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像拓荒者,我在西南做导演---张选华

影视广告网2019-04-20 07:13:41

2013年10月,我正式从上海观池辞职,结束了自己在制作公司inhouse的导演生涯。我几乎毫不犹豫就决定回到成都,再次以成都为我的老窝,开始了我在西南做自由导演的新生活。当然,我依然还是会经常回到上海去拍片,但我知道,如果我不base在上海,那么很多上海的片就会慢慢地不再找我。


熊猫守护使全球征集篇

回到西南有几个重要的原因,一是我实在喜欢成都的生活节奏,我认为在中国一线城市里面,成都是唯一一个适合人生活的城市,加上我之前与成都十几年的渊源,所以,当我自由之后,我首先想到的不是留在上海,而是生活在成都,拍遍全中国。


因为我之前的企业工作的经历,媒体工作经历,我算是非常接地气的导演之一,我自认为非常了解中国的现实:有太多企业希望拍摄好的商业影片,但是苦于企业经营规模并不大,不象一些跨国企业或者热点行业那么多预算用在拍片上面,尤其在西南,之前主要依赖一些广州的制作团队,也有一些酒类企业主要在北京和上海拍摄企业的商业广告或者其它商业影片,但是,北上广的制作费用往往是西南这边企业可以承受的制作费用的好几倍,他们觉得自己根本就拍不起片。也正因为这样,所以西南的好多企业运用商业影像为企业品牌或者经营服务的能力非常弱,一是不懂怎么用,二是用不起。这个现实情况下,总还是需要有人来第一个吃螃蟹。我总觉得,也许我就是最合适的那个人,一个为西南商业影像拓荒的导演。


成都文旅宽窄巷子形象片

因为我之前就与成都的几家当地制作公司有很好的合作基础,于是,我就鼓动他们尽可能去说服客户把影片留在成都执行,而且,我有信心可以拍摄出不亚于北上广的制作公司水准的影片。为什么有这个信心,说不上特别的缘由,但我就是有信心。在我回西南之前,有一次,摄影师Jimmyu在成都拍摄财富论坛的一支形象片,我正好也在成都拍摄一支美容医院的品牌tvc,间隙,我约他喝茶。我们就在宽窄巷子的中国红里面一个树上小坐,记得一个细节,小妹送来一泡台湾高山茶,要价300,从台湾过来的Jimmyu有点儿惊奇,高山茶不太正宗,还这么贵?我们笑言,树上喝茶,价格自然要高一些,在西南拍片,价格就是要不上去。不过不要紧,自由的创作空间,客户的高度信任,可以突破一切限制。我和他都认为,创作的自由度才是决定作品的关键因素,而预算是可以通过创意、制作执行方法进行克服的问题。我征询了他的意见,他也鼓励我以成都为根据地,兼顾北上广的一些案子。最重要的一点是,成都象一块处女地,没有人开发,而且急需要有一定水准的人回到这个地方来开拓,让成都本地的拍摄制作可以留下来,西南这么大,一定需要发展出当地的高水准影视制作力量。


就这样,我以西南为拓展的基础,在西南做起了自由广告导演。西南的影片的总体预算水平大致只有北上广的1/2,甚至1/3,如何突破?


首先, 我前期就介入广告公司或者制作公司的创意,从创意阶段开始为影片省钱;第二,除了摄影师以及部分演员之外,其他协力人员都在本地解决;第三,除个别影片的tc之外,在成都解决后期制作问题,我拍摄的很多影片我自己进行初剪。相信,有了这几个方面的措施,既保证了影片的品质,执行预算则可以迅速的控制下来,通过积累的一条条作品,告诉西南的企业客户,在成都一样可以制作出高水准的商业广告或其它商业影像。


观池3年,让我了解到制作流程控制对于影片的品质至关重要,我把这些流程都带到西南的一些制作公司里,告诉他们如何对整个制作流程进行控制,如何保证影片是符合企业客户需求的,如何通过流程控制实现企业对于商业影像的要求。实践证明,我在西南做导演这条路是走得通的。因为西南的企业有高水准商业影像的需求,而西南本地正缺可以制作出高水准商业影像的团队。我在这两年在成都拍摄的一系列作品也得到了行业的认可。2013年成都全球征集熊猫守护使宣传片获得艾菲奖、虎啸传播金奖;2013年拍摄的宽窄巷子形象片获中国广告长城奖;2014年上海茂田传媒在成都执行的招商信诺首部品牌微电影《爸爸的味道》获得了中国国际微电影节的优秀奖。


招商信诺人寿首部品牌微电影《爸爸的味道》

在西南做导演,我并不拒绝和当地的制作团队合作,和他们的合作我也学习到很多因地制宜的方便有效的方法。同时,我重点向成都的制作公司引进一些上海的制作资源,比如优秀的摄影师、灯光师和美术,我也会把我在上海的一些后期的经验告诉给成都本地的剪辑师和tc师,培养本地的制片人员,发掘本地的演员资源,等等。到今天,成都的一些制作公司已经可以和华东地区的一些制作公司直接提案pk,比如,最近一些华东地区的医疗和医美机构已经非常倾向于找成都的制作公司来制作商业广告。我已经在成都拍摄了上海美奥牙科、浙江宁波悦尔医学美容医院等企业的广告,这些企业原本都是在华东地区制作自己的商业影片。


而我个人,也在成都遇到一些难得得创作机会,比如在云南拍摄的《公园1903遇见篇》、云南滇珍坊酒业的《传奇篇》、iflow洗发水《森林篇》,这些案子都是以非常有限的预算拍摄出了自己相对满意作品。


前些天在成都执行了一条上海观池的影片,在上海后期时遇到观池的张总,闲聊中,我说,上海除了车之外,其它片子很难拍了。一条片动不动上百万甚至几百万的制作费,国内的民营企业实在是难以承受,干脆观池在成都设立一个制作基地吧。说不定,未来成都会成为除北上广之外的另外一个商业广告的制作基地呢。而我,一不小心就成了最早的拓荒者。



更多张选华作品请关注影视广告网公号特别推荐栏目


本公号商务合作请联系微信号cftvc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