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愁是两行咸咸的泪】望乡

峨眉运用车间2019-03-13 12:04:13

望乡

“上班咯,要到点了。”电话那头传来师傅的催促声,“好嘞,来啦来啦。”此刻背着大包的我穿梭在弥漫着年味的街道,看着大人如珍宝般抱着小孩,眼里满满都是宠爱,小孩眼中闪烁着红色的灯光是对街挂起的大红灯笼,他们不禁伸出稚嫩的小手想去触碰,一家人其乐融融在热闹的街上走着,幸福味道弥漫在空气中,想想在家过年真好。

“哎哟,大年初一就上班了,昨晚守夜看春晚还没缓过劲呢。”我在机车上一阵嘀咕,“正常的,多少年了,都没回家过年,你们以后的路还长着呢,今年运气不错了,大年三十能碰到轮休。”师傅笑笑说,一边还不忘熟练地操作机车运行,却是颇有几分诗人吴文英十年旧梦无寻处,几度新春不在家的无奈。很快列车出发了,还是那条窄窄的铁路盘亘在蜿蜒起伏的山峦间,而此刻看上犹如乡愁萦绕在我的心间,确是剪不断,理还乱。道路旁如诗歌般的山水田园画怎么也映不进我的心中,站在司机室放眼望着前方的路弯弯曲曲看不到头仿佛怎么走也走不完,人言落日是天涯,望极天涯不见家,想来应该就是如此了吧。

不多时,列车进站了,今天的站台上人格外的多,有到处叫卖的商贩,有熙熙攘攘上下车的旅客,有维护上下车安全的工作人员,一时间原本安安静静的车站被列车进站的汽笛声给点燃了,不大的站台上顿时变得热闹起来。有笑声、有叫卖声、有车站广播声,我还看到了哭声,一位满头白发的老人家望着提着大包小包的在外务工的子女回来,眼里满是泪水不知是好久没能见到孩子的激动还是风沙迷了眼睛,缓缓地上前想提点东西,却被拒绝了,仍是一脸掩不住的欢笑,嘴里一直说个不停,也许是在问今年在外过得怎么样吧。突然想起一句话,人不出门身不贵。可如果都是这样又哪里会有张九龄海上生明月,天涯共此时的祈愿;又哪里会有杜甫露从今夜白,月是故乡明的慨叹;又哪里会有陶渊明羁鸟恋旧林,池鱼思故渊的依恋。人生可以去的地方很多,可以回的地方却很少,故乡应该就是这么一隅净土吧。

呆呆地看着窗外出神,“别忘了记点哦。”师傅的提醒把我远在故乡的思绪拉了回来。收起了小心思,打开手账,上面写的“彻底瞭望,确认信号。”几个红字显得格外的鲜艳,是呀,我们乘务员望的是路,望的是家乡,望的更是身后乘客的生命安全。春运,一年一度的人口大迁徙,是我们一名又一名乘务员保驾护航,让一个个在外的游子平平安安的回家。回家的路是跋山涉水,却由我们一代代铁路职工让天险变通途。我们铁路职工与时俱进、开拓创新在技术上攻坚克难,让龟途变坦途,让一个个家庭团聚,家才有了家的样子。有了家的国才叫国,有了国的家才叫家。能守护千千万万乘客安全回家,见证祖国平平安安是我们乘务员的荣幸,更是责任。

“呜~”随着一阵激扬汽笛声,列车又开始运行了,缓缓走向下一个目的地,风景再美不过回家的路,纵使回家的路曲曲折折,列车依然风雨无阻安全的带着千万人的思念,也带着我们铁路人几十年如一日的执着,在这狭长的“战场”上驰骋。

峨眉运用文志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