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合成旅的使命突击

中青军事发布2019-01-10 15:21:52


西部战区某合成旅首次合成营规模实兵合练。


沿长城一路向西直抵终点,苍茫戈壁上,嘉峪关背倚群山,赫然耸立。与雄关比邻而居,西部战区陆军某合成旅成为新时代的“驻关人”。


近年来,这支部队三次改制,两次换装,从乙种师迈向新型信息化合成旅——2011年年底,该旅完成“一师改两旅”;2012年,进行武器装备更新;2014年,转型信息化机步旅;2016年,完成信息装备联调联试;2017年,改编为合成旅。一路走来,官兵们攻克一个又一个难题,不断探寻着“能打仗、打胜仗”的战斗力跃升之路。


直面挫折


4月的西北戈壁,狂风呼啸,该合成旅侦察营营长白鹏宇带领全营进驻戈壁滩,在这里,他们将展开为期数月的侦察战术实兵演练。他说,这是年满周岁的侦察营第一次“单飞”。


去年此时,侦察营刚刚成立,大部分人员由原步兵连、警侦连整体转隶而来,营连一级干部几乎没有侦察专业经历。武器装备更换、训练大纲缺乏……侦察营在基础薄弱的情况下蹒跚起步。


5个月后,全旅“出征”贺兰山,侦察营首次亮相便取得不俗成绩,及时提供了大量有效的“敌”战场情报。但白鹏宇的笔记本上却写满各种问题:侦察力量配置没有充分利用地形,侦察范围有死角;情报辨别力不高,相当一部分假目标没能及时识别;数据传输链路稳定性不够,许多情报数据没能及时传输……


有人说他太苛刻了,白鹏宇却不这么认为,“转型发展不是轻轻松松就能实现的,既要铭记辉煌,更要在艰难困苦中学会跨越。”他说。


西部战区陆军某合成旅开赴演习场。


2014年秋天,刚刚转型信息化部队的该旅与兄弟部队展开攻防鏖战,如期夺下了“敌”把守的全部阵地,但官兵们却高兴不起来。兵力三倍于“敌”,主战武器信息化程度更高,但实际演练中却呈现出胶着态势。当时刚接任旅长不久的朱永黎眉头紧锁:“信息化优势没有充分发挥,其实就相当于失败。”


2016年,该旅千里西进,首次采用合成营编组,作为主攻集团配属上级展开实兵演练。成绩得到通报表彰,但问题依然被官兵一一找出铭记:军兵种衔接不紧密,攻击威力没有达到最佳;火力运用不灵活,杀伤率较低……“每一个瑕疵都会是失败的隐患,生疏不是借口,而是要立即补齐的短板。”时任炮兵营营长马坡道出了大家的心声。


在这个旅,官兵身上有一种气质:清醒看待成就,敢于直面问题。他们把取得的成绩放进荣誉室里珍藏,“酿造”出自信的精神,把挫折失败放在身边,不断拿出来自我对照,在警醒中持续前行。这是在不断转型的经历中,沉淀下来的精神财富。


转变观念


改革转型,什么最困难?转变思维观念。


去年夏天,一场营连战术考核在这个旅引发了不小的震动。几个新组建的合成营轮流进攻蓝军一个连把守的阵地,结果吃尽苦头。


按理说,该旅在组建合成营前就已经参加过相应的实兵模拟演练,营连一级指挥员对于合成营战术拥有丰富经验。这几个营战前也进行了充分准备,却为何还是碰上了“硬钉子”?


答案在复盘检讨会上揭晓,原来蓝军指挥员和他们一同经历过之前的相关培训和模拟演练,也就是说,攻方所具备的经验,蓝军也有;攻方的战法套路,蓝军早就一清二楚。


演练中,攻方一个营打算发挥装备性能优势,于机动途中不停顿直接展开队形发起冲击,计划打蓝军一个措手不及。不料,这一企图早被蓝军洞悉,提前进行了电磁干扰,攻方队形尚未展开就乱成一团。


“对不起,你们的指挥思维还没上战场就已经落后了!”会上,蓝军指挥员毫不客气地点评说。


西部战区陆军某合成旅交替进攻战斗演练。


今天的思维打不赢明天的战争。转型之路,不仅是追赶体制编成、武器装备的发展浪潮,更是要保持思维理念的进化升级。2014年秋的那一场“险胜”,留给这支部队的思索是多重的。外在原因看,是官兵们没能完全掌握信息化知识,无法发挥装备优势。但内在根源却是相当一部分人员的思维理念还没有跟上信息化发展的步伐。


鱼关荣当时还是一名炮兵连连长,演练中,当“敌”一处精心构筑的地堡火力群阻击住冲锋部队时,前沿步兵习惯性地通过电台呼叫炮兵火力,试射了两次后方才最终形成火力压制,但攻击箭头已被摁在原地10多分钟。


其实当时的战车已经具备数据传输功能,可以大大缩短时间提升精度,鱼关荣回忆说,“这就是思维迟滞的体现。”后来全旅在复盘检讨时,问题矛头直指已经过时的“老步兵”思维:信息化手段已经具备,可还是习惯搭指挥帐篷、堆地形沙盘,自身防护能力极弱;分析情况定下决心按部就班,一个战前部署会用了将近一个小时。


转型最怕“只迈步子,不换脑子”。鱼关荣率先在连队掀起学习热潮,开办官兵“讲武堂”,制定细致严格的学习制度和目标,“逼迫”官兵们学信息化知识、军兵种知识、联合作战知识。通过“讲武堂”,他们不断引进最新思想,在讨论辨析中进行消化吸收,让思维“迈开步伐”。


4年间,“讲武堂”制度伴随着鱼关荣走上营长的岗位,也在全旅得到普及。他们还及时制定《信息化部队建设五年规划》,先后邀请8名专家教授和35名技术人员来部队现地教学,选送48批1024人次赴院校和厂家参观见学,不断拓宽官兵思维域度。


如今,旅里还专门成立了军情研究室,建立作战数据库,依托一体化指挥平台,通过开放式复盘推演、想定式矛盾解剖、前瞻式战争研判,引导官兵持续强化思维谋略,深化联合意识,为实施联合作战奠定基础。


2017年,沙场秋点兵。同样的战场,同样的对手,两支改编后的部队再次狭路相逢。此时的鱼关荣已经是合成一营营长,他们担任主攻任务。对方准备迎接一场“硬碰硬”的攻防大战,但鱼关荣所在的一营通过电磁、兵力、火力三重佯动,将“敌”防御重心引向前沿。敌我态势的变化很快被指挥所捕捉到,侧翼三营当即从“肋部”薄弱环节迅速插入,对手“头重脚轻”的防御体系瞬间瓦解。


做好减法


前几年,当转型序幕刚刚打开时,这个旅迅速成为各级的“掌上明珠”,在持续得到指导帮带的同时,各级的工作组和文电也纷至沓来。


副旅长杨玉坤曾任军务科长,对于当时的情形记忆犹新。“有段时间,一个月先后来过四五个工作组,招待所都住满了。”他说,当时机关人员大部分时间都忙着处理各种文电,几乎没多少时间来筹划自身、指导基层。


基层也面临着同样的窘境,一边是转型展开后千头万绪的工作,一边是各级不断安排下达的任务,精力实在无法兼顾。


有一年,原隶属于该旅的炮兵团连续受领任务,3个营分别配属给不同方向,团机关成了“光杆”。虽然,各营在不同任务中也得到了实际历练,但整体训练却延迟了大半年时间。


转型大幕拉开之后,旅党委逐渐树立起“一个让路、三个不争”的指导原则:一切工作为主业让路,不与战备训练争时间、争人力、争资源,坚持把军事训练摆在核心位置、作为中心工作。


西部战区陆军某合成旅新装备列装当年上高原试训,打出了全部命中的成绩。


历届党委常委持续做好率先垂范,带头严格落实训练时间和标准,把全部精力放在备战打仗上。在上级组织的作战师旅军政主官比武竞赛中,旅长朱永黎获综合成绩第一名,政委王龙宏获得坦克机步专业第二。


各级也坚持“三张表”统工作,不筹划安排无助于战斗力提升的工作,不任意派发计划外的任务,不因其他因素而随意调整计划,军事训练水平稳步推进。


转型之中,还有一个“加减法”不得不去面对,那就是人员的“进退走留”。如何在编制调整中做好人员的“加减”,成为这些年始终摆在旅党委面前的考验。


近7年内他们连续经历一师改两旅、裁撤炮兵团,体制编制压缩,过剩的人员结构需要调整;而岗位需求升级,也呼唤更多新型人才。走老留新,走弱留强,势在必行。


旅党委将衡量标准要求牢牢卡在部队战斗力需求上,达不到标准要求的,坚决不提、不用、不留。两年前,面临职务提升的两名正营职干部未能顺利通过军事考评。这种情况下,即使两人任职时间已经很长,也作出过不少贡献,旅党委还是牢牢卡住关口,暂缓提职。直到去年考核均顺利通过,两人才如愿走上部门领导岗位。


最近两年,这个旅近200名干部转业交流,他们曾经为部队建设作出很多贡献,如今在强军要求下,毅然选择离开,将岗位空间留给更有活力、更有作为的年轻一代,为助推战斗力建设作出最后的贡献。


2017年,该旅改编,原属炮兵团即将裁撤,包括团政委在内的5名党委常委面临转业,部队同时还在担负一项火力打击演练任务。他们率部队进入戈壁滩,一心一意投入演练,坚守岗位,直到命令宣布后,才细致完成任务交接,转身离开。


今年,该旅又一次需要做“减法”,任职7年的旅政委王龙宏和其他80余名干部服从组织安排,提出退休转业申请。在他们转身离开的背后,一支新型部队即将轻装腾飞,去拥抱胜利。




作者:孙利波、李森

图片:鲁胜才

来源:中国青年报(2018年04月19日 12版)

编辑:王裴楠

投稿邮箱:junshibu@126.com


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出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