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行|| 重庆到成都,只有一首歌的距离

窝们2018-09-17 14:15:46

转 转 转  各种转发是对猫儿原创最大的支持与鼓励,谢谢!

文字/猫儿                             摄影 / 流瑟  



这是第三次到重庆,第一次到成都。

 

大年三十打个飞的赶往重庆,以两位老人为中心,在妹妹妹夫家过了个红红火火的年。

初二过了生日,初三到了成都,盘桓两天,取道重庆返回长沙。

 

回到家,照例的洗刷收拾大扫除一场忙乱,然后一日三餐做厨娘。得到某人点赞:厨艺越来越好!

我以为就这样可以平稳接轨眼前的苟且,然而,远方与诗意挥之不去......

 

德国诗人里尔克有言:“如果您觉得不写也能活,那就别写。”

至于我,当然没到要死要活的地步,只是忘却的救主快要降临了吧,是有写一点东西的必要了,也权当一次挥别。

 

于我而言,这是两个很有感觉的城市:既接地气又不失大气。而成都更是又闲适又文艺,这个调调很让人着迷,我心里默念:成都,等着我,我还会再来。

 

以下为走马观花浮光掠影的点滴感受。

 

1/ 为华岩寺、文殊院打call

 

这次行程不期然被寺院圈粉,很是意外。

 

我向来对国内的寺院游不以为然,这一方面是本人眼界有限,没有见识到真正的古刹名寺;另一方面随团游难免被带入坑里,各种被宰,高价烧高香,高价开光物件等;各种装神弄鬼,乌烟瘴气,佛门清净往往荡然无存。

 

还好,重庆的华岩寺及时挽救了我对佛门圣地的认知,让我回头看到了岸。

 

华岩寺在重庆九龙坡区,由三部分构成,古朴清幽庄严大气。它的历史可追溯到唐代,明清有不同程度的重建与修缮,至今保存完好。

 


进得山门,一个大型广场,抬眼便见远处如来金身佛像,宝相庄严,端坐莲花台,在云端,在众生之上,佛光万丈。一步步向前,一步步向佛,不由心生虔诚。

 

华岩寺主体建筑群落绵延在山林之中,有寺有阁有楼有殿;有经书典藏有佛像供奉,据说有一尊菩萨难得一见,她露齿而笑。只是我没有找到。

 

华岩洞隔湖相望,所谓洞,就是山体上一块巨石成屋檐状突出,遮护之下的一个半敞开式所在,遥想唐代佛图当初在此修行,很有场景感。两侧沿石极而上,可见各式紧贴山壁而建的殿阁,供奉各路神祇。居高临下,环境清雅,一个净心修行的好地方。

 

让我倍生好感的是,这里各处礼佛香烛都免费提供(文殊院一样);各处有不少警察在维持秩序,饭点的时候,他们蹲在路边吃盒饭;各处秩序井然,游人如织,却安静肃穆。可见,重庆市政府是很认真地把这新春祈福活动当做民生项目来做,很接地气。

 


待到成都文殊院,对于寺院的好感度再次升级。

 

文殊院,占地20余万平方米,作为长江中下游四大禅林之首的佛教圣地,真不是浪得虚名,那份气象,几乎把我震到。

 

当我从千佛和平塔信步而至文殊阁,仰望空林佛教图书馆,在空林讲堂的蒲团上静坐,看到那些儒雅的僧徒,我几乎要把它等同于一所高等学府了,我感受到一种深厚而博大的文化气息,是的,宗教原本就是文化啊。


                 帅哥回头咯。专注工作的人都好帅滴。


当我流连于古木参天的园林的时候,又完全可以把它看成一处幽静的自然景观,信步游走,安然闲适。

 

周边配套的园子里可以吃饭喝茶听戏;有人在太阳下打盹,有人在僻静处打坐;有小资情怀的,寻一处尘庐,有最优雅的环境,最花式的茶道提供,可以拍照赏瓷听琴。甚至,在街边坐坐,看看屋檐的翘角,廊庑的回转延伸,也可以虚度一段好时光。

 

                               妹子说,这个乐器叫色空


开放坦然,包容大气,平和从容是我在这里感受到的气场。

 

这就是我被重庆成都的寺院圈粉的原因吧。不管是华岩寺还是文殊院,都不同程度还原了宗教本质:它是文化的,大众的;它是庄重的又是接地气的;它可居庙堂之上教化民众,亦可渗透市井成为习俗,成为生活的一部分。

 

在这里要小小地吐槽一下咱大长沙的岳麓书院,收小贵的门票,高墙深院,如此封闭这般端着,有必要吗?有点小家子气哦。

 

 

2/ 杜甫草堂花千树

 

成都之于杜甫,在每一个杜粉看来,想必都意味深长。如今我们读到的杜甫的诗作,大多绕不开那座草堂,那西南漂泊的十年


                                        杜甫雕像


那十年是杜甫生命的最后十年(48~58)。在离乱漂泊中,那座草堂给予诗人将近四年相对安稳的生活。草堂建于风景如画的浣花溪畔,在这里诗人创作诗歌240多首,流传至今的不少佳作出自这一时期。那首著名的《茅屋为秋风所破歌》使得这个草堂登上史册,成为一个文化符号。

 

“自古痛苦出诗人”,杜甫就是这句话最好的注解。那些抑扬顿挫的诗句,包含浓郁得化不开的情感,如今读来,落在心头的亦是沉甸甸的疼痛与苍凉。

 

那天游草堂的人如潮水一般,挤在人流中不得细看,走马观花,我也得到了些许安慰。

 

如今草堂被扩建成了博物馆,占地300余亩,俨然一林木幽深,风景秀丽的园林。满园花树,梅开朵朵;各处建筑古朴雅致,小红灯笼高高悬挂;春光正好,喜气洋洋。饱经忧患的诗圣,千年之后,终于安身于他梦想中的广厦了,他知道吗?他欣慰吗?站在诗人枯瘦的塑像面前,我真希望他能泉下有知,并以他能感知到的一切为幸福。哪怕这幸福是世俗层面的。

 


前两天看了《唯有我一人逃脱,来报信给你》一文,很有感触。杜甫何尝不是圣经中约伯的同类,他见证承受时代的苦难,他用诗歌来讲述,报信给后人。讲述成为他的使命,成为他活着的意义所在;讲述,也成为他逃脱的方式,借助讲述,他逃脱时代苦难,获得某种超越。诗歌,让他得以超越时空,获得永生。作为后人,我们接到了他的报信,某种程度,我们也能超越时空,借助他的诗作,到千年以前的那个时代去看一看。

 

这就是文学的魅力。文学就是这样的神奇。对于文学创作者,我们唯有奉献我们深深的敬意。

 

杜甫草堂花千树,每一朵都是敬意。

 

 

3/ 成都,今夜请让我为你写首歌

 

依照赵雷的歌,在成都的街头走一走,走到玉林路的尽头,坐在小酒馆的门口,这曾经是我的出行计划之一。在的士上打听玉林路,师傅很不以为然,说,那地方没什么看头,就是个偏僻的居民小区边上的路,大过年的,酒吧也不会开门。

 

   

 于是,我尝试仿写了一首歌,聊做安慰。如下:

 

在宽窄巷子里挤一挤,

撸厕所串串,吃老妈兔头,喝麻辣豆花。

穿过武侯祠的你,一定很疲惫,

到锦里掏个耳朵吧三十块。   

吃着火锅唱着歌,看变脸与吐火,赏二胡与砂舞。

活色生香,烈火烹油,成都掩盖不了的是诗意。

 

在成都的街头坐一坐,

喝个茶发个呆,晒晒太阳骑骑车。

让我掉下眼泪的,不止大妙火锅的辣,

对我依依不舍的,是嘴边的一粒火气疱,至今未消。

 

分别总是难免的,再见是可以期待的,

琴台的青石路,垆边清冽的酒,

还有那金沙的太阳啊,请耐心等着我,

成都,这座明媚的城,我不会忘记你。

 

和你到成都的街头走一走,

直到所有的灯都熄灭了也不停留,

呜哦~~ 呜哦~~

  

                      

                                          - END -


  往期文章

旅行|| 雪乡看雪,长白山听风,穿越林海雪原就可抵达


 

长按二维码关注,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