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山行脚·峨眉》第九十二天

慧炬常明2018-12-05 15:56:58


《朝山行脚·峨眉》第九十二天

2017年5月29日

今日自305省道195-210里程碑,行脚里程15公里。

自今日起,因原定6月3日三步一拜朝金顶普贤菩萨,6月5日举行“百寺罗汉斋”时间已定,抵山里程已短,故今晨于驻地早餐后,方至行脚点起香行脚。

三月以来,皆零晨四点半起身,五点出发至行脚起香点。今日至时自然而醒,漱洗后方才想起昨晚的通知,于驻地早餐后方行脚。

打坐一小时后,半倚在沙发上看信众发的评论,竟然不一会儿与“周公”见了一面……

久未于晨禅坐矣,三月以来,起身漱洗后,即上车往起香点行脚。今日禅坐,身心轻安,自在而喜悦。吾想起《六度集经》云:

「菩萨志道,凡以几事,能令内净心一得禅?或见老者,头白齿落形体变异,覩之意悟曰:『吾后必然。』一心得禅。

或覩病者身心困痛,犹被杖楚。怅然悟曰:『吾后必然。』一心得禅。

或覩众生寿命终讫,息绝熅逝,神迁身冷,九族捐之,远着外野,旬日之间胮胀烂臭,或为狐犬众鸟所噉,肌肉生虫,虫还食身,脓血恶露滂沱流地,骸骨解散,节节异处,足趺胫髀,尻脊胁臂,头齿髑髅,各自分离。道人念曰:『夫生有死,人物犹幻,会即有离,神逝体散。吾岂得止,独不如彼乎?』覩之怆然,一心得禅。

或见久死体骨消灭,泥土同尘。深自惟曰:『吾体方尔。』一心得禅。

或以闻太山汤火之毒、酷裂之痛,饿鬼饥馑积年之劳,畜生屠剥割截之苦,存之愕然,一心得禅。

或见穷冻饿死,或见履非之人为王法所戮。道人念曰:『斯人遭患由无道志,吾不精进必复如彼也。』一其心得禅。

深惟内观,下即为屎尿所迫,上即为寒热所愶,觉身可恶,一心得禅。

或见恶岁五谷不丰,民穷为乱更相挌战,死尸纵横,覩之怆然:『吾不为道必复如之。』一其心得禅。

覩盛有衰荣财难保,少壮有老病寿犹电光,忆之愕然,一其心得禅。

念佛巍巍相难双矣,皆由清净致为众佑,存之欣然,一其心得禅。

念经深义,沙门高行,一其心得禅。

惟身行善,前后积德,一其心得禅。

惟愚所求违佛明法,劳而益罪,诸天处世守戒奉斋,自致升天荣寿无量,一其心得禅。

受佛深经反复思之,为众训导,中心欢喜,一其心得禅。

存忆众生有成輙坏,坏皆苦痛,惟之怆然,一其心得禅。

众生之性莫能自保,来始之变,道人自惧,命尽卒至,或堕恶道,视世荣乐真伪如梦,志重醒悟,一其心得禅。

诸食入口与涕唾浇灒,外好内臭化成屎尿,忆之可恶,一其心得禅。

儿在母腹,初如凝粥,以渐长大,三十八七日,身体皆成,临生之难,多危少安。既生之后,诸病并进,或一或十、或五十至百年,皆当老死无免斯患,惟己亦然,一其心得禅。

有存即灭,寻之无处,三界皆空,志无贪慕,悲念众生不覩佛经,邪欲所蔽无知非常,誓愿拯济,一其心得禅。

「志成行高,怀四等心愍育众生,犹若慈母哀护幼儿,儿随辈熙戏,母以慈心行索,覩儿为泥尘所污,饥渴啼呼。覩儿若兹,悲泪抱归,洗浴衣食,身康心悦,慈母欢喜,爱摄徘徊不舍如前。道人慈悲爱护众生,踰彼慈母,教天下人蜎飞蚑行蠕动之类,奉佛覩经,亲沙门众,采执佛戒怀而行之,远离三恶,心念善、口言善、身行善,抑上三恶,永兴三善,长不令更太山、地狱、饿鬼、畜生穷苦险处。安以无极之福堂,寻复追诲,惧其处福为之憍荡,恣纵恶心还处三涂,亦荣禄之祸,非常苦空之变以诫之也。劝取无为,如彼慈母摄护之意也。

「思十六事,一其心得禅。何谓十六?喘息长短即自知,喘息动身即自知,喘息微着即自知,喘息快不快即自知,喘息止走即自知,喘息欢戚即自知,自惟万物无常喘息自知,万物过去不可追得喘息自知,内无所思弃捐所惟喘息自知,放弃躯命不弃躯命喘息自知。道人深思,有是即得是,无是不得是,夫生必有老死之患,魂灵不灭即更受身。不生即无老,不老即无死,念是一其心得禅。道人以眼观世生死,但以十二因缘,念此一其心得禅。

「道人以五事自观形体:一曰自观面类数变,二曰苦乐数移,三曰志意数转,四曰形体数异,五曰善恶数改。是谓五事。数有变异犹如流水前后相及,念此一其心得禅。道人念禅当云何?目见死人自头至足,谛思熟视存想着心,行坐卧起饭饮万役,常念着心以固其志,得禅自在所念。譬如人炊数斛米饭欲知熟未,直取一米捻[〦/(火*羊*火)/火]视之,一米熟者明余者皆熟。道志若兹,心之回走,犹水之流,道人直念一事,心停意净,应仪真道,灭度可得。

「第一之禅欲得应仪,可得不?

曰「中有得者有不得者。何行能得?何行不得?于一禅中,有念有爱,道则不成。天地无常,虚空难保,尽内秽垢,无贪爱念,志净如斯,应真可得。二三至四,执心当如一禅。志存一禅未得应仪,命终可趣,即上七天受寿一劫;在二禅终,上十一天受寿二劫;处三禅终,上十五天受寿八劫;处四禅终,上十九天寿十六劫。

「道人自观内体恶露都为不净,发肤髑髅皮肌,眼瞬涕唾,筋脉肉髓,肝肺肠胃,心胆脾肾,屎尿脓血,众秽共合乃成为人。犹若以囊盛五谷也,有目泻囊,分别视之,种种各异。明人如此内观其身,四大种数各自有名都为无人,以无欲观乃覩本空,一其心得禅。

「道人深观别身四大,地水火风。发毛骨齿,皮肉五藏,斯即地也。目泪涕唾,脓血汗肪,髓脑小便,斯即水也。内身温热主消食者,斯即火也。喘息呼吸,斯即风也。譬如屠儿杀畜刳解,别作四分具知委曲。道人内观分别四大,此地彼水,火风俱然,都为无人,念之志寂,一其心得禅。道人自觉喘息长短,迟疾巨细皆别知之,犹人削物自知深浅,念息如此,一其心得禅。菩萨禅度无极一心如是。」

上午,长宁区民宗办姜福兴先生与福缘禅寺仁静法师来行脚途中慰问供养行脚团。

上海功德林徐云祥先生与公司同事来行脚途中慰问供养行脚团。

苏州弘化社宋浩居士来行脚途中慰问行脚团。

晚上,上海王居士等来乐山驻地慰问供养行脚团。

浙江余杭慧日寺圣净法师精进修持,常以血书写经文,今日发消息“支持您行脚表法!拥护您沿途放生!跟随您每天日记!好好学习您的做人!”并赠吾一偈云:

慧师行脚九十一,

表法三月如一日。

晨起行香夜写作,

朝拜峨眉普贤愿。

大众熏修皆六和,

依然金刚在其中。

法缘殊胜庄严相,

普化众生度群迷。

行脚途中,见一人推着自行车吃力地在上坡,吾走近彼身旁,见是一位老人,问彼车后所装是何物,言是“福特(音)”,彼说方言,吾未听明白是为何物。问彼年岁,言七十五岁矣,吾见如此大的年岁,仍如是辛劳,即与彼布施结缘,老人甚是高兴。

午餐时,吾问老人上午车后装的到底是何物,一位当地居士言,当时她亦在场,后面跟着行脚,吾让行脚僧再去问那老人时,行脚僧们也听不懂彼所言,是由这位居士翻译的,原来当地方言叫“福特(音)”者,即木炭是也。

说到木炭,我与大众讲了一段有关木炭的故事:

昔有长者子,入海取沈水积有年载,方得一车持来归家。

诣市卖之,以其贵故卒无买者,经历多日不能得售,心生疲厌以为苦恼,见人卖炭时得速售,便生念言:「不如烧之作炭,可得速售。」即烧为炭。

诣市卖之,不得半车炭之价直。

世间愚人亦复如是,无量方便勤行精进仰求佛果,以其难得便生退心,不如发心求声闻果,速断生死作阿罗汉。

说此故事时,说到沉水香者,行脚前得音诚居士赠吾两小瓶沈香精油,常于行脚途中,沾上一滴涂于护法供养诸居士手腕之上,诸居士皆以为此香甚纯,常戏言不忍洗手者。世间诸香,莫过于戒香,经中有云:“木蜜及栴檀,优钵及诸香,亦诸种种香,戒香最为胜。”吾想起《佛说戒香经》:

如是我闻:

一时,佛在舍卫国祇树给孤独园,与大比丘众俱。尔时,尊者阿难来诣佛所,到已头面礼足,合掌恭敬而白佛言:「世尊!我有少疑欲当启问,唯愿世尊为我解说。我见世间有三种香,所谓根香、花香、子香,此三种香遍一切处,有风而闻,无风亦闻,其香云何?」

尔时,世尊告尊者阿难:「勿作是言,谓此三种之香,遍一切处有风而闻,无风亦闻。此三种香有风无风,遍一切处而非得闻。阿难!汝今欲闻普遍香者,应当谛听,为汝宣说。」

阿难白佛言:「世尊!我今乐闻,唯愿宣说。」

佛告阿难:「有风无风香遍十方者,世间若有近事男、近事女,持佛净戒行诸善法,谓不杀、不盗、不淫、不妄及不饮酒。是近事男、近事女,如是戒香遍闻十方,而彼十方咸皆称赞,而作是言:『于某城中有如是近事男女,持佛净戒行诸善法,谓不杀、不盗、不淫、不妄及不饮酒等。』具此戒法,是人获如是之香,有风无风遍闻十方,咸皆称赞而得爱敬。

尔时,世尊而说颂曰:

「世间所有诸花果,乃至沈檀龙麝香,

如是等香非遍闻,唯闻戒香遍一切。

旃檀欝金与苏合,优钵罗并摩隶花,

如是诸妙花香中,唯有戒香而最上。

所有世间沈檀等,其香微少非遍闻,

若人持佛净戒香,诸天普闻皆爱敬。

如是具足清净戒,乃至常行诸善法,

是人能解世间缚,所有诸魔常远离。」

尔时,尊者阿难及比丘众,闻佛语已,欢喜信受,礼佛而退。 

今日阴天云厚,行脚时吾拍得一云似鳖者,亦未太过留意。

行脚途中,经过一镇,路边有卖鱼处,吾即问彼鱼之价格,令行脚僧通知常州居士开车前来运鱼,并寻找放生点。

此时见一桶上有一只鳖,吾复想起,前面所拍之云者,与此鳖甚是相似。吾想起《六祖坛经》中的一段比喻经文:

师言:「大众!世人自色身是城,眼耳鼻舌是门,外有五门,内有意门。心是地,性是王。王居心地上,性在王在,性去王无。性在身心存,性去身坏。佛向性中作,莫向身外求。自性迷即是众生,自性觉即是佛。慈悲即是观音,喜舍名为势至,能净即释迦,平直即弥陀;人我是须弥,贪欲是海水,烦恼是波浪,毒害是恶龙,虚妄是鬼神,尘劳是鱼鳖。贪瞋是地狱,愚痴是畜生。善知识!常行十善,天堂便至。除人我,须弥倒;去贪欲,海水竭;烦恼无,波浪灭;毒害除,鱼龙绝。自心地上觉性,如来放大光明;外照六门清净,能破六欲诸天;自性内照,三毒即除;地狱等罪一时销灭,内外明彻不异西方。不作此修,如何到彼?」

吾等完成今天日计划里程后,正好是居士们选择的午斋点,前来慰问的各位与行脚团一同用斋后与大众告别。

吾等即驱车往放生点放生,今日放生处是在泯江边,正好是一小型造船厂的边上。举行简单的放生仪戒后,将鱼放生江中。时有居士叫言,这里有只龟。原来吾等举行仪式时,有一只龟不知何时自江中爬至岸边,听闻法音。

吾等即围观是龟,龟亦不怕人观,吾以净水洒其身上,将其复丢至岸边江水中,并对其言,若欲与僧相随,当爬上岸来。龟则使劲上爬,惜坡陡成直角,龟难以爬上。

即将龟移至另处,有坡但不甚陡,并以一树枝为界,离龟约一米,对其言,若爬过树枝者,同带彼同行,龟则于原处观望,一动不动。

既是如是,有居士将龟丢入江中,时龟复自江中爬至岸边。龟当于水中,自有活命法,吾等唯有离去。今日于空中拍得祥云有似乐山大佛及龟型者,吾分别作偈曰:

行脚放生泯江畔

龟伏江岸皈三宝

顺流朝礼乐山佛

僧祈有情舍六道

 

因缘巧合遇放生

三宝洪名今得闻

甘露净水润色身

解脱旁生无疑问

今日见是泯江边龟,吾想起《泥梨经》中的一段经文及《阿含经》中的经文来:

《泥梨经》:

佛言:「人在三恶道难得脱,譬如周匝八万四千里水,中有一盲龟,水上有一浮木有一孔,龟从水中百岁一跳出头,宁能值木孔中不?」

诸比丘言:「百千万岁尚恐不入也。所以者何?有时木在东、龟在西,有时木在西、龟出东,有时木在南、龟出北,有时木在北、龟出南,有时龟适出头,木为风所吹在陆地。」

「龟百岁一出头,尚有入孔中时;人在三恶道处,难得作人,过于是龟。何以故?三恶处人,皆无所知识亦无法令,亦不知善恶,亦不知父母,亦不知布施,更相噉食强行食弱。如此曹人,身未曾离于屠剥脓血疮,从苦入苦、从冥入冥,恶人所更如是。」

佛言:「譬如人有揜者初亡甚多,至亡妻子田宅,羸跣无所复有,尚复负余。财主大促责,以烟熏之、以火炙之。」佛言:「如是揜者,所亡尚为薄少,初亡甚多至亡妻子田宅,复负揜余钱,为人所熏炙,如是为一世贫,数之无几残岁。人心念恶、口言恶、身行恶,死后在三恶道中,过于是贫。在三恶道中无央数,正使从三恶道中得解脱,复于人中生,当于工匠,若野处贫乞匃家作子,若以手技自给,不能自饱满好衣。虽在是中作子,或时跛蹇聋盲不属逮人。若生于屠杀家,或生于卖牛羊屠鱼獦鸡狗,从恶道出,为是曹家作子,复作恶,死后当复还入恶道中。」

《阿含经》:

如是我闻:

一时,佛住拘睒弥国瞿师罗园。

尔时,世尊告诸比丘:「过去世时有河中草,有龟于中住止。时,有野干饥行觅食,遥见龟虫,疾来捉取。龟虫见来,即便藏六,野干守伺,兾出头足,欲取食之。久守,龟虫永不出头,亦不出足;野干饥乏,瞋恚而去。

「诸比丘!汝等今日亦复如是。知魔波旬常伺汝便,兾汝眼着于色、耳闻声、鼻嗅香、舌甞味、身觉触、意念法,欲令出生染着六境。是故,比丘!汝等今日常当执持眼律仪住,执持眼根律仪住,恶魔波旬不得其便,随出随缘;耳、鼻、舌、身、意亦复如是。于其六根若出若缘,不得其便,犹如龟虫,野干不得其便。」

尔时,世尊即说偈言:

「龟虫畏野干,藏六于壳内,

比丘善摄心,密藏诸觉想。

不依不怖彼,覆心勿言说。」

佛说此经已,诸比丘闻佛所说,欢喜奉行。

居士将龟丢入江中,吾忆起《阿含经》中同样丢龟入江之事者:

「昔者拘深国王名抑迦达,其国广大,人民炽盛,治国以正,不枉兆民。王有子二人,一男一女,男名须达,女名安阇难,执行清净,王甚重之。为作金池,二儿入池浴,池中有龟,龟名金,瞽一眼,亦于水戏,触二儿身,儿惊大呼!王则问其所以?云:『池中有物,触怖我等。』王怒曰:『池为儿设,何物处之而恐吾儿?』令施罛取之,鬼龙奇怪,趣使得之。罟师得龟,王曰:『当作何杀之?』群臣或言:『斩首。』或言:『生烧。』或言:『剉之作羹。』一臣曰:『斯杀不酷,唯以投大海中,斯所谓酷者也。』龟笑曰:『唯斯酷矣。』王使投之江中。

「龟得免,喜驰诣龙王所,自陈曰:『人王抑迦达有女,端正光华,天女为双。人王乃心区区,大王欲以女结为媛亲。』龙曰:『汝诚乎?』龟曰:『唯然。』为龟具设盛馔皆以宝器,龟曰:『早遣贤臣相寻,吾王欲得其决。』龙遣贤臣十六,从龟至人王城下壍中,龟曰:『汝等止此!吾往上闻。』龟遂遁迈不复来还。十六臣悁悒俱入城见王,王曰:『龙等来为?』对曰:『天王仁惠接臣等,王欲以贵女为吾王妃,故遣臣等来迎。』王怒曰:『岂有人王之女与蛇龙为偶乎?』龙对曰:『大王故遣神龟宣命,臣等不虚来。』王不许之。诸龙变化,令宫中众物皆为龙,耀遶王前后。王惧叫呼!群臣惊愕,皆诣殿下质问所以。王具说其状,众臣佥曰:『岂可以一女之故,而亡国乎?』

「王及群臣临水送女,遂为龙妃,生男女二人。男名盘达,龙王死,男袭位为王。欲舍世荣之秽,学高行之志,其妻有万数,皆寻从之,逃避幽隐犹不免焉。登陆地于私梨树下,隐形变为蛇身盘屈而卧。夜则有灯火之明,在彼树下数十枚矣,日日雨若干种华,色曜香美非世所覩。

「国人有能厌龙者,名陂图,入山求龙欲以行乞,覩牧牛儿问其有无。儿曰:『吾见一蛇,盘屈而卧于斯树下,夜树上有数十灯火,光明耀晔,华下若雪,色耀香美其为难喻,吾以身附之,亦无贼害之心。』术士曰:『善哉!获吾愿矣。』则以毒药涂龙牙齿,牙齿皆落,以杖捶之,皮伤骨折。术士自首至尾以手捋之,其痛无量,亦无怨心,自咎宿行不杇乃致斯祸,誓愿曰:『令吾得佛,拯济群生都使安隐,莫如我今也。』

「术士取龙着小箧中,荷负以行乞匃。每所至国,輙令龙舞,诸国群臣兆民靡不惧之。术士曰:『乞金银各千斤,奴婢各千人,象马牛车众畜事各千数。』每至诸国,所获皆然。转入龙王祖父之国,其母及龙兄弟,皆于陆地求之,化为飞鸟依偟王宫。术士至,龙王化为五头,适欲出舞而见其母兄妹,羞鄙逆缩不复出舞。术士呼之五六,龙遂顿伏。母复为人形,与王相见,陈其本末。王及臣民莫不兴哀,王欲杀术士,龙请之曰:『吾宿行所种,今当受报,无宜杀之以益后怨,从其所求以施与之。弘慈如斯,佛道可得也。』王即以异国为例,具其所好悉以赐之。

「术士得斯重宝,喜以出国,于他国界逢贼,身见?醢,财物索尽。龙母子与王诀别:『若大王念我呼名,吾则来,无憔悴矣。』王逮臣民临渚送之,一国哀恸靡不躃踊者也。」

佛告诸比丘:「盘达龙王者,吾身是也。抑迦达国王者,阿难是也。母者,今吾母是也。男弟者,鹙鹭子是也。女妹者,青莲华除馑女是也。时,酷龙人者,调达是也。菩萨弘慈度无极行忍辱如是。」


朝山行脚·峨嵋第九十一日视频


《朝山行脚·峨嵋——题行脚第九十二日》偈云:

行脚泯江放鱼生 说法有龟听法音

不随僧行往闹市 愿在眉山苦修行




想阅读更多文章

请长按以下二维码


长按识别二维码,关注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