除非互相喜欢,否则所有喜欢都是心酸

黑猫与白猫的一千零一个故事2019-04-14 16:04:02



2014年春节刚过,我读大四在成都实习,在宽窄巷子后面一个废旧的筒子楼里和大学同学合租。


一张床、一个沙发,三个男生挤。


那会儿三个人都挺穷的,而我是特别穷,大年初六就出来实习了,身上拢共只剩下不到六百块钱。


要吃饭、要搭公交、每一天最大的奢侈就是三个人喝一瓶七块钱大可乐。


就连生日的时候,三个大老爷们因为舍不得钱买蛋糕,只能买了一袋达利园对付。


最穷的时候,我们天天走路去荷花池看有没有什么适销的小商品,我们晚上下班后可以去天桥上面卖。


无数次走过宽窄巷子、无数次香味从鼻尖划过,大三炮是什么?戏楼里有变脸吗?


无数次路过、无数次在梦里想见。




我大学学的是会计,理所当然第一份工作也是会计工作。


在三环底下一个居民楼里面,老板据说是参与了鸟巢的设计师,人长得什么样全忘记了,但是人特别能吹、头发也喷了很多发胶,倒是至今没有忘怀。


我是他招的第一个会计,所以,找我来干什么他也不清楚。


今天是出去给我去市场搬一下货,明天是去火车站给我接一个人,偶尔还要客串一下电商的工作。


有时候我也在想,我到底是一个会计,还是一个打杂的。


这时候,话痨般的老板又会冒出来说之前自己在某个大型企业干过秘书,我给你们讲一下倒茶应该怎么倒,端茶应该怎么端。


讲真,那会儿会计的东西是一点没有学到,吹牛逼的本事倒是学了不少。


也有体现会计身份的时候,比如月中发工资的时候,十几个员工就会轮流来办公室问我:“工资什么时候发?工资条呢?”


“工资?工资条?”


话痨老板从来就没有告诉过我员工薪资标准,也没有给过我公司账户,而且工资条不应该是人事的事情吗?


好容易熬了二十天,实在觉得不靠谱,身上仅剩的六百块钱也所剩无几,只能选择了放弃,话痨老板说:“先走吧,这个月公司没有钱了,下个月有钱了就发”。


走了,想都没有想,再待下去感觉会饿死。




一个人漫无目的的走在成都的街头,想想在这个城市无亲无故,实在熬不起突然有一刻觉得心酸。


和我合租的同学也相继离了职,一个是接受了家里的安排,回老家事业单位混吃混喝等死,另外一个是回去继承家里的事业,干装修。


可是,我什么也没有。


对了,我有一个期待。


那个我喜欢了好多好多年的女孩子也要来成都找工作,第一个电话是打给我。


我说:“好,我在这儿等着你”。


接她的那天凌晨,我奢侈的喝了二瓶红牛,怕自己睡着了,从四点到五点,每隔五分钟我给自己设了一个铃声。


就这么熬到了五点,出门,叫楼道大叔起床开门还要给五元钱小费,打车,那会儿滴滴都没有,只能迎着大风大雨,不停的招手。


好容易在六点前赶到火车站,汗水已经湿透了衣背。


那会儿喜欢一个人真的很简单,就是无论风里雨里,我会不顾一切来接你,就是在你一转身的距离。


姑娘很美,举止也得体。


夹杂在春熙路的人潮涌动之中,我们渐行渐远。


我说:“我爱你啊,想要给你一切”。


可是她却听不见,但是幸好,她没有听见,那样我只会更难过,那样我只会更难受。


难过的是,我一无所有,难受的是,我孑然一身。


你那么好,值得遇见更好的男人,你那么优秀,值得被人百般珍惜。


那天我吃了最贵的一顿晚餐,也吃了最苦的一顿晚餐,那天,我欣喜若狂,也悲痛交绝。


那天,以后,再无此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