峨眉武术发展史(二):孕育、形成与成熟

功夫峨眉2018-10-08 14:48:05


峨眉武术孕育在春秋


2006年,山东大学考古系在三峡库区开县渠口镇余家坝考古中,发现一处罕见的特大型战国墓葬群,每墓有七、八件戈、矛、剑、钺等青铜兵器出土。青铜兵器上的纹饰符号,以武艺表现形式的图腾极为丰富,文饰精美。成都羊子山出土的汉画像砖上的“舞剑图”、“剑戟对战图”;川南珙县焚人悬棺周围彩绘图“击剑图”和风箱崖夔人悬棺墓中的青铜剑、矛、钺、戈、刀、箭簇;峨眉山符溪镇土坑墓出土的青铜兵器等等,足以证明巴蜀先民是一个崇尚武艺、能征惯战的勇敢民族。


《华阳国志》之《巴志》载:“周武王伐纣,实得巴蜀之师、 巴师勇锐,歌舞以凌殷人。”这里的歌舞即指“巴渝舞” 应为武术套路的前世。

巴蜀先民善以“喜则相戏,怒则相斗”, 把与野兽相搏和征战中所获得的搏杀技巧用 “舞”形加以彰显。在古巴蜀地区除了这种典型的巴渝舞外,还有很多以“舞”“戏”形式出现的“武术”雏形,如“剑器舞”“斗牛戏”“角抵戏”“跳剑戏”“板盾舞” “傩舞”等。这些带有神巫文化烙印的“戏”“舞”来源于生活,富有表现情趣,利于传播,具有顽强的生命力,客观上为“武术”的孕育起到了积极的作用。



峨眉武术形成于战国


峨眉山曾是道家的“洞中福地”,《魏书释老志》载:“道家之源,出于老子。……授轩辕于峨眉,教帝喾于牧德。”

受神巫文化影响,春秋战国时期,有不少文人方士为修练成仙而隐居深山,千里迢迢来到峨眉。有武士司徒玄空,号动灵子,耕食于峨眉山中,与灵猴朝夕,模仿其动作,创编了一套攻守灵活的拳术——“峨眉通臂拳”。 据东晋《搜神记》卷十二记载:蜀中西南高山之上,有物与猴相类,长七尺,能作人行,善走逐人,名曰“猴国”,亦名“马化”和“攫猿”。因司徒玄空常着白衣,徒众尊称为“白猿祖师”。


《中国武术史》载“战国白猿,姓白名士口,字衣三,号动灵子。”《四川武术大全》称 “通臂拳为战国时期由白猿公所创(白猿公姓白名士口,字衣三,道号洞灵子,即四川的司徒玄空。司徒年迈时人称白猿道人,在峨眉山授徒甚众)。”《峨眉山县志》又载:“战国时期,‘白猿公’ 司徒玄空(姓白名士口,字衣三,道号洞灵子)创峨眉通臂拳,猿公剑法传世。”“峨眉通臂拳”的闻世,对峨眉派武术形成的理论依据具有划时代意义。

东汉赵晔《吴越春秋、勾践阴谋列传第九》有“女侠越女应越王勾践之召赴朝廷途中,持剑与自称‘袁公’ 的老翁以竹过招, 袁公飞身上树,变为白猿 ”的记载。以上记载为峨眉派武术的根源提供了更有力的佐证,“白猿”之名在史志中被泛泛提及,这在武学史上实属罕见。明代爱国将领,右佥都御史唐顺之(1507-1560,嘉靖会试第一名),曾观峨眉道人练拳,写下了著名的《峨眉道人拳歌》(见《荆川先生文集》卷二),文中曰:“道人更自出新奇,乃是山中白猿授” ,这与“白猿祖师” 的描述完全一致。所以司徒玄空(白猿祖师)被尊崇为峨眉派武术的祖师,实属当之无愧,这一观点得到了广大武学界的普遍认同。

《后汉书、南蛮传》载:“阆中有渝水,其人居多水左右,天性劲勇,初为汉前锋,数陷阵,俗喜歌舞,高祖观之,曰:‘此武王伐纣之歌也’。 乃命乐人习之,所谓巴渝舞也。”后来,汉武帝承袭祖业,北伐匈奴,南征鸥越,纵横大漠,常以巴渝舞来耀兵于万国使节,迫使桀骜不顺的草原游牧臣服纳贡。盛行古巴蜀地区的“戏舞”为峨眉武术的形成具有积极的意义。

南北朝时期,东魏孝静帝的镇南将军林淡然晚年隐居峨眉山中峰寺,法号太空,将搏杀格斗术融入到武术中。当时有一些身怀绝技的武士来到峨眉山修炼习武,据明人方汝浩辑《禅真逸史》载,北朝东魏孝静帝年间(534-549),武将林时茂(491-618)来到峨眉山中峰岭修练等等。唐代峨眉山田道士和彭道士在巴蜀“舞”“戏”的基础上创编的“元鹤舞”和“玄鹤舞”,进一步证明了峨眉武术正逐渐走向成熟。


峨眉武术成熟在南宋


《华严经》《楞严经》则把峨眉山喻为“光明山”和“普贤道场”。到了两宋,是峨眉山佛教的兴旺时期,确立了普贤道场地位,峨眉武术得到了相应的发展。


峨眉武术发展中另一个关键人物是南宋建炎元年(1127)金顶高僧白云禅师,他所创编的《峨眉十二庄》, 较完整地体现了桩技一体,实战与养生并重的峨眉武术。 《峨眉十二庄》的出现无论从理论上还是实践中都为峨眉武术内修外练、刚柔并济、庄技一体、形神和一提供了较为完善的理论依据和实践功效,成为峨眉武术发展成熟的里程碑。


白云禅师原系一道士,在峨眉山归依佛门。他根据道家“内养练丹术”和“导引吐纳法”,结合佛门的“动静气功功法”, 再以人体阴阳虚实脏腑盛衰机理,创编出一种融“庄”“技”为一体、合“身”“心”为一炉的“峨眉临济气功”,后人称之为《峨眉十二庄》。《峨眉十二庄》中所讲的擒拿封闭、背锁刁揉、钩弹针踢、吞吐浮沉等要诀,直到今天仍然是峨眉拳系中各分支流派的传世秘诀。如《峨眉十二桩》中《拿云庄、旋风庄合诀》中的:“粑粘联钩搭、套托随绷挤”八种技击诀法,“粑粘”是听劲分经的基础,钩搭是分筋错骨擒拿手法的运用,“套托”是得势进身的前提,“绷挤”是借力发劲,将对方发放出去等手段,是峨眉武术中重要的技击指导原则。

另外,历史上南北文化在巴蜀地区的融合,对峨眉武术所带来的影响应引起学术界的重视。公元前329年,秦王(惠文)派大将司马错率军伐巴灭蜀,废除奴隶制,改巴蜀二国为巴郡和蜀郡,实施了多次“移秦民万家实之”,楚越文化、中原文化随之袭来,与巴蜀文化形成了历史上第一次大融合。公元221年,刘备、关羽、张飞在成都建立蜀汉政权,中原文化不可避免再次影响巴蜀地区。两次南北文化的碰撞,促进了巴蜀地区的文化多元性,其产生的作用不可小觐。


总之,《峨眉十二庄》的横空出世,在理论上巩固了峨眉武术的历史地位,是峨眉武术走向成熟的标志。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