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票号:文化产业区块链技术的应用

言之有范2018-05-26 10:57:22

“区块链”被誉为将颠覆互联网的新兴技术。区块链技术最早在数字货币领域广泛应用,迄今已延伸到各个产业,文化产业领域也不例外。文化产业巨头们纷纷建立区块链技术研发团队,在文化内容生产、文化创新及文化消费等环节应用去中心化的信任机制,从而提升文化资本的周转效率。文化票号的出现将区块链技术首次应用于文化产业的场景之中,凭借区块链技术完成了文化产业全产业链的组合。区块链技术的本质是什么?文化票号是如何在文化产业中应用区块链技术的?文化产业能否通过区块链技术的植入实现转型升级?


一、共享互信的区块链技术


区块链技术对于大多数技术小白来说是一个极其陌生的词汇,然而自2008年这一技术概念出现以来,无论在科技界还是金融界等诸多领域,围绕它的讨论就从未停歇。简言之,区块链就是一个去中心化的信任机制。区块链技术所要创造的是一个能够在没有权威中介机构统筹下凝聚信任与共识,实现信息与价值自由交换的平台。该技术最早应用于金融领域,如著名的虚拟货币“比特币”就是以区块链技术作为底层技术实现了无第三方担保的信用交易,这种分布式账本技术具有确保数据安全可靠、交易高效便捷及低成本灵活运作等独特优势,在包括文化产业在内的各行各业都大有可为。



狭义上的区块链技术即是将数据分区块储存,数据一经录入便不可篡改,各区块内容之间可以通过识别码进行查找和追溯,从而形成一个历时性的链状结构。而广义上的区块链技术已不仅仅局限于此,而是融汇吸收了分布式架构、块链式数据验证与存储、点对点网络协议、共识算法等多类技术,并与物联网、人工智能等前沿科技相结合的综合性技术方案。区块链技术的广泛应用充分发挥了群体智慧,让个体参与成为构建组织治理体系的单元。基于这种信任,人与人之间达成了某种智能合约,在去政治化的精神框架下摆脱活动的无序性,从而运用技术的力量推动产业的变革。

 

二、文化票号的平台优势


为了实现文化产业的转型升级与变革创新,文化产业与区块链技术的“联姻”也开始逐步推进。由于区块链技术具有的记录不可逆、信息无法篡改、价值无人可控且交易公开透明等特点,其在文化要素市场及文化资本流通中率先得到应用。在区块链技术的支持下,文化票号应运而生。文化票号是文化消费的兑换使用凭证,它可以直接抵用或兑换文化商品或文化产品,是集文化演出、文化旅游、景点、票务等综合一体的数字化文化资本形态。文化票号促进了文化要素市场交换关系的公开透明,建立起以网络节点刺激为中心的信任机制,对完整的业务进行全方位无死角的记录,并对记录开展必要的追溯与监管,进而解决信息不对称的弊端,减少信息传递的中间环节,达到文化过剩产品去库存的目的。



文化票号充分挖掘了区块链技术的核心内涵,顺应了文化产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大趋势,完成了各利益相关方信息的无缝对接,在确保文化资产真实性与合规性的同时实现了资产的数字化交易与价值的信任转移。文化票号的实时转让与清算功能极大的提高了文化资本交易的效率,降低了文化资本市场的准入门槛,最大程度的减少了文化资本的价值流失,对于知识产权的保护与开发、文化与金融的融合、文化产业的全产业链构建等方面工作的推进意义重大。



文化资产数字化、数字证券化与证券现金化的过程是文化票号所要达成的阶段性目标。它将彻底改变文化产业的市场格局,削弱单中心控制下的寻租风险,让大众以更低成本享受到更加优质的文化产品和服务。区块链技术对文化价值链的优化将文化的供给与需求通过文化票号的形式连接在一起,淘汰了过剩落后的文化产能。文化票号不仅构建了B2C的双赢模式,也为文化资产的保值增值与文化要素交易的提质增效保驾护航。

 

  三、文化产业区块链技术的反思


正向激励


基于智能合约的信用交易平台拓宽了无形资产流动的广度和深度,并利用技术手段制约人性的弱点,以期达到文化治理体系与治理能力现代化的改革要求。去中心化的网络交易注册形式为当今文化产业的管理提供了新思路。区块链技术能精确地记录文化产品的原始所有权归属,并精确描述所有涉及该产品的后续交易情况。这种既面向小微文创项目,又囊括更加实质性的原创文化作品的复合式管理系统逐渐成型。这一系统为文化作品赋予了一种持久稳固的属性,成为文化作品商业化运营的组织保证。



区块链技术在记录信息与分享信息的过程中将信用危机带来的负面影响降到了最低,节约了大量交易成本,为探索构建文化产业价值流通的自治体系做出了杰出贡献。作为破坏型创新技术,区块链对传统文化产业有着颠覆性作用。正因为文化产业拥有轻资产及高附加值等先天特征,区块链技术的渗透将产生更大的涟漪效应,进一步驱逐劣币,拓展文化产业优质增量。区块链技术会引领文化产业的全领域细分,打通文化产品的创作分工、作品授权、传播激励以及业务流通的各个环节,做到全行业的精细分工与协作,实现全民参与,让每个参与主体能够依托自己的专业能力为文化生产与价值运营付出力量。


反向思考


数字化的文化资本形态抽离了原始文化的独特性,成为可以量化计算的一般智能符码。区块链技术建构下的赛博文化空间让文化产业的发展高度依赖数字化的管理范式,这种数字抽象的中介方式会逐渐剥夺人与物乃至人与人之间互动的生命主体性,导致数字异化的产生。人类的文化生产活动一旦被数字化的中介所支配,数字资本主义就会向生命政治治理迈进,完成对文化生产的格式化与形式化。


数字拜物教是超越实体的深度削平,在人类脑力劳动对象化的过程中掩盖真实的交换关系,抹去杂多的文化内涵,为数字化的模型处理服务,主动接受数字的拷问。因此,为避免区块链技术在文化产业领域的应用成为一种纯粹的资本狂欢和数字侵蚀的序章,我们应该对区块链技术在数字化时代的异化批判做更加系统和深入的研究。

 

参考来源:

网易新闻,《文化票号+区块链的新组合是如何玩儿转文旅产业的》

蓝江,《数字异化与一般数据:数字资本主义批判序曲》


后台编辑:关卓伦

校对:高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