边镇——武汉印象2017有声版

武汉音乐广播MusicRadio2019-02-22 14:46:40

作者:邓运华黄陂区前川街农服中心)  

朗读:鄢萍

       天府之国,美丽蔡店。

       四川,我曾自驾游一次:入川外围,是没完没了的崇山峻岭,感觉用几个世纪的穿越,然后才能豁然开朗,重现久违的平地;而在武汉,当我以七十码的车速驶上黄土公路,擦长岭街边的木兰山脚而过,再在姚集左拐后渐入山岗,十几分钟就到了蔡店。

       有时,认识一个地方颇有难度。譬如故乡,我们甚至一辈子都难得认清认透。而我之所以称蔡店为边镇,是因为它地处武汉最偏僻、黄陂最边远,且与孝昌、大悟两县交界,单在地理位置上已是十分独特。在这里,我曾试着用脚步丈量它的每一条街,每一条道,每一个胡同,每一条深巷。在一个腊梅吐香的月夜,为了看看几十年前的“区公所”遗址,我在一条弯弯曲曲的巷子越走越深。尽管我蹑手蹑脚,也惊得好多条被关在铁栅门后的狗吠不绝。我实在不好意思惊扰一整条深巷的浅梦,只能把“考察”的时间换成了白天。我从熙熙攘攘的新街,到门可罗雀的老街,再从琳琅满目的超市,到应有尽有的菜场。朝阳下,我的目光随一群晨练的童颜老叟起舞 ;路灯下,把广场舞跳得有滋有味的大妈大嫂也是一道不错风景……然后我走出镇子,再以镇子为中心,以“二环”、“三环”的方式从不同距离远眺它,才慢慢看懂了它动人的身姿和迷人的气质。

      是的,无非一个小镇而已,谁没见几个呢?于我来说,素颜朝天的小镇,也许比灯红酒绿的大城市更让人眷念。我最熟悉的,莫过于从小学到初中伴读多年的李集,它该有的都有,该无的都无,普通得和大多数镇子称得上孪生兄弟。儿时我也常到二伯所在的祝家湾镇,它因京广铁路设站,颇有些码头文化和商埠特色 ;也去过大伯所在的洪湖市汊河镇,实实在在感受到了什么叫作鱼米之乡。再从稍远的地方来说,我曾自驾神农架并在木鱼镇小住,也曾到过庐山的风情小镇牯岭镇……诚然它们都有着迷人的风情,然而要说发自内心感到亲近的,在我看来唯有这个边镇。

      “亲”,既是亲昵,也是亲切,既包含着信任,也意味着放松。这种感觉,源于十几年前的一次“摩旅”,我们从铁寨返回,一位“摩友”的车胎漏气,只得推到最近的村口,一打听还真有人会修。车修好后,师傅已是满头大汗。当我们问多少钱,他连连摆手。几丝意外和些许感动,我们骑摩托车到镇上绕行一圈,但见小镇静美如村姑,行人朴实如哥嫂,大家都说:难怪招人喜欢,原来是个世外桃源!

      “近”,就是我在这里,你最终也会来,了却没有阻隔的情缘:2016年,没有丝毫的犹豫,蔡店成了我挂职地点的唯一选项。

       此后一年,除了在家,我的身影几乎全在蔡店。

      既是山镇,先来说山。“环蔡皆山也”,这是我站在镇上一栋高楼环顾四周时,不由自主蹦出的一句。它的东边是古门山群,一块块巨大的花岗岩从天而降,在山顶,在山腰,在山脚,有的袒胸有的露肚,有的像鹰嘴,像奔牛,也有的像战将,像卧佛。它的西边是全武汉的最高点西峰山,山高林密孕就了全市自然条件下最凉快的清凉寨,在被誉为“云端之村”的刘家山俯瞰孝昌境内的观音湖,但见千岛星罗万汊棋布,仿佛一处人间仙境。它的南北两边都是连绵不绝的群山,其中与大悟各辖半壁的大顶山被驴友誉为“户外天堂”,在这里你绝对找得到“蜀道之难,难于上青天”的感觉…

      如果我们以航拍的方式来俯瞰它 :它的周围地势平坦,放眼望去沟渠纵横,良田千顷,植被丰茂,偌大一个天然粮仓,成就一片衣食无忧的乐土 ;而在大约五六公里开外,连绵不绝的大山像一圈卫士,共同携手呵护中间的一片沃土。眼前一切,没有理由不联想到缩小版的四川盆地——将天府和蔡店并列,这并非是风牛马不及的无稽之谈,而是有着相同的精神内核,更是有着相当的形似神似。

      蔡店的水,更是美不胜收。这里的水源自高山峡谷,顺山坡而下,沿山沟蜿蜒而行,远看犹如飘舞的白练。倘若近看,“清泉石上流”也是随处可见。且不说锦里沟的清水溪、姚家山的溪川峡和清凉寨的飞流谷,单是流经道士冲村的一条不知名小河,河床竟然几乎全是巨石。它们形态各异,颜色或是灰白斑驳,或是全身黑黝黝的,有的隐藏在水下隐约可见,有的探出大半个身子,还有的干脆如一头坐起的黑熊,还给人一点中流砥柱的想象。更多的水则是选择了入湖入库,使得这里的湖库竟然多达五六十座,它们坐落在群山之间,如同上天遗落在人间的一块块碧玉。我曾多次登上水库堤坝,临水而望,但见山水相依,山下有水,水中有山,蓝天白云倒映入水,更有一叶扁舟将小半个湖面的夕阳揉碎,船上那人一边轻哼小曲一边安放渔网,让人疑是飘来了一幅画中美景。

     比山水更美的,是这个地方的人心。这里不仅景象奇特,而且民风古朴。一次我驱车前往西峰山腹地,只见四周的山峰无边无际,坡地沟谷没有一处不青翠欲滴。正在心旷神怡,前面出现一群咩咩叫唤的羊儿,中间一个戴着毡帽的羊倌儿,只见他手持长鞭,甩手打了个响鞭后,羊儿乖乖让出一条路。我疑惑这是呼伦贝尔的大草原,或者黄土高原的广阔牧场,羊倌儿却打着手势大声对我说什么。其时山风袭耳,加之方言难辨,我不懂他要表达什么,于是挥手径直前去。十几分钟后,车子前面已经无路可行,几处废弃房屋应该是羊倌儿的休憩之地,此时我才恍然大悟羊倌儿为什么对我满脸焦急。

      如果要说人心纯善,我曾陪同民政干部走访一个贫困户。户主张丽华是个普普通通的农村妇女,十几年前丈夫做建筑摔跌致半身不遂,她倾其所有对其医治,但是几年后丈夫还是撒手而去。此后她又遭受重大车祸,胸前一半肋骨几乎全断。面对一连串磨乱她从不怨天恨人,也不向谁祈求和索取。尽管一贫如洗,她咬紧牙关用瘦弱身子为孩子们撑起一方温暖天空,两个孩子分别考入武大和华中理工大。尽管家道艰难,她从不忘帮助别人,一碗饭、一口汤的去照料湾里孤老和病人……2017 年她的事迹被楚天都市报整版报道,后又入选“寻找感动荆楚十佳母亲”活动并获得网络投票第一名,一个边远小镇的大仁大爱从此走向荆楚大地。

     《桃花源记》中村人嘱咐来客 :“不足为外人道也。”昔时乱世,良田美池桑竹自然不愿外人知晓,村人更不希望引来战祸。然而当今国盛民泰,再加之我挂职有责,岂能让如此一座边镇的美风美景私藏独享?又想起,每每走岱黄高速,见巨大宣传牌上写着:大江大湖大武汉,好山好水好黄陂。“”此时此刻,我就无法自控的冒出一个想法,要在姚蔡公路的入口,也写上这么一句 :“好山好水好黄陂,美风美景美蔡店!”

(图片来自网络)


您刚才收听到的作品收录在

《武汉印象2017散文卷》

中共武汉市委宣传部

武汉市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武汉广播电视台武汉音乐广播(FM101.8)

    荣誉出品


朗读者简介

鄢萍


录音制作

何林 王宏 雷力 曾鼎 颜帅 张琦

责任编辑

刘萌 肖菱 张亮


图文编辑

曹晓菡 郭文君 


协调

冯砚迪


艺术指导

张小陵


统筹/监制

龚红柳

肖剑锋


“读一本书,爱一座城”

-END-






武汉印象

—有声版

关注武汉音乐广播“武汉印象l有声版”

联系电话:027-85806262 027-857999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