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锁成都的五种姿势:在吃喝中寻觅一个丰满多汁的成都

一大口美食榜2019-04-14 16:43:52

成都

成都:一个来了就不想走的城市。这句话,我们听了太多次,我相信这句话一定出自一个美食爱好者之口。不夸张的说,在这座城市里的每一个巷弄,每一条街道,随时随地都能偶遇许多美食。如果你不曾解锁以下这五种姿势,那么你就永远不懂成都的灵魂。

CHENGDU





作为一个每天四处奔波四处吃的美食工作者,经常有问我一个问题:去过这么多地方,最喜欢的城市是哪里?我一般情况下会脱口而出:成都。


成都是一个过小日子的城市,随处有好吃的,这些吃的既有川菜,小吃,也有腔调、艺术。与重庆相比,重庆更多了一些江湖气,能想到的是山城的苍茫和长江的蜿蜒,而成都顿时舒缓了许多,如成都妹子的娇嗔,叫人身子酥麻。在重庆往往语速很快,吃饭很快,脚步很快,重麻重辣之中,辨认着一颗颗豪迈的灵魂;而成都慢悠悠流淌,想到的是喝茶、龙门阵、巴适、安逸、不存在。


去成都去的多了,其实记不住大街小巷的食物,记住的仅仅是一些人,以及一些姿势。这些姿势叫我辨认着这座城市的来由与命盘。

 


第一式:飞花摘叶


许多记忆都是从一个清晨开始的。从酒店的房间里醒来,端详着镜子里那张有胡茬的脸。


在成都我住过的酒店很多,偏设计类型的,我喜欢崇德里,没有几间房,老宅子改的,有一股工业风,带着浓浓的腔调;偏商务的,我喜欢成都明宇尚雅饭店,可以俯瞰恬静美丽的锦江,走不了几步路就可以逛逛号称成都购物天堂的春熙路,也算是十足十地接了蓉城的地气。



成都明宇尚雅饭店行政酒廊


也不光是喜欢成都明宇尚雅饭店的房间,也喜欢这里的饭菜。不少人告诉我说,成都的真滋味都在民间,小街小巷,地摊排档,我开始也是按照这个套路寻觅,后来被明婷之类的腌臜小馆伤了心,索性就在好餐厅里寻找着性价比高的好味道。这个餐厅叫怡品堂。



怡品堂连锁餐饮机构主打中餐品牌—怡品堂酒楼


我找馆子的法门是找人,这里的厨师长叫李雪冬,是个酷酷的帅哥,年纪不大,却也游离四方,在全国各地涉猎过,做川菜,也懂创意菜和分子料理。我在这里吃饭的过程犹如山花烂漫开,一道一味,令人应接不暇。川菜做质朴了容易,做的既质朴又有新意不容易,口舌之间的方寸之地,变化花样,比一般人想象中的难。传统川菜做的踏实本分,创新部分也不为赋新词强说愁,这在成都尤为可贵。



怡品堂的菜色


后来明宇商旅(酒店集团)在北京开了一家酒店,酒店里也有一家怡品堂,也去吃过几次,还算精彩。在北京这个似乎处处都有川菜,其实细细扒拉也没有几家靠谱的城市,怡品堂至少值得一去。

 


明宇尚雅酒店怡品堂中餐厅(成都店)


地址: 临江西路1号明宇尚雅饭店内


怡品堂(北京建国门店) 

地址: 北极阁路7号3层、2层

电话: 010-58037999 010-58037777



第二式:老树逢春

 

宽窄巷子在成都的地位相当于北京的南锣鼓巷,但是宽窄巷里有不少拿得出手的餐厅酒吧,南锣鼓巷我想来想去也没有一家。



人来人往的宽窄巷子


要去诗人李亚伟经营的香积厨,20多年前,莽汉诗人李亚伟以一首《中文系》震惊文坛,20多年之后,他在宽巷子开了一家餐馆:香积厨。这算是宽巷子里生意最火爆的餐厅之一,做流行的川菜,无论是韭香鳝鱼还是夫妻肺片都做得有模有样。


李亚伟原本的意思是想做老川菜,沿袭着袁枚《随园食单》的传统,传统的川菜“百菜百味,一味一格”,辣从来不都是川菜的主流,更多的老川菜讲究味道,诸如开水白菜等川菜完全不辣,用的只是高级的吊汤技术。然而这不过是个奢望,大量的游客汹涌而至,这里也不得不调整套路,迎合市场,改做流行味道。



据说店里的黄焖羊肉味道不错


李亚伟在好天气的的时候会坐在院子里喝茶,旁边有人打牌,有人聊天,院子里树木丰茂,即便在冬天,有太阳的日子里坐在户外也不觉得寒冷。


成都的文人似乎有开餐厅的传统,不远处还有一家餐厅,名为“上席”,经营者之一是四川诗人石光华,石光华早年写诗,后来写美食,一本《我的川菜生活》成为讲述川菜的经典。上席明显要高端一些,里面庭院深深,有着私家的温馨与奢华。


再走几步是成都映像,是杜兵的场子,有川剧表演,算是典型的文化美食体验项目,可以吃可以看演出,口味相当不错。


再走几步,就是成都女诗人翟永明开的白夜酒吧,这已经成为成都文化沙龙,每个月都有两次主题文化活动,可能是诗歌朗诵,可能是一次画展。



翟永明开的白夜酒吧


宽窄巷子的日与夜,代表着另外一种成都的底色,人们闲适的生活,在日常中寻找诗意,人们浪费了大量的时间用于行走,琢磨一种食物不同的做法,寻觅一碗好吃的面,用慢抵消着快,用美味消耗着时间。

 


香积厨1999(宽巷子店) 

地址: 宽巷子18号

电话: 028-86696153


上席
地址: 窄巷子38号
电话: 028-86699115

成都印象
地址: 窄巷子16号(近宽窄巷子)
电话: 028-86245678

白夜酒吧(窄巷子店) 

地址: 窄巷子32号(近白夜酒吧)
电话: 028-86695671



第三式:以小博大


即便我去过这么多次成都,那些苍蝇馆子我也没有去完,每次去吃都会有不同的体验。


想吃川北锅盔和凉粉,我会去下同仁路的川北锅盔凉粉,与别处不同,这里是锅盔夹凉粉,叫我依稀想起我小时候经常吃的烧饼夹一切,吃得满嘴都是戏。


想吃甜水面就去红星路二段的小名堂,最妙的是里面的芽菜,真是酸爽可口;想吃豆花就去杨柳河街的新繁牛肉豆花,这里的红油水饺也是叫我心醉;关于包子,我在成都的最佳体验是几年前被一个朋友带去的达州会所(似乎是这个名字,可是我在网上没有查到,莫非是关门了?),包子里面鲜嫩的香葱和豆芽,我那天吃到很撑,但是还强忍着吃了几个包子,简直是高潮迭起;



牛肉豆花


想吃兔丁自然是武侯祠大街的红星兔丁,一边吃边聊,吃的是一个爽快;要想吃冒节子,我还是忍不住去甘记肥肠粉,虽然不少人说这里萝卜快了不洗泥,越来越难吃,我还是忍不住来到这里,点上一碗肥肠粉加上两个冒节子,白白胖胖如同礼帽,一个牛肉锅盔,坐在街边,也没有服务员殷勤的伺候,只能自己伺候自己,要想喝瓶啤酒还要到附近的小商店去买……



红星兔丁


这个罗列下去,我估计可以聊上两小时,其实这些也不必要一一寻找,到了成都的寻找小吃的法则是:出门右拐100米。有人烟处,就有小馆,有小馆处,就有好吃。


这几乎是成都的底色,也是许多人喜欢成都的原因,品种丰富多样好吃便宜的小吃,在街头小吃里,隐藏着一个丰满多汁的成都。

 



新繁牛肉豆花

地址: 成都近郊都江堰市杨柳河街67号

电话:15928185486


小名堂担担甜水面(红星路店)

地址: 红星路二段80号

电话: 13880052333


红星兔丁(武侯祠店)

地址: 武侯祠大街180附4号(近通祠街)

电话: 15388152205


甘记肥肠粉

地址: 马鞍北路18号(玉龙火锅旁,花舞汇旁)

电话: 028-8973723



第四式:醉卧沙场


如果没有夜生活,成都的美艳不值一提。成都的夜晚,要比北京的夜晚来得更晚一些。每到入夜,我就不知如何是好,不是选择太少,而是选择太多。


程度也有了越来越多的夜场,以前去的最多的是小房子、白夜、芳邻旧事,现在有了更多腔调的所在,比如:高宅楼上的威士忌吧,坐在窗户的位置,可以看到一层一层的屋顶。微醺处,似乎可以得大光明。


我还喜欢成都东大明宇豪雅饭店顶楼的头等舱俱乐部,200多米的高度,可以揽成都入怀。在头等舱俱乐部喝一款云顶威士忌(Springbank)应该不错,可以冲上九霄。



成都东大明宇豪雅饭店头等舱酒吧


如果还想再来一杯威士忌,自然还可以去高地人(High Lander),在紫荆西路,这个酒吧里的种种好酒即便拿到北京上海,也毫不逊色。我反正第一次去,觉得有点震撼。



高地人酒吧


像这样的酒吧,成都越来越多,我随口可说的就有NICO BAR、隐吧、萃坊……反正挺多,多到去一周,每一杯酒都有丰富的人生。

 


头等舱酒吧

地址: 东大街紫东路段39号明宇豪雅酒店48楼

电话: 028-62680126


高地人酒吧

地址: 紫荆西路6号附23号(中国光大银行旁停车场)

电话: 13488960378




第五式:吃人


我去过成都不少不便宜的酒吧,也吃过不少高级的餐馆,去过许多地方,走过许多路,但是想来,成都对我来说最吸引我的,依然是朋友。



夜幕下的成都


晚饭之后,我就惦记着有人招呼我吃冷啖杯,冷啖杯往往是饭局的第二落点,从一个饭局撤出来,老几位接头暗号似的聚集在成都任意一个街头。


先到的人先点了毛豆煮花生,边喝边等后来者,等到人来齐了,口唤老板儿,上卤菜,每一家都会有自家的招牌,我最喜欢的是卤大肠、猪蹄、猪舌、猪腰、猪肚、猪耳朵、猪拱嘴、猪尾巴、牛肉、牛筋、鸡鸭鹅兔……(请问此处能写成《报菜名》吗),素凉菜自然也少不了,凉拌黄瓜、苦瓜、豆芽、豆腐干、虎皮海椒、盐水胡豆……卤菜即便再香,也会搭配上上油碟和干碟,蘸一点辣椒,就可以叫口腔体验天堂般的触觉。



所谓“冷啖杯”,其实就是一些冷菜,在辅以冰啤酒的吃法


早来的人开始喝酒,没有来的人还在赶来的路上,所有人都不是迟到者,任何时候来到这个饭局都合适,就如同射进一个球门的足球。


石光华,诗人,却写过《我的川菜生活》;李亚伟,诗人,却开了一家餐馆;吉木狼格,彝族人,也是诗人,却四处带我去吃冷啖杯。这个城市里生活的人几乎都是美食家,他们挑剔于食材的产地,黄辣丁要新津的,豆腐要吃西土霸的,苦笋要长宁的,兔头要双流的,就是辣椒也要分二金条、小米辣、子弹头、泡椒,稍有出入,便被耻笑。


一餐冷啖杯也不是终结者。时辰已经到了深夜,小巷子里已经喧哗渐止,只剩下灯火昏黄。这时吉木狼格或者石光华,就会神秘的对我说:走嘛,我们换一家接着吃。



富有胶原蛋白的老妈蹄花


在成都的许多个夜晚,我都是在“断片儿”的情形下去踉踉跄跄的吃一份老妈蹄花,然而一碗还魂,从鬼变成人。此时的成都,犹如一次草民欢聚的沙龙,永远市井,永远激情。如果你不曾醉卧街头,那么你就永远不懂成都的灵魂。

 


文:小宽

图片来自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