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岁,除了工作结婚生娃,还有很多种活法

严肃旅行2019-03-30 10:06:37



今天是我28岁生日。


前几天刚看完玛赞·莎塔碧的漫画《我在伊朗长大》,除了对伊斯兰革命前后伊朗社会的真实描述外,她那总是语出惊人的开明父亲给我留下了深刻印象。她父亲对已婚却还没从学校毕业的她说:“每个人都可以长到二十二岁,都可以结婚,这并不需要特别的聪明才智!!你最好考虑考虑你的文凭吧!还有不到一年的时间了。”这段话从一个父亲口中说出,实在让人尊敬。要知道,不管伊朗人民内部对政府有多少反叛情绪,伊朗终究是一个传统的穆斯林国家,那个年代的女性大部分想的都是结婚、或者赶紧找一个结婚对象。


在一个女性地位如此之低,甚至女性离自我觉醒还有很远距离的时代,玛赞的父亲居然能说出如此的金玉良言,真是令人羡慕。她有一个如此好的父亲,去指引她走向正确的道路,那条路当然并不舒适,也或者充满坎坷,但那才是正确的道路。书的最后,已经离婚的玛赞又要离开伊朗了,父亲对她说:“生命只有一次,你有责任把它过得丰富多彩。



△ 《我在伊朗长大》中的一段对话


这不禁让我想起了波伏娃的一段话:“男人的极大幸运在于,他,不论在成年还是在小时候,必须踏上一条极为艰苦的道路,不过这是一条最可靠的道路;女人的不幸则在于被几乎不可抗拒的诱惑包围着;她不被要求奋发向上,只被鼓励滑下去到达极乐。当她发觉自己被海市蜃楼愚弄时,已经为时太晚,她的力量在失败的冒险中已被耗尽。


为什么28岁生日我会想到这些话?因为我也曾被社会有形无形地教育,认为在上海,女性的适婚年龄是28岁,在23岁前,我甚至从未怀疑过这样的想法。毕竟对于一个普通人来说,可能在根本还没想清楚自己要的是什么时,就早已被潮流推搡前进。社会就是这样,不给你太多思考时间,就把你推入人群。生活再也不是去追逐自己想要的东西,而是为了不落后于别人所进行的盲从。


或许大部分长辈会教导年轻人去走大家都在走的道路,一方面源于他们也没有更多的人生经验,一方面源于大部分人对风险的厌恶。大家其实都想得到一个好的结果,但却不怎么愿意付出过程中的那些代价。我始终认为,物质都是身外之物,只有自己经历的那些酸甜苦辣、那些风风雨雨、那些最终沉淀在内心的学识和思想,才能让自己在容貌衰退、年岁渐长之后,依然散发着光芒。


男权社会对女性的苛刻显而易见,许多女性甚至自己也在25岁之后意识到自己开始走下坡路,恨不得赶紧在最美年华嫁做人妇。但其实,女人是可以通过自己的努力,在过了所谓的25岁后,依然走在人生的上升期,只是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这样的观念并不流行,甚至被许多人所排斥。即使是最亲近的家人或一些同为女人的同性,也乐于劝导别人“滑下去到达极乐”。


我不化妆,不戴任何首饰,甚至由于经常出门在外,连漂亮衣服都懒得买,只穿运动鞋和徒步鞋。我完全不关注吃什么,在土耳其的两个月,几乎每顿都吃物美价廉的土耳其鸡肉卷。人的精力有限,我不想在这些小事上反复纠结和做选择,不想浪费任何精力在外在的、浮夸的东西上,也根本不需要靠换个发型、换个指甲油颜色来愉悦自己。这样的生活或许和都市女性相距甚远,但这确实是我最喜欢的生活状态。28岁之际,我想简要梳理一下这五年来的人生轨迹,也算是和普世价值唱个反调吧。




四年前的夏天,当我辞职的时候,我也忐忑,因为没人告诉我走那样一条路的后果,身边也没什么可以参考的榜样。就好像身边的人都走在阳光充足的康庄大道上,而我进入了黑暗森林一样。只是,森林的尽头未必如他们所说那般糟糕。


2012年,23岁,我辞职,坐着绿皮火车来到呼伦贝尔,在青年旅舍做了两个半月的前台。在那之后,有时会被问起,作为一个名牌大学毕业生,为什么能选择这样一条道路。大概我从没把所谓的身份看得太重吧,比起为了别人的期望而活,我更固执地想要追求一些别的东西。那段时间,我不知道前途在哪,不知道未来自己能做什么,只是当我听着许巍的《蓝莲花》,一个人走在苍茫的呼伦贝尔大草原时,我觉得那种快乐才是生活中珍贵的东西。


△ 呼伦贝尔的盛夏


离开内蒙古后,我又去长白山的青年旅舍打了一个月工,生火、烧煤、换床单被套、打扫卫生……干的活远比在内蒙古时种类丰富,也更辛苦。也正是在长白山,我意识到青旅打工虽然可以让我去到很多地方,却过于禁锢,体验过已经足够,但继续下去,却不会带给我更多的收获。也正是在那里,我决心独自前往哈尔滨,卖我做的风光明信片。


那个冬天,在哈尔滨发生了很多事,我和朋友一起去摆地摊,在人来人往的天桥上瑟瑟发抖。我频繁跑各家青年旅舍游说老板卖我做的明信片,在下着大雪的日子拎着很重的明信片到处送货,甚至在被拒绝时一度很沮丧。这段经历我没有在书里写,因为怕有打广告的嫌疑。但那却是最困难的时期。



△ 当时拍产品照极其认真,在哈尔滨到处找有意思的场景拍照


2013年,24岁,除了认真做淘宝店、卖明信片之外,我开始尝试风光摄影。虽说之前也拍过许多,却非常稚嫩,上专业类的摄影社区网站一看,我的那些照片根本不入流。图虫、500px这样的网站,被称为“根本不给业余爱好者任何机会”的摄影社区,只有非常优秀的作品,才能获得很高的分享。那一年,我去拉萨做了一个月义工,那是我最后一次在青旅打工的经历;那一年,我第一次踏上新疆的土地,那是我之后8次新疆旅程的前奏;那一年,我只拍出一张如今依然觉得不错的摄影作品。如今回想起来,2013略显平淡,但我没有放弃,我坚持下来了。



△ 这张暗黑风格的云南元阳梯田的照片,是那一年我拍出的最满意的照片


2014年,25岁,我作为领队,带了三次户外团队,那也是我人生至今仅有的三次带队经历。职业旅行这条路很难走,我从不问任何同行赚钱的奥秘,却也因为自己的摸索,多了很多意想不到的有趣经历。那一年,华为给我拍了一条品牌宣传视频“勇敢做自己”,在遥远的香格里拉和梅里雪山,与近20个人的专业拍摄团队两天的相处和拍摄,也让我这个广告系毕业生,第一次真正接触了广告拍摄。这也算是旅行和摄影给我带来的意外收获吧。



△ 第一次带队去漠河,也是最好的一次带队回忆



△ 在香格里拉拍摄广告片



△ 很喜欢视频结尾的这个镜头,当时导演拍着拍着突发奇想问我“你会骑马嘛?”作为在内蒙古草原生活了2个多月的女汉子,这技能必须具备啊!所以嘛,过去自己努力去所经历的所有,未来或许都能有用武之地~


2014年的故事远比之前丰富。除了带队、拍广告外,我在川藏线走了个来回;也完成了2011年的梦想,如愿踏上阿里大北线之旅;在秋季到来前,我去走了中国徒步线路中难度排名第二的乌孙古道,除了走的半死不活外,却意外开始痴迷户外扎营;而那年秋天,我的追秋之旅从伊犁巴音布鲁克开始,到坝上草原、稻城亚丁、新都桥、四姑娘山、杭州。过去的积累逐渐开始显露端倪。



△ 曾让2011年第一次去西藏的我魂牵梦系的然乌湖,在2014年夏天终于得见



△ 阿里大北线,像极了windows桌面



△ 这是我第三次去稻城亚丁,也终于见到了最美的的亚丁


2015年,26岁,这是我集中拍摄风光的一年,翻看硬盘,每个月都有作品产生,这一年,我拍了不少有辨识度的风光大片。算起来,那时已经是自由职业的第四年,我却越拍越喜欢,不惜用长时间等待、徒步、扎营等各种方法,或去拍那些知名景点的另类照片、或去探索不为人知的隐匿风光。那一年的旅程特别疯狂,光是新疆就去了四次。全年无休,脚步不停,换来的是视觉中国的签约,是图虫年终总结贴子的分享量第一。而我这所有的照片,都是用一台2007年底买的索尼笔记本电脑做的后期,大概算是最寒酸的摄影师了吧。


△ 2015年1月,四川,峨眉山万佛楼夕照。这张难得一见的冬季云海,开启了我2015风光摄影的序幕


△ 2015年1月,四川九寨沟,等了2星期等来的一场雪


△ 2015年4月,南疆,阿勒玛勒克,比梦境更美的杏花村


△ 2015年7月,新疆,伊犁昭苏紫苏花海


△ 2015年8月,西藏,独自在面对羊湖的山顶扎营,等待几乎没人拍过的羊湖日出日落


△ 2015年10月,南疆,塔什库尔干的金秋无人问津,却美得令人心醉


△ 2015年10月,南疆,塔克拉玛干沙漠的胡杨



△  2015年11月,北疆,喀纳斯月亮湾的初冬如油画一般


2015年真的做了好多好多事,除了每个月都在不同地方拍摄风光外,我还在川藏线上试开了一家明信片实体店;在旅途不停的间隙,争分夺秒完成了豆瓣专栏《世界那么大,我带你看看》,并和出版公司签订了图书出版合同。至此,我不仅完成了成为一名风光摄影师的梦想,也渐渐接近了我儿时想成为一名作家的梦想。能走到这一步,除了执着、钻研、努力之外,勇于去尝试不同的东西、并坚持自己所爱,不被利益诱惑,才是最重要的。



△  发表在豆瓣的专栏,感谢陌生人们的高分评价


2016年,27岁,这一年开始得终于不再那么迷茫,因为3月要交书稿,我几年来第一次为了一个明确的目标而安安心心地工作。回到大学的图书馆,看许多书,然后写自己的书,这是我读书期间无论如何也想象不到的未来。我在图书馆写的书,最终也进入了图书馆,成为藏书之一。7月,书顺利出版,而因为我并没有好友有过出书的经历,出版行业又如此扑朔迷离,整个过程都在忐忑和摸索,我就这么意外地又探索了一个领域,一个我之前根本想不到我会涉足的领域。随着书上当当网新书热卖榜、进入各大书店,我心里的石头终于落了地。



△ 我的书,写了从辞职到成为一个自由职业者、风光摄影师的四年经历



△ 书出版后不久我就去了中东,直到年底回国,我才在苏州诚品书店,第一次见到自己的书被摆在旅游类的显赫位置


书的出版意味着,我又被清零了。


探索世界的步伐,我选择从中东开启,并且暂时搁置大型的风光拍摄计划。半年的国外长途旅行,收获远远超出我的想象。用沙发客的方式,我终于知道,旅行不仅可以作为旁观者去看外面的世界,更可以融入其中。刚开始用这种方法无疑会不适应,毕竟是一个完全陌生的国家、陌生的人和很久都不用的英语。这种时候,退缩一下,旅途可能就会变成除了问路和必要的行动外完全的独处,甚至在翻译软件的帮助下,不用开口都可以正常生活。但逼自己一下,认真准备一些话题,和热情善良的沙发主们讨论,在她们的帮助下,旅行会变得超乎想象的幸福。


我和大部分沙发主都相处了3-4天,她们整日地陪伴着我,我们一起出门,去景点、去吃饭、去参加她们的家庭聚会。也正是因为这样长时间的持续相处,我们讨论了许多问题。这些积极、乐观、努力、向上的沙发主们,是我中东之行最大的收获,和他们的谈话,给了我很多启发。


△ 我在伊朗设拉子的沙发主,18岁的Dorsa家住了四天,我们每天一起起床、吃饭、出门,她带我逛巴扎、逛清真寺,还带我去了波斯波利斯。本以为需要找人拼车或包车才能去到波斯波利斯,却没想到Dorsa的外公就是波斯波利斯遗址的管理人员,家就住遗址旁边,于是她妈妈和她带着我一起去了她外公家,吃吃喝喝地混过最热的下午之后,她外公直接带我们从后门进去,还给我找了个会英语的工作人员专门为我讲解。这是我在伊朗众多的意外收获之一!


△ 我在伊朗大不里士的沙发主,英语教师Parveneh,她喜欢走路,我和她住一起的三天,每天都陪她外出走十几公里,边走边聊伊朗女性的学习、就业、成家问题,收获良多


△ 我的土耳其第一站——特拉布宗的沙发主,两个在校女学生。初到土耳其,人生地不熟,她们帮了我很多忙,让我完全抛开了对土耳其的偏见,开启了长达两个月的土耳其之行


△ 我在土耳其迪亚巴克尔的沙发主,Medine和她的库尔德人大家庭。她们全家出动带我逛迪亚巴克尔,我们讨论了很多库尔德问题,让我对土耳其人与库尔德人的矛盾有了直观的认识


我不知道别人对于时间有着怎样的概念,但对我来说,时间过得很慢。甚至经常在一年结束时,连我自己都惊叹居然能去到那么多地方,做那么多事情,发生那么多故事。


人生的精彩程度完全取决于个人而不是在质疑循规蹈矩时长辈的那一句“大家过得都是那样的生活”。总有人在社会的磨练下依然棱角分明、依然愤世嫉俗,世故圆滑从来都不是我所欣赏的品质,不论是做人原则、还是行动,我都认为,所谓“幼稚”的坚持是一种珍贵的品质。只是除了去抨击那些看不惯的东西外,成年的我们,还是可以去做一点什么,去改变一点什么,去抗争一点什么。毕竟,快30岁了,我们才是这个时代的主力军。


在黎巴嫩首都贝鲁特,我的叙利亚沙发主Nowar对我说:“我才27岁,我还有很多想做的事”。我很高兴看到越来越多的女性冲破束缚、冲破传统,追逐自己想要的人生,也很高兴自己也算是其中一员。





原创文章/图片,禁止转载,经发现必将追究到底。

转载合作请联系398998908@qq.com

微博@包子Wi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