音传来,宋开奇怪的转头,只见一名四十多岁的大汉,背着简单的行李包,右手拄着柺杖,朝自己这边走来。

 

“这里是四号车厢吗?”大汉看向宋开,咧嘴憨笑,脸上肿起来的地方,褶皱在一起,有些恐怖。

 

“恩,就是这。”宋开点头回答,像是个普通的阳光青年。

 

“谢谢。”男子拄着拐棍进了包厢。

 

走进去的那一刻,宋开不由皱了下眉头,这个男人的腿,有问题,真的瘸子,绝对不是这般拄拐的。

 

中年男人把拐杖靠在下铺床头,自己坐了上去,他的手腕很粗壮,手掌边缘有老茧。

 

宋开扫了一眼,就收回视线,这人是个练家子,而且是那种对自己很严格的狠人。

 

直到火车重新开动,唐然才从厕所里走了出来。

 

看到宋开站在车厢外,她横了一眼宋开,这个家伙,手法肯定有古怪。

 

“刚才你是怎么弄的?为什么感觉热乎乎的。”唐然作为一名求知好学的医生,自然要弄清楚这件事。

 

“中医上的推拿按摩,岂是你能理解的。”宋开哼笑,转身进了包厢。

 

唐然跟着进了包厢,见里面有了人,她不由有些失望,看来接下来的治疗没法继续了。

 

“你躺在我床上吧。”宋开指了指自己的床铺,“再按摩一会就完全好了。”

 

“不了,我觉得浑身轻松了很多,小腹处的包块也没有了,似乎也不像以前那般想发火了。”唐然嘀咕着,点头道:“你还算有点真本事,看来中医也不完全是骗人的。”

 

宋开:“……”

 

中年汉子坐在自己的床铺上,嘿嘿笑起来,露出一口黄牙,“你们是医生?”

 

唐然点了点头,盯着那大汉的脸,突然“咦”了一声,道:“大叔,你的脸很危险,你说你这么大年纪了,做什么整容手术啊。”

 

宋开听了心头一惊,原来大汉脸上的红肿,是因为整容手术造成的。

 

中年汉子听了唐然的话,脸色瞬息一变,随后又恢复正常,笑起来,“姑娘你真会开玩笑,我都一把年纪了,哪有钱做那玩意,我脸上是生痤疮生的。”

 

唐然朝着中年汉子靠近,一脸的认真,“大叔,你这脸分明是做了下巴和颊骨手术,做手术的医生后续没有处理好,必须马上进行消炎处理,不然的话……”

 

宋开拍了拍唐然的肩膀,打断唐然的话语,“我说小姐,你那点医术就别丢人现眼了行不,人家都说了是痤疮,你快点上床老实睡觉去吧。”

 

唐然回头,瞪了眼宋开,“我承认你刚才很厉害,可现在是我的领域,我很确定,大叔脸上就是整容留下的后遗症,这种患者我接待过三十多个,其中一个就是因为没有及时处理好组织脓肿,最后死了。”

 

“就算是也不需要你操心。”宋开朝着唐然眨了眨眼睛,希望唐然能够明白,那中年汉子,又是装瘸子,又是整容的,很明显就是怕别人认出自己,这种人,绝对不能招惹。

 

“你怎么说话呢?”唐然没注意宋开脸上的表情,“你这人怎么没有医德。”

 

“现在医患关系这么紧张,你瞎操什么心。”宋开怒了,一把拉住唐然的胳膊。

 

唐然猛地挣脱,她可是唐家大小姐,若不是一心想做医生,她早就成了唐家财团的高层领导了。她做出的决定,很少有人能违逆。

 

“放开我!”唐然甩胳膊,身体后退,“啪嗒”一下,放在床头的那根拐杖被唐然撞倒,掉落在地上,摔成了两截。

 

拐杖中间,竟然露出十多发黄澄澄的子弹。

 

唐然连忙说对不起,低头看到那些子弹,一时间呆住了。

 

宋开右手横腰一把抱起唐然,便退出了包厢,左手猛地关上了车厢门,大声道:“我们不会说出去的,大哥你放心。”

 

说着,宋开抱着唐然朝车厢的另外一头狂奔。

 

车厢过道很黑,静悄悄的,由于包厢里没有空调,很多包厢房间都是开着门的。

 

宋开抱着唐然,看到15号包厢有空床,一闪身,便躲了进去,他一抬手,就把唐然举到了上铺,接着双手撑住栏杆,猛地一跃,也跳了上去。

 

软卧的床位,并不宽敞,两个成年人躺在上面,需要挤在一起。

 

唐然终于从震惊中回过神来,低声道:“那……那是子弹?”

 

“嘘!别说话。”宋开侧着身体,从唐然的背后搂着她。

 

唐然的心砰砰直跳,随后就觉得胸-口有些热,低头一看,只见宋开的手正盖在自己的右侧胸-上。

 

“混蛋!”

 

唐然咬牙,手臂猛地往后捣去。

 

“干嘛?”宋开吃痛,心中更是郁闷,那中年汉子有枪,而且练过武,绝对不容易对付,自己虽然修炼纯阳诀,但是才刚刚进入第二转,没有太大的威力。

 

“拿开你的手。”唐然恨恨的咬着牙,低声道。

 

“别闹了。”宋开的手没拿开,反而轻轻捏了一下。

 

很软,这个女人穿的是布质文胸,手感超好,初步估计,足有36D,甚至更大一些。

 

手上的触感,让宋开小腹处燃气邪-火,邪-火化为纯阳之气,游遍全身。

 

唐然咬着银牙,气的直哆嗦,这个混蛋,竟然趁机占自己便宜。

 

正要用力挣脱,外面却是响起脚步声,脚步声并不轻快,很显然,外面之人正在不慌不忙的搜寻着宋开和唐然的身影。

 

唐然紧张起来,不敢乱动。

 

宋开也紧张起来,他需要更多的纯阳之力,随时准备爆发致命一击,于是宋开的手,悄悄伸进了唐然的衬-衣内,直接包裹住了那--肉。

 

触手的弹滑饱-满让宋开的下面猛地起来,同时小腹处邪-火更盛,到处乱窜。

 

纯阳诀运转,那邪-火化为纯阳之气,游走全身,越来越是浓郁。

 

唐然有种想咬死宋开的冲动,她刚才对宋开已经有了几分好感,觉得这个大男孩挺神秘,还有一身不可思议的医术,可是她怎么也没想到,这个混蛋竟然趁着这个机会,把手伸进了自己的衣服里。

 

还在肆意的揉-捏着自己的胸-口。

 

就算是自己,都不曾这样摸过。

 

唐然虽然愤恨,却不敢动弹,一阵羞辱感袭来,竟然落了泪。

 

宋开没工夫跟唐然解释,他需要邪-火,需要愤怒,需要兴奋自己的神经,只有这样,才能转化为更多的纯阳之力,才能爆发致命一击。

 

“两位小朋友,不用再躲了,乖乖的跟我回去,就什么都不会发生,如果你们再不出来,可别怪我心黑手辣喽。”声音很低,但是在寂静的车厢里,很是清晰。

 

伴随着那话语声,一个身影出现在了宋开二人躲藏的包厢门口……

由于后续尺度太大,微信限制,本次仅连载到此处,后续内容和情节更加精彩!

↓ ↓ ↓ 点击下方「阅读原文」,查看火爆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