懂得宽恕的人,活得有多赚?

精读2018-10-06 10:21:15


01

雨果的《悲惨世界》里,有一些桥段令我印象深刻。

贫穷工人冉阿让看见姐姐的孩子饿得直哭,就去偷面包,因此被人抓住,判了5年徒刑。

他几次越狱,被抓回来又加判了共14年刑期,结果为了一块面包坐了19年的牢。

出狱之后,冉阿让到处遭人白眼,无处可依,他发誓一定要向社会复仇。

但是,出现了一个人,改变了冉阿让的一生。

这个人是卞福汝主教,主教不仅收留了无处投靠的冉阿让,而且还将冉阿让偷走的银器送给了他。

于是,这位未被监狱改造过来的老强盗,却被主教感化,从此改过从善,一而再再而三地宽恕一直追捕他的冷血警察沙威,最后沙威因自惭而自杀。

他做了一系列好事,哪怕在受到不公正对待时,也是以宽恕之心待人。甚至连一向误解他的女儿女婿,最后也懂得了善的力量,请求他的宽恕。

监狱无法做到的事,主教用宽恕做到了。

《悲惨世界》里的这段故事让我看到了宽恕的力量:

原来宽恕一个人,就是拯救一个人。甚至它能够强大到,可以拉回在悬崖边上挣扎的人。


02

叔本华说:

在这世界上生存,具备一定的预见能力和宽恕能力合乎我们争取幸福的目的:

前者帮助我们避免受到伤害和损失,后者则为我们免除了人事纷争和吵闹。

就像成长词典词条《147:幸福》中所说:幸福是一种能力。

选择宽恕,就是给自己争取幸福。

一个人总是把别人的错误记录在沙地上,这样风一吹就会消失不见;同时他也把别人对自己的好刻在石头上,这样就永远都不会忘记。

宽恕他人,可能不是因他们应该被宽恕,而是因为你值得拥有一份安宁祥和。

宽恕别人就是宽恕自己,因别人的过错而保持愤怒,这其实折磨的是自己。

有人批评林肯对待政敌的态度:为什么试图要把他们变成朋友呢?你应该想办法打击他们,消灭他们才对。

林肯回答:“难道我们不是在消灭政敌吗?当我们与敌人成为朋友时,政敌早就不存在了。”

林肯两度被选为美国总统,他消灭政敌的方法,就是将敌人变成朋友。

今天在以他名字命名的纪念馆的墙壁上,刻着这样的一句话:

对任何人不怀恶意,对所有人宽大仁爱。”

人际交往中,我们也可学习林肯的这一做法:

心怀善意,得饶人处且饶人,多一个朋友总比多一个与你对立的人要好。

03

有些人说,自己想做到宽恕,但并不知道该怎么让自己宽恕,因为发自内心的宽恕真的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真实的幸福》这本书中介绍了宽恕的五个步骤,或许可以帮助我们做到真实的宽恕:

回忆:尽量以客观的方式回忆伤痛,不要把对方妖魔化,也不要自怨自艾。

移情:从加害者的观点来看为什么他要伤害你,设想加害者会如何解释他的行为。

利他:这是个困难的步骤。告诉自己,宽恕加害者是为了他好,并且自己可以超越痛苦与报复。

承诺:你可以把宽恕的意愿告诉亲近的人,或写在日记本里,让你的宽恕更具有仪式感,会更容易做到宽恕。

保持宽恕之心:宽恕并不是把记忆抹掉,而是把记忆所挂的标签换掉,提醒自己,你已经原谅了他。

可能会有人觉得这很肉麻,很虚伪,但至少有8个研究已对这5个步骤进行过测验,它们也都强调从客观的立场去重写那些悲伤的记忆,会更容易做到宽恕。

并且这些研究结果表明:

愤怒与紧张越少,乐观和健康就越多;你越能宽恕,宽恕的良好效果就越明显。


04

当然,宽恕这个词,远不如说得那么简单。

毕竟无度的宽恕,也意味着对罪恶和过错的纵容。

宽恕需要仁慈之心,但不仅是仁慈,还包括智慧。

缺乏智慧的仁慈,也许会唤起一部分人的良知,但也可能会放纵恶行。

我们要坚持的,就是保持原则与底线,判断宽恕的价值,宽恕可宽恕之人。

《教父》里说:生活本来就充满不幸。要遗忘,要宽恕。

这个世界并不完美,它甚至有点可怕,我们注定会不断地承受极多的痛苦和伤害。

但某一层面上,如果我们能够在经受这些痛苦和伤害后,还愿意选择相信它将来可以变好,还愿意心怀善念面向未来,就是最大的意义,亦是最令人感动的事。

也许就像《少年派》中说的一样:到头来,生命的意义就是不断地放下。

每一次仇恨、愤怒和不能放下的背后,都有对应的钥匙,你要去找到它。

每一把钥匙对应着一次宽恕,而每一次宽恕过后,得到救赎的不仅是被你宽恕的人,还有你自己。

共勉。


图片:来源于网络

作者:何似,精读主创。平凡生活中,有暗香盈袖。


更多何似的文章,请点击:


一个人最重要的能力是,过好自己的生活

职场上走得长远的人,都具有哪些基本品质?

别让这3种低情商聊天方式,毁了你的人际关系




你是终身成长者吗?

为什么你明明知道,却做不到?

为什么每天,一定要写点什么?

这400个让你更聪明的概念,你掌握了几个?

订了《成长词典》的会员,请关注精读读友会服务号

留言有礼


今天点赞数第1名的留言,精读君赠送《成长词典》1个月使用权益(不重复赠送)。



测一测,你的知识体系有什么缺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