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美中国】峨眉金顶

共产党员2018-08-09 15:11:52


  “摄影中的航拍,无非是三个视觉的呈现,一种是航游宇际卫星或宇航员在太空舱的拍摄;另一种是人搭乘各种飞行器的拍摄;第三种就是站在地面,操作无人机的遥控拍摄。

——田捷砚

 

  田捷砚,中国著名航空摄影家,航拍峨眉山96次。小编有幸受邀,与其畅聊胶片背后的故事,还得以见到大量未曾公开过的航拍峨眉山图片。

 

△  获得全国金奖的组照作品之一

  “峨眉山是越拍越觉得不够,没有一张照片是一样的”

 

  从1995年至今,23年的时间里航拍峨眉山96次,他将拍摄分为了两个阶段。2006年之前,无论是拍摄设备还是金顶上的人文建筑都是“旧”的。

 

  那时,由于胶片的感光度仅100,只能等待晴朗天气、中午时刻进行拍摄。而那时的金顶,房屋建筑较为陈旧,以实用性为主,难以体现其深厚的文化、历史底蕴,可观赏性亦不高。

 

△  2006年之前的峨眉山金顶航拍

 

  2006年之后,进入“新金顶”时代。随着摄影器材的更新、技术发展,使得拍摄更加多元化,冲破了时间和光线的限制。于是才有了晨曦、黄昏下的金顶,也让人们得以看到云中行走的普贤、雾里探花的峨眉山。

 

  新金顶让峨眉山更加耀眼,新金顶的航拍更能展示出峨眉山的雄秀天下,这时,田捷砚的航拍除了单纯的纪录之外,更是成为了文化自信的来源。

 

 

“摄影的门槛很低,但进了门之后的路很长。”

 

  在航拍中,来自飞行、气候、技术等各方面的困难很多,思想上、心理上、身体上的困扰也不少。但有时候这些困难,反而成了一种动力,一种沉淀。

△  航拍的难度很大,每一张照片背后都有故事

 

  “航拍让人大气、平和。”

 

 

  航拍峨眉山的意义是什么?

 

  “航拍的魅力,是能够拥有一个最开放的视角。”田捷砚经常在直升飞机上,打开左右两舱门,左侧是峨眉山,右侧是贡嘎。整个人近乎完全悬浮在空中,光线的运用更是自如,那样一种自由的状态让他沉迷。

 

 

  最早在进行航拍时,会单独追求高度,认为航拍的魅力在于俯视。但是随着时间和拍摄的沉淀,你愈发觉得并非如此。

 

 

  “空中转山”,这是一种只属于摄影作者的朝圣方式。二十多年的飞行里,也只圆满转山一次,唯一的一次便是峨眉山。

 

  空中转山对飞行技术、拍摄技术和天气的要求都非常高,航线需要始终控制在相同真高的水平面上,拍摄角度近乎完全平视。

 

 

  那唯一的一次空中转山也并非刻意而为,亦是一种缘分。转山圆满之时,田捷砚首先想到的,是敬畏。

 

  这是一种摄影的心理历程,一种对大自然的敬畏。

 

  “摄影,就是在做减法。”

 

 

  每按一次快门都是带着情感的,每一张照片都是经过脑子的。

 

 

  “峨眉山是最适合航拍的一座山”,由于峨眉山山形的与众不同,其桌面山的构造非常独特,舍身崖就像是一个天然的巨型瀑布,完全垂直,陡然落下。这样的壮观景象,只有在航拍中能够全方位展示。

 

 

  “航拍峨眉山给我带来了特别厚重的文化自信。”当你看到,峨眉山一山独自当前,远处层峦叠嶂犹如无数追随者,这种霸气直震人心;而普贤菩萨佛像立于金顶之巅,四周层层云海如芸芸众生,那种威慑力使人诚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