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山行脚·峨眉》第九十一天

慧炬常明2018-11-08 14:55:43



《朝山行脚·峨眉》第九十一天

2017年5月28日

今日自305省道180-195里程碑,行脚里程15公里。

晨起行脚,至起香点时,天已亮,行脚因里程不似以前那多,故行脚速度也略慢了下来。行脚团经过之处,沿途的人都拿出手机拍照,都在观看目送行脚团离去,还不时有人问,是去峨眉山吗……

行脚本当在二十七日完成,因故未能按时抵山,甚感计划不周,有待总结。

昨日深夜吾在写日记时,房剑森部长发来了给行脚团的慰问信:

尊敬的慧明法师及全体行脚法师:

静安寺行脚僧团自2月27日以来,至今为止已连续行脚三个月,行程超过2000公里,谱写了新时代的“新西游记”,上海四众弟子欢喜赞叹。我谨代表市委统战部、市民族宗教委,向您并通过您向行脚法师、上海佛教界和信教群众表示亲切的慰问和良好的祝愿!

在佛教数千年的历史上,行脚有着悠久的传统,僧人们通过行脚的形式,拜山朝圣、磨砺意志、摄受身心、证悟所惑,践行着各自诚挚的信仰。慧明法师带领静安寺行脚僧团,发愿千里朝拜峨眉山,一路上注重持戒、学修并重,积极引导随行信众正确修行,展示了上海佛教界加强道风建设所取得的良好成绩。对此,我向你们表示热烈的祝贺!

三个月来,全国“两会”成功召开,习近平总书记对上海提出了四个“新作为”的要求,希望上海继续当好改革开放排头兵、创新发展先行者;中共上海市第11次党代会选出了新一届市委领导,明确了今后五年上海的奋斗目标,提出了“令人向往的卓越的全球城市”的愿景和“城市是有温度的”、“群众的幸福感跑赢经济增长的速度”等口号。这些目标的实现需要包括宗教界在内的全体上海人民的共同努力,中国好、上海好,上海的宗教界才会好!

希望你们认真学习习近平总书记在全国宗教工作会议上的讲话精神,继续发扬上海佛教界爱国爱教、以戒为师的优良传统和清净庄严、朴素节俭的良好作风,按照总书记关于宗教界代表人士“政治上靠得住、宗教上有造诣、品德上能服众、关键时刻起作用”的要求,诚意正心、修身养性,始终把教风建设和人才建设放在佛教发展的突出地位,积极引导佛教界和信教群众与社会主义社会相适应。

各位法师,千里之行即将结束,峨眉金顶举目在望。祝各位法师一路平安、六时吉祥,福慧双修、法喜圆满!祝愿上海佛教界在建设人间佛教的修行道路上不忘初心、继续前进,内圣外王、泽被社会!期待着你们早日凯旋,我在上海等待你们!

房剑森

2017年5月27日

今天上午,吾即将慰问信发在行脚团的群中,向行脚僧们转达了房部长的慰问鼓励,行脚僧们一致表示,这是党和政府对行脚团一行的鼓励和肯定,感谢房部长的慰问信,使行脚大众感动万分,感谢党和政府对我们的关怀与支持!感谢房部长的关心与爱护!我们一定牢记“不忘初心,继续前进,内圣外王、泽被社会”之嘱托,以出家人的本分,坚持爱国爱教,以戒为师,依教奉行“庄严国土,利乐有情”的佛陀教导,积极引导佛教界和信教群众与社会主义社会相适应,发挥佛教济世利人的本怀,服务于和谐社会作贡献。

上午,徐汇区委统战部副部长、区民宗办主任卢蕴玉、徐汇区民宗办赵顺新科长、龙华寺寺务办公室主任顾小芳、龙华寺监院慧真法师、龙华寺知客觉明法师、徐汇区宁国禅寺知客继开法师、衣钵妙欣法师等七人至行脚途中慰问行脚团,并与行脚团一同体验行脚。

上午,昨日来慰问供养行脚团的浦东新区佛协的各位法师、居士在大熙会长带领下,至行脚途中与行脚团一同体验行脚,在路边共进午斋后,与行脚团告别。

上午,居士们往镇上买鱼放生,运至午斋处,附近有河甚宽,举行简单的放生仪式后,将鱼放生河中。

放生时,周边居民前来观看,一位六十岁的人言,活了六十年了,第一次看到买鱼再放入河中去放生的。还有人言,这么多鱼买来放入河中放生可惜了。常州居士们即与彼等说放生功德的好处,彼等亦随喜赞叹者……

晚上,去买鱼的居士告知,卖鱼的摊主知道是放生的,还愿意按鱼价少收五十元钱,有小摊主老太在卖鱼,居士们买下时,都不要他们找零了,那些小摊主们很高兴,闻言放生,也非常赞叹。

行脚途中,见天空祥云似普贤骑象之形,吾作偈曰:

峨眉在望中 行脚将圆满

心中忧依然 意坚若金刚

世间诸无常 依教勤奉行

烦恼平常心 业障自承当

因果明明是 因缘处处逢

因地念念止 因行果果证

示作云烟相 执着妄生想

空华镜水月 本性空空相

行脚途中,复见祥云似猴骑大象之上者,吾作偈曰:

封猴拜相凡夫乐

过眼云烟世间苦

常乐我净世尊说

涅槃寂静证真如

行脚途中,见一老汉,背篓中背着一只旧的饮水机,吃力地前行,吾走至其身边时,老汉与吾对视一笑,吾问彼年岁,已八十岁矣,吾愍彼辛苦,与彼结缘。

早餐时,选择在路边一户居民家,居士们忙碌着给行脚僧们准备早餐,一位老太在观望居士们忙碌早餐的情况,吾即问彼年岁,九十二岁矣,众皆谓一点也看不出这么大的年岁。吾与彼结缘,祝其吉祥。

行脚以来,各方关心,居士护法,善信供养,“豪华行脚”似乎已成些许烦恼,然转念思之,凡世间若无点滴烦恼者,唯佛能如是。吾等既在凡夫位上,若无点滴烦恼事者,吾等仍欲修行行脚何为?

修行之忧者,不在世相烦恼,而在其心执着于世相烦恼,佛性人人具之,烦恼亦人人具之,知具佛性,仍执烦恼,愚者所为。知烦恼人人具之,佛性亦人人具之,知本具佛性,于世间诸烦恼处,平常心待之,不急烦恼之不除,而信烦恼定可除,依教法行持,智者之所为也。世间无常,当求解脱,吾想起《佛说解忧经》:

稽首归依正等觉,能度无边大苦海。

恒以甘露润群生,令得涅盘我顶礼。

稽首归依正法藏,能止无边苦恼因,

显示过失利众生,令获寂静我顶礼。

稽首归依大苾刍,能与世间为福聚,

发行勤修安乐因,善断轮回我顶礼。

爱别离最苦,忧火镇烧然,

若欲自安心,端居作观想。

譬如群鸟兽,暂聚各分飞,

生死人亦然,云何怀忧苦?

只自一有死,众人皆长生,

别离痛不任,亲姻须啼泣。

三界大轮回,无有免斯者,

平等受无常,云何怀忧苦?

若人生贪爱,孰知贪火烧,

如彼牦牛身,爱尾遭人杀。

世人多迷醉,欲逃崄恶道,

设尽方便心,不能免离苦。

如彼野麞鹿,常被师子逐,

究竟不能逃,云何怀忧苦?

大地及天上,三界与四生,

未曾得见闻,不受无常者。

亦如山野火,焚烧草木时,

不择花果林,俱时成灰烬。

愚痴诸众生,颠倒生妄想,

身系无常绳,无人能可解。

色界梵世中,禅味为安乐,

亦如树临河,不久风水坏。

百亿转轮王,千万天帝释,

念念即无常,如风吹灯焰。

过去大神仙,五通心自在,

往复腾空行,犹被无常取。

金刚坚固身,尚自示寂灭,

凡识如芭蕉,云何欲久住?

大地妙高山,及以四大海,

劫坏亦归空,何况众生趣!

龙居深海里,眷属常围绕,

金翅鸟能食,别离苦亦尔。

或人往他界,欲避于无常,

如入摩竭鱼,口中求安隐。

如是欲色界,及彼非非想,

未有于一物,不被无常吞。

唯有正等觉,是真依仗处,

信受汝谛听,能解诸忧恼。

如是我闻:

一时佛在舍卫国祇树给孤独园。

尔时世尊告苾刍言:「众生无数,轮回无边,如蚁循环,无有穷尽。众生贪爱,无明障闭,如陷泥中,而不能出。过去有情,轮回往复,数不能知。苾刍!所有大地之土都聚一处,和为泥丸,大小如豆,数彼众生无始劫来所生父母子孙,每一人下一泥丸,如是泥丸下尽,父母子孙数不能尽。苾刍!如是无边轮回众生,贪爱无明,颠倒陷爱欲泥中,生死轮回,不知其数,是故令汝学断轮回。」

佛言:「苾刍!如是补特伽罗轮回众生以骨作聚,如妙高山,不坏不烂。如是无学声闻,证四圣谛,了知此苦,真实为苦、苦灭,证苦圣谛。彼补特伽罗见此尸骨不知是苦,亦不能灭三界烦恼。若灭三界烦恼,证须陀洹不空法,决定得菩提。由于七生天、人之中,作断轮回,除灭烦恼。七生满已,圣谛现前,正见智慧,灭尽余惑,到涅盘寂静,彼补特伽罗方得解脱轮回之苦!」

佛言:「苾刍!如人眷属,互相爱乐。以贪爱故,广造诸业,生死轮回。譬如野象陷泥坑中,无有出期。又彼眷属,如恒河沙,父母养育,皆如亲子。至后世中,随其报应,各各不同——或为仆从,或为冤家,互相瞋恨,欺辱打骂;或为傍类,互相食噉,或被杀害——如是种种,诸趣轮回,如七仙众,或聚或散;亦如天雨,生其水沤,或生或灭。如是众生,愚痴大力,迷惑颠倒,不了轮回;于其眷属,妄生乐想,造种种业,未有须臾得清净住。

「又彼有情,无始轮回,入地狱中,所饮铜汁,过大海水;如彼猪狗,食不净物,如妙高山。又彼有情,生死别离,爱恋泣泪,亦如海水。又彼有情,更相杀害,积聚彼头,过梵天界,虫食脓血,亦如海水。又饿鬼趣,以宿悭贪,受饥渴苦,如遇饮食即成烟焰。鬼报满已,设生人中,贫穷饥困,种种苦恼,说不能尽。

「又彼有情,以修福善,生忉利天等境界殊胜,恒受快乐;贪爱炽盛,如火烧干草,报寿尽时,即堕恶趣。譬如飞禽折其两翼,剎那落地,受种种苦。是故汝等,学断轮回,速求解脱。」

佛言:「苾刍!譬如江河、大地、日月、星辰、须弥卢山及诸聚落世界,未坏而得久住,常在世间。今此经典亦复如是,世界未坏,法亦久住。于意云何?为与一切有情止息轮回故。」

苾刍闻已,信受奉行。

行脚途中,见诸生产陶缸陶器厂家,吾想起《百喻经》一故事:

譬如二人至陶师所,观其蹋轮而作瓦瓶,看无厌足。一人舍去,往至大会极得美膳又获珍宝;一人观瓶而作是言:「待我看讫。」如是渐冉乃至日没,观瓶不已失于衣食。愚人亦尔,修理家务不觉非常。

今日营此事,明日造彼业,

诸佛大龙出,雷音遍世间,

法雨无障碍,缘事故不闻。

不知死卒至,失此诸佛会,

不得法珍宝,常处恶道穷。

背弃放正法,彼观缘事瓶,

终常无竟已,是故失法利,

永无解脱时。

吾复想起《遮罗国王经》中之故事:

昔者,遮罗国王嫡后无嗣,王甚悼焉,命曰:『尔归女宗,以求有嗣之术,还吾不尤也。』后泣辞退,誓命自捐,投陨山险,遂之林薮。

天帝释感曰:『斯王元后,故世吾姉也,今以无嗣捐躯山险。』

怆然愍之,忽尔降焉,以器盛果授之曰:『姉,尔吞斯果,必有圣嗣,将为世雄。若王有疑,以器示之。斯天王神器,明证之上者。』

后仰天吞果,忽然不覩天帝所之。应则身重,还宫覩王,具以诚闻。

时满生男,厥状甚陋,覩世希有。年在龆齓,聪明博畅,智策无俦,力能躃象,走攫飞鹰,舒声响震若师子吼,名流遐迩,八方咨嗟。

王为纳邻国之女,厥名月光,端正妍雅,世好备足。

次有七弟,又亦姝好。后惧月光,恶太子状。

讹曰:『吾国旧仪,家室无白日相见,礼之重也。妃无失仪矣。』

对曰:『敬诺,不敢替尊教。』自斯之后,太子出入未甞别色,深惟:『本国与七国为敌,力诤无宁,兆民呼嗟!吾将权而安之。』

心自惟曰:『吾体至陋,妃覩必迈,迈则天下康、兆民休矣。』欣而启后欲一覩妃观厥仪容。

后曰:『尔状丑矣。妃容华艳,厥齐天女;觉即舍迈,尔终为鳏矣。』

太子重辞,后愍之,即顺其愿。将妃观马,太子佯为牧人。

妃覩之曰:『牧人丑乎?』

后曰:『斯先王牧夫矣。』

后将观象,妃又覩焉,疑之曰:『吾之所游輙覩斯人,将是太子乎?』

妃曰:『愿见太子之光容。』

后即权之,令其兄弟出游行国,太子官僚翼从侍卫。后妃观之,厥心微喜。后又入苑,太子登树,以果掷背,妃曰:『斯是太子定矣。』夜伺其眠,默以火照,覩其姿状,惧而奔归。

后忿曰:『焉使妃还乎?』

对曰:『妃迈天下泰平之基,民终宁其亲矣。』拜辞寻之。

至妃国,佯为陶家,赁作瓦器,器妙绝国。陶主覩妙,赍以献王。王获器喜,以赐小女,传现诸姉。月光知婿之所为,投地坏焉。

又入城赁染众彩,结其一疋为众奇巧,杂伎充满覩世希见。染家欣异,又以献王。王重悦之,以示八女。月光识焉,捐而不覩。

又为大臣赁养马,马肥又调,曰:『尔悉有何伎乎?』

对曰:『太官众味余其备矣。』臣令为馔以献大王。

王曰:『孰为斯食?』臣如实对。王命为太官,监典诸肴膳。以羹入内供王八女,欲致权道佯覆沃身,诸女惊惧,月光不眄。

天帝释喜叹曰:『菩萨忧济众生乃至于兹乎?吾将权而助之焉。』

挑七敌国使会女都,尔乃兆民元祸息矣。化为月光父王手书,以月光妻之。

七国兴礼造国亲迎,俱会相劳:『翔兹何为?』各云:『娉娶女名月光。』讼之纷纷,各出手书,厥怨齐声:『当灭尔嗣,其为不忒。』遣使还书,佥然诘曰:『以尔一女弄吾七国,怨齐兵盛,尔国丧在乎今矣。』

父王惧曰:『斯祸弘矣。将宿行所招乎?』

谓月光曰:『尔为人妃,若婿明愚吉凶好丑,厥由宿命,孰能禳之?而不贞一尽孝奉尊。薄婿还国,祸至于兹。吾今当七分尔尸以谢七王耳。』

月光泣曰:『愿假吾命漏刻之期,募求智士,必有能却七国之患者也。』

王即募曰:『孰能禳斯祸者,妻以月光,育以原福。』

太子曰:『疾作高观,吾其禳之。』观成,太子权病躇步倒地:『须月光荷负,尔乃却敌矣。』月光惶灼惧见屠戮,扶胳登观,仅能立焉。

太子高声谓七国王,厥音远震若师子吼,喻以佛教:『为天牧民当以仁道,而今兴怒,怒盛即祸着。祸着即身丧。夫丧身失国,其由名色乎?』七国师雄靡不尸跄者,斯须而稣,欲旋本土。

「太子启王:『婚姻之道,莫若诸王矣。何不以七女嫡彼七王。子婿蕃屏,王元康矣!臣民休矣!亲获养矣!』

王曰:『善哉!斯乐大矣!』遂命七王以女妻之。八婿礼丰,君民欣欣。于斯王逮臣民,始知太子,月光之旧婿,即选良辅武士翼从,各令还国。九国和宁,兆民抃舞,佥然赞叹曰:『天降吾父!夫圣人权术非凡所照。』德聚功成,尔乃炅然无复讥谤。

还国有年,大王崩殂,太子代位。太赦众罪,以五戒六度、八斋十善,教化兆民。灾?都息,国丰众安,大化流行,皆奉三尊,德盛福归,众病消灭,颜影韑韑,踰彼桃华。

所以然者?菩萨宿命室家俱耕,令妻取食,望覩妻还,与一辟支佛俱,行隐山岸,久久而不至。

疑心生焉,兴忿执锄,欲往捶之。至见其妻,以所食分,供养沙门,退叉手立。沙门食竟,抛钵虚空,光明暐晔,飞行而退。

婿心悔愧,念妻有德乃致斯尊,吾有重愚将受其殃。

即谓妻曰:『尔供养福,吾当共之。余饭俱食,尔无訧也。』至其命终,各生王家。妻有淳慈之惠,生而端正;婿先恚而后慈,故初丑而后好也。

佛告诸比丘:「夫人作行,先惠而后夺,后世初生豪富,长即贫困;初夺后惠,后世受之,先贫贱而后长富贵。太子者,是我身也。妻者,俱夷是。父王者,白净王是。母者,吾母舍妙是。天帝释者,弥勒是。开士世世忧念众生拯济涂炭。菩萨普智度无极行明施如是。」

 是知,婿心疑妄之念,故受丑陋之报,彼若不悔愧者,恐生在地狱出离无期矣。是故,凡起心动念当慎之诫之矣……

《朝山行脚·峨嵋——题行脚第九十一日》偈云:

黑白相随表无常 净染相杂念出离

世法益众难究竟 佛道利世大慈悲




想阅读更多文章

请长按以下二维码


长按识别二维码,关注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