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怀瑾老师讲述:修持障碍总的调治法

禅修前之准备2018-10-27 14:55:10

“总调治者,无论何障,观照自性自清修法,则极清明修乐明无念之境。观修过失,其体无余出现。”总对治的方法就是放下、观察。不管你修什么方法,数息、白骨观、准提法......发生障碍时,只有一个方法,就是放下。我们在山上闭关时,随时碰到障碍,一餐吃不对就难过,气候不对时也难过,或者烦恼起来,这样搞不好,那样搞不好。管他呢!算了!一被蒙头万事休,睡一个大觉再说。嘿!好了,那才真放下。修不成功,死了再来。万一投不了胎怎么办?做孤魂野鬼也修,孤魂也当不成呢?随便撞到那里就是那里修,都一样。无论碰到任何障碍,你要观照自性本来清净,本空嘛!那么就一切有为法都不动心了。所以你们万一修法碰到障碍时,充其量不修就是了,放下,不观了,自然清净。十念中有个念死,当成自己死了,大休息,佛我都不想成了,行了吧?你说生死最可怕,老子死了算了嘛!我不成佛了好不好!彻底放下。


所以在峨眉山闭关,几个大法师都被那位护法(狐狸)赶跑了,他就赶不了我。我跟他明讲,老子不修道,不成佛了,放一把火烧了你,你怎么样?你变魔,我变魔王,格老子比你还狠,他就没办法了。碰到这样坏蛋,你越怕,魔就越凶。这个放下的精神,就是金刚般若波罗蜜,能断金刚,一切放下。有什么了不起!你说那来生还要再来,我本来就是生生世世要再来的。没有这个狠劲,只能做个小乘声闻;大乘菩萨就是勇,有道理的狂妄,这个也是勇。


对治一切的修持障碍,能先了解自性的本自清净,既然本空,立刻放下,就成功了,就可以对治障碍了。能够真把一切放下,清明在躬的境界就来了。其实道理很简单,不知大家听懂没有?只要那么狠,本身真放下了,心中当然清明了嘛!还怕什么障碍!就是这个道理。你们以为这是狂话,就是因为你们没有这个狠劲!对自己这样狠,心已经放掉了;真放掉了,清明自然呈现了;清明一呈现,乐明无念的境界就来了。这是总修持对治法门,这个时候,自性体性没有保留的,自然呈现。


“《二观察集》云,如火灼烧者,还以火而治,如水入耳者,以别水提出。”这个方法很对,比如手被蒸汽烫了,不要拿开,赶紧再给它烫一下,就不痛了;如果手烫到了,用冰一抹,痛死了。耳朵入水,干脆再倒进水,等水充满了,它就自己流出来了。所以密宗的修法,想发脾气的,给你一间房子进去,随意大骂发泄,等你骂累了,就清净了。


“如是所说,乃与法极相合者也。”这些对治法门,与法很相合;实际道理就是一个“加法”,一个“减法”。所以后世中国禅宗,对没办法悟道的,给你参话头,给你加,拼命加;观空就是给你减,给你吃泻药,讲来讲去就是制心一处,得正念,修正念而住。你们修白骨观的,什么是正念?你确定要修白骨这一念,就算是正念,因为你很清楚全天必须要修这个念。如果说今天要修念佛,念佛这一念就是正念; 如果说你万缘放下要空,你认定空这念就是正念。你现在所要对治的法门,是把这一念变成你的正念,不能变动,就是这个道理。


比如说你观想观音菩萨,突然一想观音菩萨离我太远,我观别的好了,那就是魔障;正念一变动就是魔障,认定一念就不要变,如此修去,就不会错。制心一处时,你忽然觉得另一个法门比较好一点,这个已经不是制心一处了 ,是被第二念插进来了,这个第二念插进来,已经是魔障。所以制心一处,不能变动,那么就无事不办了。


下面讲修定当中,与身体有关的事情。这里主要告诉我们,修持要到制心一处,不管你修空明定、空乐、无念,都要制心一处;不要今天修这个法,明天修那一法,变来变去的,没有用。有的说,这是想求效果快一点,这种解释都是魔障的话。重要的只有一句话,相信佛说的,“制心一处,无事不办”。一念专精,第二念未来,所谓专精不二,就是制心一处。


 ――摘录自《大圆满禅定休息简说》 


推荐阅读:

《人生路漫漫:南怀瑾家族三代的人生浮沉》

(识别下方图片二维码进入购买页面)



注:上文为摘录,如有不当请与我们联系,文章仅供参考,请勿断章取义,以南师原书或录音为准。


点击阅读原文即可请购正版南师著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