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山行脚·峨眉》第二十一天

慧炬常明2019-11-21 11:00:12


《朝山行脚·峨眉》第二十一天

2017年3月19日

    今日自318国道397里程碑行进一段后,转105国道至1335里程碑处,行脚里程21公里。

    晨起行脚,至起香处,天已微明,不需护法车灯照射前行。自驻地来起香处时,雨甚大,吾于车上眯着了,下车时,雨已停,还是行脚僧们说起,刚刚雨很大。

    行脚至五公里时,天复下雨,有渐大之势,即联系护法车辆前来,车上避雨。同时,于车上早餐。

早餐后,雨未停,决定先去三祖寺参礼。

三祖寺在南朝梁武帝时开山,由梁朝宝志公首创,寺在潜山县城西北9公里处的谷口凤形山上,三祖禅寺原名山谷寺,后因禅宗三祖僧璨在此驻锡,故名三祖寺。

三祖寺山门及大殿是新建的,还算庄严。拾阶而上,殿后台阶照壁上刻有三祖的《信心铭》,再往上,有千佛殿、祖师殿、志公洞等。

在祖师殿遇一小沙弥,经询问方知才十岁,七岁出家,已三年矣。

问他可有在读书,言在读书,有人教他。吾让行脚僧拿钱与他结缘,让他买书。并同他言,出家第一步,先读好书,才能看佛经,知佛说,会佛义。小沙弥点头会意,表示赞同。

小沙弥告我言:他过两天就不在这里了。

吾问彼言:为何?去哪里?

小沙弥言:去佛学院读书了。

吾言:可否带我一起佛学院读书。

小沙弥言:要问师父。

吾言:那就问寺的方丈吧。

小沙弥言:方丈经常在寺里的。

吾言:今天在吗?

小沙弥言:不知道在不在。

吾等离开寺时,小沙弥追了上来,说师父留一个手机好吗?吾见如此灵利的小沙弥,很乐意地将手机号说与他听,他拿着小本子记了下来。

吾等与小沙弥分开后,方才想起,没有问小沙弥的名字。宏清同学返回去询问,回来时说,小沙弥叫宏果,宏清的宏,果兴的果。宏清、果兴是此次行脚僧中的两位。

晚斋时,看到上午拍的照片,想起与在二祖寺拍的石上照片甚为神似。此亦感应耶?不得而知……

近年来,出家人数锐减,独生子女出家者少,有如此灵利沙弥,当好好培养,既收入佛门,为师者当尽其所能培植,使其成为法门龙象,于未来荷担如来家业。而非听之任之,正所谓教不严师之堕者是也。

   离开三祖寺时,吾同行脚僧们言,来此一参礼,感怀千万千。何以故?祖师道场,今末落如此境地,寺院看上去破落,吾等见大殿屋顶可见天光,在祖师殿礼拜时,墙上涂墙石灰掉落,寺院能见出家众不过两三人。

    见寺中殿前“传佛祖衣”匾额下一“抽签处”的牌子,不免让人感到失落,祖师的道场,竟然能如此,宗风何在?道场何为?住持正法者做甚?

    入殿见签筒放于佛前,吾同行脚僧们玩笑言,一签三十元,吾等“抽签”不用钱,就抽他一签,随手拿了一签,是“第八十签”,环顾解签人不在,行脚僧们“百度”一查,乃上上签。吾同行脚僧们言,上上签遇下雨天,行脚受阻来抽签。若非上上更如何,不问抽签不变天……

    失落地离开祖师的道场,责不住持僧,责在今天佛教所有僧,僧居多者寺院皆在经济发达地区,经济好的寺院之中,忙事务,忙应酬。山中清静地,清净寺冷清……

    “莫逐有缘,勿住空忍,一种平怀,泯然自尽。”或许因缘如是,成住异灭如是,成住坏空如是吧。但愿祖师道场宗风丕振,法音广布。

    三祖僧璨为居士时拜谒二祖慧可,机锋相契,感应道交,何嘱法脉,天来祖意相承。

    至北齐天平二年。有一居士,年踰四十,不言名氏,聿来设礼。

    而问祖曰:弟子身缠风恙,请和尚忏罪。

    祖曰:将罪来,与汝忏。

    士良久曰:觅罪不可得。

    祖曰:与汝忏罪竟,宜依佛法僧住。

    士曰:今见和尚,已知是僧。未审何名佛法。

    祖曰:是心是佛,是心是法,法佛无二,僧宝亦然。

    士曰:今日始知罪性不在内,不在外,不在中间。如其心然,佛法无二也。

    祖深器之,即为剃发。云:是吾宝也。宜名僧璨。

    其年三月十八日,于光福寺受具。自兹疾渐愈,执侍经二载。

    祖乃告曰:菩提达磨远自竺干,以正法眼藏并信衣密付于吾。吾今授汝,汝当守护,无令断绝。

    听吾偈曰:本来缘有地,因地种华生,本来无有种,华亦不曾生。

    祖付衣法已。

    又曰:汝受吾教,宜处深山。未可行化,当有国难。

    璨曰:师既预知,愿垂示诲。

    祖曰:非吾知也,斯乃达磨传《般若多罗悬记》云:‘心中虽吉、外头㐫是也’。吾校年代,正在于汝。汝当谛思前言,勿罹世难。然吾亦有宿累,今要酬之。善去善行,俟时传付。

    祖付嘱已,即往邺都。随宜说法,一音演畅,四众皈依。

    悬记即是预言,对未来事的预测之说。世难就是北周武帝灭佛法难。自二祖与三祖对话中,可知师资之相承,必师识于弟子,弟子识于师,二者相契方为今宗。

    宿债难免,虽祖师亦复如是,故慎于当下,可免于将来。虽慎于当下,难免于昔因,故佛有三日头痛之果报,既有此色身,业力甚巨,总难一免。况世间凡夫者乎?

    三祖僧璨有《信心铭》传世,三祖僧璨“往来岳西县店前镇司空山,居无常处,积十余载,时人无能知者”。三祖谨遵二祖“勿罹世难”之嘱,潜心研修。三祖僧璨有《信心铭》传世,推动了禅宗中国化的进程,也为中国禅宗开启了新的布教弘化方式。

《信心铭》

至道无难 唯嫌拣择 但莫憎爱 洞然明白 

毫厘有差 天地悬隔 欲得现前 莫存顺逆 

违顺相争 是为心病 不识玄旨 徒劳念静 

圆同太虚 无欠无余 良由取舍 所以不如 

莫逐有缘 勿住空忍 一种平怀 泯然自尽 

止动归止 止更弥动 唯滞两边 宁知一种 

一种不通 两处失功 遣有没有 从空背空 

多言多虑 转不相应 绝言绝虑 无处不通 

归根得旨 随照失宗 须臾返照 胜却前空 

前空转变 皆由妄见 不用求真 唯须息见 

二见不住 慎莫追寻 才有是非 纷然失心 

二由一有 一亦莫守 一心不生 万法无咎 

无咎无法 不生不心 能由境灭 境逐能沉 

境由能境 能由境能 欲知两段 元是一空 

一空同两 齐含万象 不见精粗 宁有偏党 

大道体宽 无易无难 小见狐疑 转急转迟 

执之失度 必入邪路 放之自然 体无去住 

任性合道 逍遥绝恼 系念乖真 昏沉不好 

不好劳神 何用疏亲 欲取一乘 勿恶六尘

六尘不恶 还同正觉 智者无为 愚人自缚

法无异法 妄自爱着 将心用心 岂非大错

迷生寂乱 悟无好恶 一切二边 良由斟酌 

梦幻空花 何劳把捉 得失是非 一时放却 

眼若不睡 诸梦自除 心若不异 万法一如 

一如体玄 兀尔忘缘 万法齐观 归复自然 

泯其所以 不可方比 止动无动 动止无止 

两既不成 一何有尔 究竟穷极 不存轨则 

契心平等 所作俱息 狐疑尽净 正信调直 

一切不留 无可记忆 虚明自照 不劳心力 

非思量处 识情难测 真如法界 无他无自 

要急相应 唯言不二 不二皆同 无不包容 

十方智者 皆入此宗 宗非促延 一念万年 

无在不在 十方目 前 极小同大 忘绝境界

极大同小 不见边表 有即是无 无即是有 

若不如是 必不须守 一即一切 一切即一 

但能如是 何虑不毕 信心不二 不二信心 

言语道断 非去来今 


   上午,湖北蕲春居士前来慰问行脚团。

今天下午,宝山区萧泾古寺妙华法师发消息来,感谢市佛协秘书长等明日慰问他们行脚普陀山行脚团,吾于行脚途中,甚感欣慰,沪上佛子,引领善信具足正信,发心行脚,特写《题萧泾妙华法师行脚朝礼普陀观音道场》一偈相赠:

萧蔬春色绿景浓

泾渭分明禅意深

妙明本性修中显

华雨缤纷供养呈

 

法水长流赖僧弘

师表人天依教行

行乞十方度无量

脚根一处立定心

 

朝座解惑夕释疑

礼赞三宝功德行

普愿含识咸解脱

陀那微细识本心

 

观念真如如不动

音声大千千静寂

道源本自一心出

场场戏演化有期

       离开三祖寺时,雨还在不断下,行脚僧们回县城驻地用斋。午斋时,长兴几位居士前来慰问,一同用斋。

    午斋后,天睛,长兴居士们一同行脚一段里程后,居士们乘高铁返回。

    吾等继续行脚,于途中见一做烧饼摊子,买烧饼供养行脚僧们,做烧饼店家坚持要少收饼钱,言他们全家信佛,愿作布施者,必获其利益。

吃好饼,再上路,虽时间没有耽搁多少,但天却变得很快。还有五公里时,天又下起了雨,只有穿上雨具继续前行。

雨中行进,虽路窄车多,思绪仍停留在上午参礼寺院的影像中。想起寺里的一付对联“尘劳未醒人自苦,江山无恙客重来”……

    当吾等穿上雨具时,雨又小了,完成今天行脚里程上车后,雨又大了。大雨、小雨、或是无雨,终难有碍于吾等行脚,吾等愿已发,吾等行不停,愿将此身皮囊舍,终不退失菩提行……



《朝山行脚·峨眉——题行脚第二十一日》偈云:

不立文字断言诠 唯凭心印传真传

灵山一会拈花时 祖印千载度海船



想阅读慧明法师更多文章

请长按以下二维码


长按识别二维码,关注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