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乡村重归美好,斯维登集团共享农庄落地峨眉山云放茶园

云放茶园2019-02-22 19:51:57

方宅十余亩,草屋八九间。

榆柳荫后檐,桃李罗堂前。

暧暧远人村,依依墟里烟。

狗吠深巷中,鸡鸣桑树颠。

户庭无尘杂,虚室有余闲。

———陶渊明《归园田居》


陶公在《归园田居》中描绘了一幅乡村闲适的安逸之景,然而千百年过去了,中国已经从农耕时代来到了信息时代,时代虽然在变,但乡村从来都是社会中不可缺少的一部分。千百年来,乡村都是清净、淳朴、美好的代名词,心之所向的归所。

2018年2月4日,《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实施乡村振兴战略的意见》由新华社受权播发。按照产业兴旺、生态宜居、乡风文明、治理有效、生活富裕的总要求,对统筹推进农村经济建设、政治建设、文化建设、社会建设、生态文明建设和党的建设做出全面部署。实施乡村振兴战略,是党的十九大作出的重大决策部署,是决胜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全面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国家的重大历史任务,是新时代“三农”工作的总抓手。


5月19日中国第二届新经济论坛在峨眉山落下帷幕,在论坛上途家、斯维登集团联合创始人兼CEO罗军,进行了《从乡村出发,带世界回来》的主题演讲。针对农村面临的主要问题,他讲述了斯维登集团是如何通过“农庄建造+民宿运营+农产销售”的共享农庄模式助力乡村振兴。

▲罗军在新经济论坛上做主题演讲


农村问题挑战严峻

从人丁兴旺到凄凉之势,乡村的现状充满挑战:城乡居民收入差距不断加大,2017年底中国的贫困人口仍有3046万。

农村空心化严重,住房问题、就业问题、农产品效益问题、设施交通教育医疗等仍是乡村振兴中亟待解决的部分。

▲农村状况今夕对比

住房问题:农民打工赚了钱回村盖房花去了大半辈子积蓄,然而,农村房屋大都沿用着传统的盖房方法,寿命短,不抗震、舒适度不高、易破旧;

就业问题:农民人均耕地面积小,单纯依靠种地很难脱贫致富,很多农民闲置土地而选择外出打工,依旧无法摆脱工资低,就业范围小,岗位少的困境;

农产品效益问题:农产品附加值低,农产品销售渠道有限,导致农民种地的经济效益低。单个农产品功能稳定,替代品较多,价格弹性较大,在价格上很少有大幅增长,限制了农民收入增长的空间;

基础设施、交通、教育、医疗等问题:交通的不便使农村孩子在受教育、农产品销售方面受到一定阻碍,致使一代代农民很难在收入上取得突破;公共设施不完善、落后的医疗条件,导致农民看病难、看不起病。


农庄建造+民宿运营+农产销售,

多方共赢的共享农庄模式。

乡村振兴的实践思考

乡村振兴的国家政策,让更多人关注乡村,一边是因村民进城定居而荒废的空心村,一边是憧憬庄园梦的城市人。

针对这些问题,斯维登集团打造出以“农庄建造+民宿运营+农产销售”的共享农庄模式。共享农庄是以先进的BPC装配式建筑技术为核心竞争力,依托斯维登集团强大的运营平台及导客资源(途远、欢墅、途礼),整合跨界资源进行社会化传播,提供“建造-运营-增值服务”整体化解决方案。

▲共享农庄模式

共享农庄将带动乡村旅游业的蓬勃发展,改善乡村旅游基础设施建设,提升乡村生活水平。

对于庄园主来说,不仅获得农庄使用权,还配有一亩农田;在不自住的时候,交给斯维登集团运营,获取分成收益,同时享受全国交换入住权益。

对于农村老百姓来说,不仅能获得共享农庄租赁收益,还能将农特产品作为伴手礼在斯维登集团进行售卖,获取农产品销售收益。

同时民宿的运营需要大量劳动力,也为乡村百姓提供了就业机会,为村民获得更多的收入来源,真正实现乡村自动造血功能,是一种多方共赢的局面。

▲集趣1.0、集趣2.0、满庭芳

从集趣1.0到集趣2.0以及最新推出的“满庭芳”,都大受好评,度假别墅不仅智能舒适,也改善了“千村一面”的乡村风貌,真正实现乡村在感官与居住层面的生态宜居。


度假别墅落户云放:让乡村重归美好

▲集趣1.0落户云放

共享农庄即“一房一院一地一产”,一方良田、一处宅院、一隅美景,自己可以亲身参与耕作,收获农产品,享受真正的农庄生活,同时获得多方收益。斯维登集团共享农庄100多个项目已经陆续落地,其中就包括峨眉山云放茶园

▲云放茶园实景

聚焦乡村,带领乡村百姓脱贫致富,让他们更加惬意的生活在青山绿水的环抱中是云放与斯维登集团共同的愿景。

共享农庄的落户,也标志着斯维登集团正式与云放达成战略合作,未来云放产品还将进入斯维登集团线下门店。在乡村振兴的当下,二者合作定能迎来“乡村重归美好”的时代。


在“乡村重归美好”的时代,斯维登集团的“共享农庄”模式与云放“F2C+社群”模式还将带来怎样的惊喜,敬请期待。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