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镜头里的成都宽窄巷子 夜幕下的街景最难得

摄影之都2019-06-06 08:18:40


冯晖,摄影之都签约摄影师、摄影之都手机版版主、摄影之都特聘教师、摄影之都十佳摄影人、摄影之都摄影十杰


城市里热闹的景点对于本地人来讲,往往没有多大的吸引力。对改造后成为成都旅游胜地的宽窄巷子,我每次来也总是走马观花、心不在焉。

无意间,翻阅本地诗人翟永明的《白夜谭》,知道女诗人在宽窄巷子开了一家叫白夜的酒吧。诗人如此中意的地方,号称老成都底片、新都市客厅的宽窄巷子到底有多大的魅力? 源于白夜的话题,勾起了我对宽窄巷子从未有过的兴趣。

夏日清晨,为了避开游客大军,我一大早就钻进老满城的巷子里。太阳刚刚照到如鱼鳞般的屋顶和西侧造型各异的墙头。黝黑发亮的石板路上老年人带着孩子冲冲忙忙赶往学校,商贩推着小四轮平板车给餐馆运送一包一包的新鲜蔬菜。清洁工在打扫街头落叶,一群施工人员忙着疏通地下的管道,他们都要赶在游客高峰来临之前把宽窄巷子打扫干净,收拾妥帖。 来自安岳的陈师傅早已忙碌起来。不大的铺面租金虽然每月高达10万,但这本地特色小吃摊一天的营业额超过万元,就是那满桌子简简单单的凉粉都可以轻轻松松卖上一两百碗。18元一碗,我坐下来品尝了有史以来吃过的最贵抄手-----本地人不会像我这样干的。

张采芹故居黑漆漆的大门半掩,规划局退休老职工谢大爷一大早就坐在门外竹椅上,一只小花猫在脚下窜来窜去。早饭前一杆叶子烟,是老人家多年的习惯。整个白天,他会在门口摆一个小摊,慢慢悠悠地摆卖些自己感兴趣的东西,做生意不图赚钱,权当休闲------只有本地人会这么干。

井巷子28中宿舍的门口,大树下有一个小摊,一个老式缝纫机和一台指针机械式体重称就是杨婆婆的全部装备。因为在宽窄巷子改造前就在这里摆摊多年,文旅集团给予特别关照,她是整个宽窄巷子唯一不交管理费的特殊商贩。

傍晚,天气渐渐凉爽,街灯和晚霞给街道涂抹迷人的色彩和富于变化的光影。星巴克咖啡的对开木窗星光点点,它是进驻这里的唯一一家品牌连锁店。独辟蹊径,我悄悄登上三楼的露台俯瞰夜幕下的难得一见的街景,历经2000多年,城名未改城址不变的成都,此时渐渐展现它厚重与悠长的一面。

恺庐有宽巷子最气派的门头。羊角是生活在这条街上唯一的旗人后代,许多人不知道,那难以辨认的“恺庐”二字其实就是他用钟鼎文书写的。在小院深处,是这位四川音乐学院退休老师自家老宅改建的小茶铺,闹中取静。

诗人李亚伟的餐馆叫香积厨,在宽巷子18号,据说黄焖羊肉味道不错。作家石光华的川菜馆取名上席,我的梦想是在这里品尝传说中著名的川菜-----开水白菜。隔壁窄巷子32号,就是诗人翟永明的白夜酒吧。

从民国时期的西洋风格老门头进去,右边不显眼处是一垛清代老土墙,里面杂夹汉代残瓦。往左,经过红色垂花木门是一个敞亮的小院。小院左边是画家何多苓的几件画作和雕塑作品,右边是一个小巧的玻璃书房。再往里走就是酒吧内堂。内堂里素描、装置艺术、老照片、油印诗刊、诗歌手稿暗示酒吧老板的不凡的品味和审美取向。也许来得早,大堂里只有五桌客人。

诗人不在,只有与她的文字会面。“这个世界的幻觉与渴求,不单是通过越来越纯净,但又不得不具体到每一根梁柱的现代建筑语言来削弱;它也必须通过一字一句的文字,同样具体得犹如一砖一石的纸上建筑来丰富。”我试图在字里行间找寻诗人与宽窄巷子的情感联系,以及白夜与这里的渊源。

坐在何多苓设计的吧台旁,抬头看帅进滇挂在半空中的一朵云,飘入耳中的是伴着吉它旋律的轻柔歌声。一个人独饮杯中加冰的巧克力,内心里有两个自己,自问自答,就这样在白夜里把宽窄巷子的故事一段段讲给自己听。

宽窄巷子并不是一般的商业步行街,作为成都历史文化保护区,在保护传承与改造运营之间找到了一种让人满意的平衡关系。清代兵丁胡同与川西传统民居自然融合,基本完整保留满族旗人生活遗迹,是老成都千年少城格局的珍贵遗存,是北方胡同文化在中国南方的不可多得的“孤本”。

街道是城市的血脉与灵魂,宽窄巷子是成都市井文化在街头的集中反映,原住民生活状态的部分保存是其中最让人称道之处,而众多文人的加盟,让这里多一份灵韵与诗情。而对于本地人来讲,如何剥离喧嚣与浮躁的表皮,品味蕴含其中的原真味道,大概需要几分读诗赏画品茗的心境,如同女诗人那样体会一番在雅俗与新旧间自由穿行的快感。


我在“未来”的时间里


走在“过去”的山水间


过去:山势浑圆,远水如带


现在:钓台依旧,景随人迁


既然是本地人,搞懂自己城市的历史与来龙去脉责无旁贷。但有时要真正读懂一个城市,哪怕仅仅是一条街道,也不比读懂一句诗容易。

作者:头条号 / 相机360
链接:http://toutiao.com/i6309235239050805762/
来源:头条号(今日头条旗下创作平台)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商业转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非商业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