稻田明月 | 锦里沟游思录(九):寻找古村落

印象黄陂2019-10-21 09:28:48

文 | 稻田明月(蔡店)


那次去锦里沟,忠孝王府的看守老人对我说:锦里沟者,尽里沟也。尽里沟才是此山最深处,尚有人家。


原来,“锦里沟”是由“尽里沟”衍变而来,是景区策划人妙手之笔。


真的还有尽里沟人家吗?如果有,古道、寺庙、道士与他们有什么关系?他们现在是怎样的一种生存状态?


带着许多疑问下山,问过几个老人,还真有传说中的尽里沟人家!八十年代人口普查前,他们并没有确认自己是属于孝感还是黄陂,过着与世隔绝的生活。国家和地方有什么政令,是传不到这里的。到现在还没有通车通电,进出只能靠步行。


图:网络


科技如此发达的今天,距武汉城区不过百十里的地方,尚有没通电的村庄?他们依然过着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田园生活吗?真的很想去看看。


一次很好的机会,徐老师、表弟、我,结伴踏上了寻找尽里沟人家的坎途。


再一次进入锦里沟风景区,不是观光而是探秘。三个不守规矩的游客,不走寻常路,专挑人迹稀至的歧途,往往爬上去,不是悬崖,就是绝壁。


山岭坍塌的城墙前沿,似乎有条路隐约其间,寻寻觅觅一路过去,小路伸到一个烧木炭的窑前,就不见了。又下到山沟,尽头不是绝壁就是瀑布。只在此山中,云深不知处。


尽里沟人家到底是从哪里出山的,总得有点痕迹,就是鸟,也应该落下一根羽毛吧!


图:网络


回想上次发现那条古道,是消失在河床。想必应该还是在河床两侧的山腰出现可能性大些,可惜旅游线路就在这个山沟两侧摇摆,说不定古道已经被毁。


突然发现,有一较陡的坡上,杂树林下的草茎被分开,有的被折断,再仔细看,地面有点露白,显然是被人踩过。有警示牌:“坡陡危险,游人止步!”


警示牌后面藏着大秘密!坡上面的杂草丛中,静卧这一条古道,道上面铺的石头黑色平整,与我原先发现的一个样!大家都很兴奋。


古道从大山深处延伸而来,在这里已经很接近旅游线路,从深山走出的人,在这里如果下行几步,就可以借道旅游线路下山。事实上,古道的另一端已经掩埋在杂草从中,看似早已无人走过。


图:网络


回首当初索溪而上时,看见几处拦水筑城的小湖,想必到那些地方,古道被淹、被挖、或者滑坡垮掉了。这里,几步之间,就完成了古今穿越,怪不得一时寻它不着。


这段古道从未落足过,我却像是它失散多年的儿子,迫切地踏上归程。这里每一块石头、每一棵树木、甚至满地落叶,看似亲切又熟悉,安静的就像古宅庭院闲坐的父老。


山大就有泉,不知从哪里冒出来的山泉汇在一起,形成瀑布,日复一日,冲走所有能够冲走的,留下的,只有坚硬的石头,山体就像被劈开似的,一道天堑。担心地走近一看,一块石板飞架其间,小路变通途!


此时有一种力量迫使我驻足沉思,在技术条件落后的年代,这重达几十吨的石板,是怎样架上去的?即便有机械工具,在这样的地理环境下,也无从施展。是天生的吗?天工斧迹,一般是纵向垂直的,在这个裸露的地方,一块石板就那么稳稳当当地横着,显然我不太相信是天生的。


图:网络


泉水潺潺,跌入石板下百尺深涧。石桥临泉一侧满是青苔,如披上一层碧绿地毯。三人屏声静气,小心翼翼的轻轻走过石桥,是害怕打扰了天籁的幽静,还是害怕唐突了尽里沟人家?


愈走愈静。这里的山是自然的,水是自然的,树也是自然的,就连倒下的树木,也是自然腐烂风化。路也不强为路,随弯就势,就算是一枝挡道,也要绕过,即便一丘横亘,也不动锄。


这里,自然统治着一切,没有人的妄为,我们甚至怀疑,真的会有人在这里居住么?


本文作者稻田明月授权印象黄陂发布

关于作者  稻田明月,生于武汉市黄陂区蔡店乡郭家岗。1984年出门求学、打工、谋生,现居黄陂前川。


作者往期文字

稻田明月 | 锦里沟游思录(八):忠孝王府

稻田明月 | 锦里沟游思录(七):古道追迹

稻田明月 | 锦里沟游思录(六):天有病家不幸

稻田明月 | 锦里沟游思录(五):失落的家园

稻田明月 | 锦里沟游思录(四):那人那家那山

稻田明月 | 锦里沟游思录(三):古老的民谣

稻田明月 | 锦里沟游思录(二):故乡的芳名

稻田明月 | 蒸在红薯中的那碗米饭

稻田明月 | 我的楚戏我的船

稻田明月 | 锦里沟游思录(一):没落的贵族

稻田明月 | 渐离渐远的年味

稻田明月 | 母亲与纺织

稻田明月 | 三妈

稻田明月 | 蔡店荣欣庙:我的小学

稻田明月 | 老姑娘

·END·

有风景  有味道  有故事

印象黄陂  品味黄陂

投稿 | 联络:23090806@qq.com

掌柜微信 | QQ同号:230908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