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记/行愿峨嵋二

月羌小筑2018-10-03 07:14:35

 

                          

(我最喜欢这个男声版的)

 

                      字数:2537字

    “我拥抱着爱,当从梦中醒来;你执着的等待,却不曾离开。”

     我前几天曾有发过朋圈,淘到一首好歌与淘到一本好书一样令人热泪盈眶,那是来自灵魂深处的感动。

 

 

     今天是周末,上午看了会老电影,学了会皮肤病,焚一柱香。收拾收拾心情准备把这个故事圆满起来了。颇为感谢小伙伴送我的香炉,当你没办法总是对生活充满感动的时候,一个小的物件可能就会热泪盈眶。

     今天我们要说一说关于我上山的事情。

 

 

 

山脚下(三x大酒店):

 

       第二天,晨起。

      虽然我们共用一个北京时间,但是地理上时差的存在也是既定的事实。四川早晨太阳升起的时间是七点。

      在四川的冬天是很难能够看见太阳的,成都的标志也是以“太阳神鸟”作为城市的图腾。一个解说之一就是因为蜀地自古多阴雨。故为祈求太阳的来临,千年之前的蜀国便打造出了“太阳神鸟”这样的旷世神作。

 

    

       因为要上山赶路,在附近的卖家匆匆吃了早饭。一碗汤圆,十五元十个。

      一起吃饭的还有一起上山的旅客,跟老板讨论着许多他们不明白的事情。其实有一个事情我还是想谈一下的,没有丝毫地域黑的意思,只是我感受到的。蜀地的人们确实没有北方人那样好客。

      单单问路,甚至破个零钱我都是碰了无数次壁,始终感觉人与人的交流之间没有那么顺畅,提防之心略重,也可能是我生了一张坏人脸吧,那种让人见了便生恶的。

      许是文化的缘故,仅仅几天还是没有适应“入乡随俗”

 

 

       周围的香客,有一些单纯的买门票逛园子,来看看峨嵋山的秀丽;有一些是俗世人想去金顶参拜普贤菩萨的,祈个愿,或者为全家点个平安灯;还有很大一部分是南方特有的,上山看雪。

      确实这个理由在北方人看来很不可思议,尤其是像我差点因为大雪封路差点打乱所有计划飞不了的烟台人来说。虽然早有听说南方人对于雪的狂热,但是还是结结实实头一次体会到。

 

 

      上峨嵋山的路有两条。一条是坐客车的公路,直接可以到达海拔2430米的雷洞坪,然后向上爬到2540米的接引殿就可以坐缆车直接到3077的峨嵋金顶,见到“四面十方普贤菩萨像”,完成大部分人的进香使命。

      我不可置喙的是,且不说普贤菩萨是否能听到你们每一个人内心的呼唤。即使有心听到了,你们认为坐车上山,单凭一根蜡烛,一柱香,菩萨就会完成你们心中所愿么?

      另一条路则是徒步进山,也就是我走那一条。报国寺-善觉寺-纯阳殿-生态猴区-清音阁-一线天-洪椿坪-九老洞-仙峰寺-遇仙寺-洗象池-雷洞坪-接引殿-金顶。这一路走来,一步一叩,现在回想起来,哪个地方倒是也没觉着生分了。

 

 

     酒店的导游告诉我,徒步脚力最快两天,常规四天。22个小时。

     我倒是还好,我此行四川之旅就是铁了心来峨嵋山还愿,对挑战跟困难我都做好了心理准备。就是苦了被我强拉硬拽的三石君。

    我脾气本来就急躁,尤其对打断我独立思考的事情更加狂暴。有时候三石君想拼命调节气氛的笑话,就会打断我思考的思绪。他这一路走来真是没少受我白眼。现在想想,倒是十分心疼。

     毕竟这个年纪,还肯陪你翻山越岭的人已经不多了。隔空飞吻一个,么么哒。

     一人一竹杖,外加一副冰爪,两瓶水一些小零食就上山了。

     临走前,还在峨嵋山的山门前捏了一个剑诀,做出了“貂蝉拜月”的剑式,拍照留了念。

 

 

    我哥哥跟我说过:“记住,不论上山还是人生,越陡的路,越费力的路上山越快。”于是就有了接下来就有了走错路,“竹林各种迷糊”的小故事。

 

 

报国寺(位于四川省峨眉山市峨眉山麓凤凰坪下,全国重点寺院之一,海拔533米。寺院坐北朝南,占地百亩。)

 

 

     我没有任何的登山经验,周围也没有同行的登山客。好不容易拽了个三石君,还是泰山爬到一半就打退堂鼓的技术性宅男,实话讲担忧还是有的。比如最近的一个,是传说中可以留宿的寺庙是怎样的,2000米以上终年积雪会不会特别冷,听说峨嵋山的猴子会伤人云云总总。

    可以用的只是手里一张地图。

    但毕竟是南方,冬天的植被还是茂盛的紧,是只有在电视剧才能见到的那种密不见日的竹林。一条被竹叶铺满路面的小路走上去。

    报国寺按攻略里说,是上峨嵋山的第一个佛寺,也是最后一个乘车点。

    之后路就会分为登山路以及行车路,这是最后一个后悔的地方。

    开工没有回头箭,进山也没有回头路。

    为了赶路,报国寺没有过多的停留,看了一眼便离开了。

 

 

 

  善觉寺(善觉寺位于四川省峨眉山报国寺后山、宋皇坪下,俗称“二坪”。):

 

 

     山脚下有很多路。当地的山人说,无论你选哪条路都可以都金顶。

     这好像也是在说人生,只要认定了目标,殊途同归。毕竟“再遥远的目标,也经不起执着的坚持。”

     我们没有选择上山的柏油公路,而是略抖的山间小路。坚信两个原则:“越陡的路上山的时间越短;只要方向没错,总会到达金顶。”

     但后面的事情告诉我,一切远没有想象的那么简单,脱离了现代社会的人类,在自然面前弱小的远不如一只蝼蚁。

     路的是简单的条石铺的,窄的只容半个脚身。而且,很多地方因为四川常年多阴雨,已经冲乱的不成样子了。厚厚的绿苔以及腐烂的竹叶更加加剧了登山的难度。

 

 

    后来我们才明白,我们走的路是只有当地山人才会走得路,我们穿过的是整片竹林。

    初识之时,激情满满。对一个从未涉足竹林的北方人来说,参天的竹林,初生的竹笋,被雨水打湿翠绿的要滴下水的竹叶以及连落叶都是极尽翩跹聘婷之姿,实在是文艺到不行。

    但随着体力的渐渐不知,以及一眼望不到头的竹林。一番吟词歌咏后催生的是咝咝的恐惧与绝望。

 

 

    这感觉有点跟坐船的感觉类似,虽然人人向往大海的波澜壮阔,包容万流,但是这只是精神人文层面的冲动。等你真正坐上船,行驶的久了,看不到陆地了,周围都是水。

    无论天多蓝,水何碧。随之而来都是都是来自脑回路深处的恐惧,毕竟按照生物学的分类,我们还是不能跟孙行者一般,跳出五行之外,陆生动物是我们摘不掉的头衔。

    路越走越远,越走越窄,竹林的茂密带给你越来越多的窒息感。

    翻过了一个高地,又是一个下坡。一个下坡之后紧接着又是一个上坡。影视剧里面那种被围困在某个迷林迷路的桥段并不鲜见,但能相信的只有普贤的“佛光普照耀万丈”,不会有什么脏东西跑出来。

 

 

    “上山容易下山难”,且不说下山一切都前功尽弃,单单那湿滑的台阶下山的难度就是远远大于上山的。

    走着走着,遮天的竹林终于看到前头光亮了,想起了电视剧里面的经典桥段。

    但是,这个光亮不是出路,面前是一个类似梯田的地方,我们站在最高处,悬崖一般横亘面前。而另一侧的竹林没有人迹,也没有路。

是下山还是穿过另一片密林,成为了这趟旅行面临的第一个问题。

                                                          月羌

                                                       2018/3/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