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记|我们去峨眉山爬了20公里

Corner小时小事2018-08-09 16:03:26


20公里,

我们遇到了一些人。

 Met some people


空白

20公里,我们遇到了一些人。

 

我们爬行的起点是万年寺停车坪,终点是雷洞坪,累计爬行7小时,爬行约20公里。



 (雷洞坪停车场)


华严顶之前,所遇行者寥寥无几。

 

途中休息的第一站是息心所,原本我只当它是爬山“激励自我”的一个站点,而转身准备再启程的一瞬间,我眼神拂过了庙上“万籁无声心自息,一身非我物同春”的一副对联。耳边本来就有佛音缭绕,与此一拍即合,我果然只觉得“万籁无声”。


正因为一路行者寥寥无几,才得以在我驻足喘气时让几声鸟鸣闯进我的耳朵。云松挺立,高高矗立在两侧,森林仿佛绕我旋转,我成为了某个中心,新雨后的草木味冲进我的鼻腔,流进我的胃里,翻转一轮又落进了草木里。

内心超然,如果真的在没有外物捆绕的静谧之地,是否就真的可以耐心思考,洋洋洒洒描写一点什么;想起自己烦躁的时间,假期回校后再没有安安静静写字看书,过去遇到事情还草草写下,对自己说回去好好梳理,今天却只让灵光一现就罢了,懒得去抓。

庙前长阶,彼时我想,我们从山脚四五公里而来,已经气喘吁吁,当时庙里的小和尚不想下山挑水,为了各种逃脱挑而使各种小伎俩的心情便变得真实可感可理解了,他们的模样也由顽皮变成可爱了。


空白

走到华严顶,大概路程已过三分之一,同行三人已经疲乏得不行。

正是身体的极度疲乏,眼前的景就显得尤为珍贵。云海被嵌在门框里,透明悠远,半个头刚刚越过门槛,我和朋友便被震住了脚步,只“哇”的一声;迈过门槛,身后仍是声声惊叹。

这是我第一次看云海,云卷云舒,人立于宽厚的山的肩膀之下,以白雾茫茫为背景,人就只是个人了,与万物同高,无知地仰望着俯瞰自己的巨物。自此往后的山路都依稀可见云海,有一处商家徬依大片云海,我只能稍停几秒就离开,他们却有半世留在这里。


我从来只爱历史沉寂之地和自然深沉之景,这是我让身体劳累能获得的有效报偿。我看过乡下壮阔的日落,我见过慢慢无边的沙漠,我感受过铺洒地平线的“别有洞天”,身临其境当时只懂赞叹,或许当下无感慨醒悟之意,可一旦面临紧张促狭的局势,回想那些见过的漫漫无边的自然壮丽,一切就显得渺小无力;只是无事时回忆起,也感觉胸腔变得宽大磅礴。


空白

从华严顶到洗象池,是又长又陡的一段路,在这段路上,我们遇上了和我们一样“初生牛犊不怕虎”的年轻人们。


我们算是从1/4处往上爬的,还有许多人是从0km开始登山的。洗象池往下2km处,人忽然多了起来,可能是我们登山速度还算快的原因,追上了早前上山的人。

我们在一个小站点------山上居民开的小饭馆里吃了素菜炒饭和两桶方便面,然后用力往洗象池赶。山路变得有些拥挤,我们又遇到了在息心所和我们一起找路的大叔,正有点气喘的在拐弯的平地处休息;还有四个大男孩,后来遇到他们在啃士力架;还有一对情侣,女生所有的装备都挂在了男生的身上。


“洗象池”的挂匾刚刚从楼梯尽头露出来的时候,我对伙伴们说:“终于到啦!”可能是兴奋过头引起注意,前面的小姐姐回头看了我们,然后问我们去哪,得知目的地一致以后,便说可以同行。她教我们“Z”字爬梯,我试了试,好像真的轻松一点,更像是自我欺骗,走不了几级我又开始两步一级了。

 

到达洗象池时候正是日落时分,清明时节自然只能欣赏非典型性日落,可日落的半小时,我整个人都很兴奋,非典型性更比典型性更典型。日落的地平线处,光在云层上反射出淡淡的一条晚霞,寺前后的广场上空无一物,只孤独地插了一颗树,平广的云层和开阔的广场相连,我们就这样缩小再缩小,我为自己的小感到雀跃,只知道说,好美啊好美。

 依依惜别那块天赐的平台,又步履匆匆地往雷洞坪赶路,既日落,离天黑就不远了,怎么想,夜爬都让人有些不安。

空白

最后的五公里,只有专心致志地爬,或者是在这个站点看见了正在休息的小兄弟们,或者是在下个站点休息的时候被两对小情侣超过,一段重复着一段。

 

要入夜的时候,我忽然看见前面有人跪下去叩拜,敬畏地看了一眼,未想,抬头向前,还有好几名僧侣在叩拜。身体起起伏伏,三步一拜,说着要入夜了最丑陋的人不要留在最后一个...急忙忙的行者瞬时全放慢了脚步,向他们投去肃穆的注视,尔后静静地靠边行走,在狭窄的山路上空出一行通道,这无言的通道,大概就是他们虔诚的某种回报。


八点过,我们终于行至雷洞坪酒店群,有一伙伴落后,先行二人便在入口地等候,帮我们在洗象池拍照的小姐姐也上来了,我说嗨,她说,你们后面还有一个人呀,两边挥挥手互相告别,这段缘分就这样停止了。

 

此时海拔已经两千多米,加之是夜晚,气温已近零度,天空开始漫雪。远山前飘荡着模糊的云海,低像素的视线里,我想象着白天壮阔的情景,又感到兴奋。


 

空白

早上上金顶很浪漫,不止是四点起床等待日出这件事很浪漫,也因为我的心情很浪漫。


四点半我们出门了,五点多就在索道售票处等,到坐索道上山的时候快六点,天还没亮,索道车厢里微微亮光,人挤着人。

(凌晨五点在售票处)

我和朋友往窗边站,刚站定,我模糊听到有男声说“不知道能不能碰到一个漂亮的单身小姐姐”,因为我正好是单身,好奇,扬头往右边探了探,一个一米九几的男生就刚好往我这儿看来了,就对视了。我知道他在看我,我也就盯着他看,我以为这次的对视和寻常一样,一两秒彼此也就松开眼神了,他却一直盯着我看,让我有点紧张,就移开了眼神,和朋友讲起话来。

可是这种情愫氛围下,就忍不住偷偷往男生那儿看,其实我谈不上偷偷看,是目光直直的投向那个男生,而男生也总是不时望着我,往复几次,我总是因为对视时间太长而羞怯躲开。

六点涌向金顶的人群)


上山到金顶,在阶梯上他往上走,我往下行,我猛然抬头看见他,看到了他眼睛里的惊喜,可是我又是觉得对视太久了,匆匆移开了眼神,匆匆走开了。

从出索道车厢我就一直悄悄的期盼遇到那个男生,为什么我们就能刚好相互吸引呢?但是我们都只敢静静地看着对方,我甚至更胆小,挪开自己的眼神。至我们坐索道下金顶,这份期待,也就这样结束了。

(大雪,没有日出)


空白

下山以后,三人准备去公交车站乘车到高铁站,一个小哥哥听闻我们要找公交车站,走过来与我们一起搭伴同行。

小哥哥是西安人,趁着假期三天来四川,他的全部索道和大巴的峨眉山旅程比起我们似乎并不辛苦,可下午游成都,第二天回西安,却实际更疲累。90年的小哥确实看起来像88年往前的年纪,我妄自揣测他是从事理工科专业的工作,他却说自己是地地道道的文科生。他的高铁票比我们晚两小时,短暂同行到高铁站后我们就告别了。

陌生,所以回忆起来新奇,若是留下了联系方式,让熟悉有机可乘,就显得不有趣了。




其他


02

有趣图片




 一头骡子,

事实上一路上很多骡子,

他们为山上运货物,

就是那些售卖给我们的食物。



 还在山脚的时候遇到的

从山上下来的老人,

是路上遇到的为数不多的

年龄大的登山者


 我的步数


我朋友的步数,腿长让人痛苦)


 小姐姐给我们拍的合照,

当时我们已经很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