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山行脚·峨眉》第六十三天

慧炬常明2018-10-10 14:06:56


《朝山行脚·峨眉》第六十三天

2017年4月30日

今日自350国道32里程碑处转入014乡道,再上404省道至49里程碑处,行脚里程27公里

晨起行脚,至起香点时天已亮,行脚路为乡道,初为水泥路,行脚一半时,路为石子路,凹凸不平,低洼处昨夜下雨后积水还在,使行脚速度明显慢了下来。

山中乡道清晨幽静,鸟声不绝于耳,路上偶尔有摩托车驶过,远处炊烟冉冉,路边种植黄莲用松枝搭成的大棚成片成片的排在山脚下,蜿蜒乡道一直延伸至远处山脚下,整个构成一幅幅美丽的画卷。

日出之时,红霞满天,光亮将山峰轮廓勾勒得更加明显。行脚至山顶时,好不壮美的景象呈现在眼前……

行脚途中,见处处农忙,已是播种的季节,看到田里的插秧。想到《定应大师布袋和尚传》中的偈语:

师受田家斋,问道。

答曰:牛揑青苗种福田,低头便见水中天,六根清净方成稻,退步原来是向前。

师于大桥上夜坐。忽有强人窥探。

师曰:贫道无财,君亦无妄。何贪财利,自蔽妙明。历劫生来,被贪所悞。枉受轮回,汝何不省。暗怀攘窃,无端造罪。何不反思自心,未遇境缘。贪无所起,则知一念不生是汝真性,即汝安身立命之处。立刻究明无生之旨,已是蹉过若干好时节矣。

偈曰:由贪沦堕世波中,舍却贪嗔礼大雄,直截凡情无所得,圆明寂照汝心宗。

师出街衢,见市人挤挤。叹曰:奔南走北欲何为,日岁光阴顷刻衰。自性灵知须急悟,莫教平地陷风雷。又曰:趣利求名空自忙,利名二字陷人坑,疾须返照娘生面,一片灵心是觉王。

乡人问师,何常持布袋?

答曰:包纳乾坤。

曰:意趣若何?

师答以偈:圆觉灵明超太虗,目前万物不差殊,十方法界都包盡,惟有真如也太迂。

行脚途中,见一片竹林,李骏居士问行脚僧言,可知道竹子根到处串长,如何解决?有行脚僧言,将根暂断,使之不再延伸。李居士告言,在不愿其生长处种芝麻,可使竹根不再生长,言芝麻有烂根作用。

李居士复问,如何分别竹之公母,行脚僧皆不知。李居士言,竹笋出后初出叶时,若顶部出两叶者为母,出一叶者为公。有行脚僧言,若不是竹笋时所见,长成竹后,当如何分别。李居士没有回答如何分别者。

吾亦第一次听闻者,未知确切否。亦算行脚路上一新的见闻罢……

上午行脚在乡道上,因后半段路凹凸不平,护法大车无法随行,盛雷安、黄捷静居士开的越野车,在车上为行脚团带了水果、点心,于半路上在行脚团休息时供养大家。盛居士女儿钰珽在行脚团休息时,还打了一段太极拳让行脚僧们解乏。

今天行脚途中休息时,依然见路边池塘一群鸭子,竟然去追赶,弄得全身是湿的,这一过程被项友亮居士拍了下来。吾知后,故作大声呵之,令彼蹲于地上,彼蹲地上后,全身发抖,似乎知在训其所作者。

今天金刚打过防疫针后,被自宜昌带至恩施,护法开车至恩施接到利川。当它与依然见面时,互相握手的一瞬被洪涛先生抓拍了下来。金刚见到我时,用头在摩擦我的鞋子,象是在顶礼招呼一样。金刚、依然两个互相嬉闹,金刚有意挑逗依然,依然还是大点,有意让着金刚。一旦闹不过,金刚则四脚朝天躺在地上,有点“无赖”的样子,两个嬉闹给今天的晚餐带来了无限的乐趣。

晚上,有小孩带依然去驻地外溜着玩,路上竟将依然给溜丢了,他们已离驻地两公里多,他们以为依然真的丢了,找了一个多小时。后来,依然竟自己回到了行脚僧的房间,也不知电梯是如何上的,应当是随客人开电梯时上来的。晚上他们再次谈到这件事时,大家都饶有兴趣地细说着依然走丢的经过和不知如何回来的事实……

罗雅芬居士全家、蔡丽惠居士、孔宪峤居士来利川看望供养行脚团。龚居士等居士与行脚团一同体验行脚,并准备水果、点心等供养行脚僧们。

行脚途中,有一位辽宁的纪文涛先生,今天三十一岁。随行行脚团行脚一段路程,用自拍杆要求与我拍张照片留念。纪先生说自已自辽宁徒步欲往西藏。昨天,李骏居士在前探路时遇见,言纪先生知吾等行脚峨眉,故今天下午与行脚团一同行脚。

休息时,有居士问纪先生,一人行在旅途之中,孤单不孤单?纪先生言开始时,是有孤单的感觉,后来就好了。

晚餐时,有居士言,纪先生每天实况转播其徒步的情况,有许多人关注其行程,每到一处有人义务接应者。

纪先生亦言,其徒步没有一个专门的目的,就是出来走走。每个人有各自心中的目标、方向与目的,无论是什么,一个人徒步几千公里,还是值得赞叹的。能在身体毅力、耐力以及精力的磨练中精神得到升华……

此次行脚菜花一路随行,一路上油菜花象是永不凋谢的花一样,伴随行脚僧们在路边。行脚在山中,由于气候关系,路边的树才开始抽芽,油菜有一些才开始抽,见路边有人在收割菜台装车,便买了几斤,晚上回驻地炒着吃,味道很鲜美。按时下季节,在东部地区早已没有了。

昨天与今天,中国佛学院的光升同学,利用“五一”假期来利川与行脚团一同体验行脚。

行脚途中,一老妇见行脚僧经过,客气地招呼坐下休息一下。吾等没有坐,站了一会儿,有两个小孩拿饭碗在吃饭,吾同一小孩言,我饿了,给我吃一口。小孩胆怯地躲到大人身后。行脚僧们拿出一罐饼干点心给吾送于小孩结缘。吾给另一小孩一罐,并对其言,我饿了,想吃一口饭,那小孩即用勺子将碗中的饭挑起欲给吾吃。小孩的这一举动,让吾想起《六度集经》中小儿的故事:

昔有比丘,精进守法,少持禁戒,初不毁犯,常守梵行,在精舍止。所可讽诵是般若波罗蜜,说经声妙无能及者,其有闻此比丘音声,莫不欢喜。有一小儿厥年七岁,城外牧牛,遥闻比丘诵说经声,即寻音往诣精舍中,礼比丘已却坐一面,听其经言,时说色本,闻之即解,儿大欢喜。经句绝已,便问比丘。比丘应答,不可儿意。是时小儿反为解说,其义甚妙,昔所希闻。比丘闻之,欢喜甚悦,怪此小儿乃有智慧,非是凡人。时,儿即去,还至牛所,所牧牛犊散走入山,儿寻其迹追逐求索。尔时,值虎害此小儿,小儿命终,魂神即转,生长者家,第一夫人作子。

夫人怀妊,口便能说般若波罗蜜,从朝至暮初不懈息。其长者家,素不知法,恠此夫人口为妄语,谓呼鬼病,下问谴祟,无所不至,无能知者。长者甚愁,不知夫人那得此病,家中内外皆悉忧惶。是时比丘入城分卫诣长者门,遥闻经声心甚喜悦,住门有顷。主人偶出,见此比丘亦不作礼,比丘怪之:『此贤者家内说经声妙乃尔乎!今此长者不与我语。』即问长者:『内中谁有说深经者,音声微妙乃如是耶!』长者报言:『我内中妇闻得鬼病,昼夜妄语,口初不息。』比丘尔乃知长者家为不解法,比丘报言:『此非鬼病,但说尊经佛之大道,愿得入内与共相见。』长者言:『善!』即将比丘入至妇所。妇见比丘即为作礼,比丘呪愿言:『得佛疾。』便与比丘相难说经法,反复披解,比丘甚喜。长者问言:『此何等病?』比丘报言:『无有病也,但说深经甚有义理,疑此夫人所怀妊儿,是佛弟子。』长者意解,即留比丘与作饮食。饮食毕讫,比丘便退精舍,展转相谓:『有一长者夫人怀妊,甚可奇怪,口诵尊经,所说如流,其音妙好,解释经理甚深。』

后日长者复请比丘,普及众僧悉令诣舍,办饮餐具。时至,皆到坐定,行水饮食已,呪愿达嚫。时,夫人出礼众比丘,却坐一面,复为比丘快说经法,诸有疑难不能及者,尽为比丘具足解说,众僧踊跃欢喜而退。日月满足,夫人在产,㝃娠得男,又无恶露。其儿适生,叉手长跪,诵般若波罗蜜。夫人产已,还如本时无所复知,如梦寤已了无所识。长者即复呼众僧。比丘都集,往覩小儿,说经故事,初无踬碍。是时众僧各各一心观此小儿本,皆不能知。长者问言:『此为何等?』比丘答曰:『真佛弟子,慎莫惊疑,好养护之。此儿后大当为一切众人作师,吾等悉当从其启受。』

时儿长大至年七岁,悉知微妙,道俗皆备,与众超绝,智度无极。诸比丘等皆从受学,经中误脱有所短少,皆为删定,足其所乏。儿每入出有所至止,輙开化人使发大乘;长者家室内外大小五百人众,皆从儿学,发摩诃衍意,悉行佛事。儿所教授城郭市里,所开发者八万四千人,皆发无上正真道意,弟子乘者五百人,诸比丘闻儿所说本漏意解,志求大乘者皆得法眼净。

佛告阿难:是时小儿者,吾身是也。时比丘者,迦叶佛是也。如是,阿难!我往昔时,一从比丘闻摩诃衍品,赞善开解,心意欢喜不转,精进不忘,深识宿命,自致无上平等正觉。一闻之德乃尚如是,何况终日遵修道者?菩萨锐志度无极精进如是。



《朝山行脚·峨嵋——题行脚第六十三日》偈云:

行脚小道脚高低 妄念脑海念有无

上山须下寻路径 有生必死断八苦




想阅读更多文章

请长按以下二维码


长按识别二维码,关注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