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都宽窄巷子,一个文艺青年一定要去的地方,坐下喝盖碗茶,看变脸,读书,慢成都,慢下来!

欣桐耳语2018-08-08 15:06:35

【原标题】坐在宽窄巷子听雨                                            

 

   甲午年的盛夏,回到故乡四川,带着老父老母到成都游玩,原计划先去青城山和都江堰感受山水之美。清晨一场突如其来的大雨,打乱了我们的行程,临时决定冒雨去宽窄巷子,这代表时尚成都与原生态文化冲突的地方,也是类似于我们这样的文艺青年必走必看的之所。

大雨中宽窄巷子居然游客零零落落的来去,撑着伞带着老父母,小儿与先生在雨中疾走,在宽巷子见到“见山书院”,这家书店是前几日与中学同学聚会时来过的,印象极佳,除了书的种类多,还兼营一些旅游用品,处于闹市中的书店里常常有人驻足,翻书,读书,买书,这与成都这个千年古城的气质是吻合的。

在雨中再度走进书院,坐在临窗的位置,点了两壶红茶,发觉两尾芭蕉垂于窗前,玻璃窗上全是雨珠子,密密的雨帘中,芭蕉叶绿得耀眼,瓦片上的水滴沿着屋檐下,如细线垂直落下。芭蕉叶上的雨珠调皮的滚动着,雨滴打在阔叶上发出“叭叭”之声,为这盛夏里添了舒服的清凉,又添了几丝清丽的浪漫。

这样的景致让人想起某位诗人所写;

  ——是谁多事种芭蕉?早也潇潇,晚也潇潇。

  诗人的妻子,慧心独具,戏笔完成下联:


  ——是君心绪太无聊,种了芭蕉,又怨芭蕉。

其实怨芭蕉,是种嗔怪,却是离不得。这是旧时文人以芭蕉传情的一种方式而已。

记得少年时代,在故乡老屋的后头种下一株芭蕉,那叶片一日比一日阔大,一年比一年繁茂,芭蕉开花时,也曾摘下芭蕉叶片画上一幅古代的仕女图,表达曾经忧郁的青春迷茫。

转眼人至中年,再度回到阔别近二十载的故乡,却是第一次坐在成都这样的大城市里,望着芭蕉叶发呆。少年时代,成都对于乡下的孩子而言,那无疑是跟纽约和巴黎齐名的城市,怎么可能轻易踏入。时过二十年时光,在成都的一个书院里看雨,是与小儿和先生,还有白发苍苍的老父母在一起,多了一层感伤,且多了一份温暖的情愫。

走进与见山书院一门之隔的书店,藤制的桌椅,泛黄的字画,雕花的绮窗,那排列整齐的书墙,令人无法移步。

雨一直下着,进书店避雨的人,也顺便看看书,等待雨停。

        感觉圆脸要流行起来了么?一家人都是圆脸啊!


翻看书架上的书,居然看到一位台湾作家焦桐的著作《台湾味道》、《台湾肚皮》、《暴食江湖》等书,曾经在福州开笔会与焦桐有过一面之缘,只记得他的诗歌写得极好,很有味道,却不知道温文尔雅的他,居然还写台湾美食掌故。翻开《台湾味道》的内页,每个篇章都有手绘的关于锅碗灶台的小图,这种被诗人称为“小画”的插图,令这本书充满了一种小日子的热闹与温情,如同鲁迅忆故乡时所写:“儿时在故乡所吃的蔬果,其味道长留在记忆中,他们也许间哄骗我一生,使我时时反顾。”这种感觉可能就是每个游子的味觉牵绊吧。就像我在闽地生活了近二十载,仍然还是喜欢川菜的大油与麻辣。

当下买下了焦桐的两本书,如同遇到一个故人在他乡见面的亲切感,虽然曾经只是交换过名片,匆匆留过影,却对他的诗歌念念不忘。

我想起和春天有一个约会

那远在少年时就预约的风景

好花刚开到一半

草木在前路上抽芽萌长

所有的心事都悄然放晴

春天,请你等一等……

世间有这么多的巧妙,隔着几千公里的距离,还隔着一湾海峡,在成都遇见这位台湾朋友焦桐的作品,如同我在成都遇到多见不见的中学同学们,拥抱握手,坐下寒暄,聊阔别多年后,各自的成长之路,还有我们曾经熟识的青葱逸事。


雨无休无止的样子,索性倚在书店的角落,翻开一本散文集《买书琐记》,这是近代中国文人在世界各国遇见书店,买书时的心情故事篇章。雨巷诗人戴望舒说:“在滞留巴黎的时候,在羁旅之情中可以算做我的赏心乐事的有两件:一是看画,二是访书。”

每个喜欢读书之人,遇到一家好书店,如果再被雨困留在书店,难免会掏出银子买上几本的。如同我在成都遇到见山书店,店的收银小姐也可爱之极,书买好后,她请我认真地盖上书店的纪念章,说是可以纪念在成都的步履匆匆。书的扉页印上了“见山书店”和“宽窄”字样的闲章。

时光就此静止下来,拿着淘到的几本书,走上书院的二楼,拉着老父与小儿走上临窗的位置,老少三代人,坐在窗前摆龙门阵,握着相机,猛然发现二楼的瓦片屋顶伸出来,一棵开着串串粉红色类似于紫薇花的树,藤蔓居然爬上了二楼,有几枝枝桠卧在瓦片间,雨中落红点点。想起杜甫先生所写:“晓看红湿处,花重锦官城”的句子,想,老杜先生或许也和我一样,在绵绵的春雨中,看到了花开繁茂的成都城,心生这样少有的悠然情怀。



转动镜头给老父老母,在临窗的花前拍了几张合影,鬓角斑白的岁月洪流走过,时光改变了他们的容颜,改变了我的容颜。

少小离家老大回,离开故乡二十载,回家次数屈指可数,我的家乡话,已经带着几分生涩的闽人腔调,小儿只是把四川话当作一种语境,一种调侃的语义来说,故乡于我,是归人?还是过客?

雨下至中午方才停下,带着老父母行在宽窄巷子里,行至一户四合院的门口,请路人帮忙拍照,父母有些笨拙的学着我举手点赞。

回放镜头时,看到他们一脸庄重灿烂,心里一酸,这是第一次带他们出外旅行,也是年近七旬的父亲,盼望了多年的心愿吧。

女儿远嫁,如同风筝断了线,越飞越远,唯一只能放在心底里牵绊的思念吧……


雨又开始滴落,撑着伞往回走,回望宽窄巷子的灰砖青瓦渐隐在雨幕中,心道啥时再访故地,再回来看父母呢?

而这个院落里种有芭蕉的见山书院会一直开下去吧,是否会等我雨中邂逅再度造访呢?


甲午盛春于成都迎宾路华置西锦城



提到成都,几乎所有人都会第一时间想到这是一座生活节奏慢半拍的城市,身在成都,也自然感受到了成都的这份缓慢,早上慢慢的起床;慢慢的收拾自己;慢慢的出门;慢慢的……慢慢的……慢慢的……



   张艺谋说,成都是一座来了就不想离开的城市。

慢悠悠的生活,慢慢有腔调,慢慢的喝茶,慢慢的上菜,慢慢的摆龙门阵,慢慢…………




宽窄巷子现在已经成了成都人周末出行的首选,三五成群或是比翼双飞或是干柴烈火,不过不论哪一类人,白天的时候大多会到巷子中的小馆慢慢的吃个饭;

在沿途街檐下的茶档慢慢的喝盏茶,再倚在暖暖的阳光下慢慢的读读书;

宽窄巷子每天都会以最新鲜的面貌迎接这些使者们的到来,这就是宽窄巷子的宽窄时光……



宽窄巷子也是摄影及被摄影爱好者的天堂,一步一景的巷子中满眼望去都是镜头,满耳传来都是快门的咔嚓声。即便你是一个人行走于巷子当中,只要你有一部相机、只要你有拍照的冲动,模特,遍街都是。

但不要忘记,每当你拍完的时候都要与你的拍摄对象分享你的快乐,并送上一句“谢谢”!





宽窄巷子是古老的,那些最成都、最市井的民间文化:原住民、龙堂客栈、精美的门头、梧桐树、街檐下的老茶馆……基本都完整的保留了下来,并且还在不断地发扬光大。

只要细心,慢慢的沿街行摄,你就会发现,宽窄巷子就像一块古老成都文化的磁石,将越来越多的成都文化一点点吸引过来,不论古今,都可以完美的吸收、融汇、传承,让短短的宽窄巷子成了一座露天的博物馆。


  中间一位是我中学的英语老师,就大我们四岁而已,那时,我们心中的女神。几个女同学相约在成都见面,真好!


      男同学与女同学见面,说起往事,有些模糊的怅惘!



宽窄巷子是成都市三大历史文化保护区之一,由宽巷子、窄巷子和井巷子三条平行排列的城市老式街道及其之间的四合院群落组成。2008年,宽窄巷子改造工程历时三年而竣工,修葺一新的宽窄巷子由45个清末民初风格的四合院落、兼具艺术与文化底蕴的花园洋楼、新建的宅院式精品酒店等各具特色的建筑群落组成。

宽巷子的“窄”是逍遥人生的印记,窄巷子的“宽”是安逸生活的回忆;逍遥、安逸、顺其自然,是成都人生活态度的精髓,是仙居环境的神韵。

   长按二维码即可关注【欣桐耳语】微信公众号,感恩你的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