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大峨眉时代——那些顶着光环荣耀的芳华学子

劲芝缘2018-09-13 14:59:27

七、八十年代的大学生,在我的心里都是顶着“天之骄子”光环的俊杰......


     中国1977年恢复高考的时候,570万青年参加了改变人生命运的高考,

      然而只有27万3千人被录取

     录取率:

4.8%

    半年以后就进行了78级高考,国家迫切的需要人才,从此中国青年们走上了高考的道路,命运改变的“独木桥”。








西南交大运78级的马骊姐,看了这张画就认定,当年自己就是被这辆车拉到电影场上面,在那个牌楼前下的车。


才满17岁的这个小女孩,带着行李来西南交大上学报道了,

下了交通车就懵了,完全不知道方向......

我还和她开玩笑:早知道,我可以带路啊。


在我的印象里,那时候能考上大学真的是凤毛麟角,即便到了八十年代,很多人还是一个县里唯一考上的大学生。


什么是光荣?他们那些人都有深深的体会才对。

但是,那时候的大学生确是低调地很,毫无炫耀之心。


我试探的问马骊姐的情况,她说幸福来自于“奋斗”。

还好这话不是来自于我讨厌的小外星人嘴里说出来的.....


聊着聊着,我发现她是成吉思汗民族的后人......孛儿只斤家族,

天啊,整个要把我带入《射雕英雄传》的故事了。

聊着聊着,我发现她在体制内工作时,是拿过那种封面印着省人民政府奖状的杰出贡献者.......

聊着聊着,她又成了辞职下海经商的旅游地产的大老板了呢......美丽的腾冲成了她的根据地......

聊着聊着,她怎么又在做医疗事业了呢......

总是看她在朋友圈发水路医疗的信息,我因为看了很多医书还和她辩论过,我在想:水路,疏通经络而已,有那么神奇吗......



就是这个21岁从交大毕业的小女孩,怎么就这么大的能力呢......

前几天,有朋友发给我建校八十五周年的纪念册翻拍图片,

我就觉得有一张照片里的女生,很像马骊姐,

于是微信里问她是不是她?她说是,客串做了下模特。

那是1981年的事了,还没毕业。



有文章盛赞过77,78,79届大学生,我以为只是顶层的要津的原因呢,其实远不止如此,当年百里挑一,想必是栋梁之才。


经常看运79级周力军大哥的朋友圈发的文字,一开口就是:我师兄谁谁,我朋友谁谁的,都是些大咖、大能啊。

怎么看,都像打俺的脸一样,

谁让你不好好学习呢......


恢复高考后的大学生,真是年龄差距巨大,有当爹的三十多岁,也有十五六岁的小孩,各行各业的都有,比以前的工农兵大学生还齐全。


他们的能力真的是超强,吹拉弹唱能搞起大型晚会,运动场上能为交大扬名立万,连会剃头的,会做衣裳的都有,很多女生都能打毛衣、勾勾针打围脖披肩什么的。

当然,写在课桌上的打油诗也很棒。

“破锅也应有锅盖,破鞋也应有人爱,只要爱情深似海,麻子也会放光彩。”


还记得中山梁运动场的篝火晚会,激情壮观,哪需要什么保安维持秩序啊。

还记得搞过校内的火炬接力赛,大竹筒子上面绑块布,沾着煤油点着了,就是火炬。据跑过的朋友说,那一趟跑不但手上都是煤油,还烫伤不少只手......

我还说我们看热闹的人还嫌弃:火炬怎麼老是灭啊......


马骊姐还说:你要写大学生就写嗨点。

我问她那时候没事玩牌吗?

她说从来没玩过。

我说那时候有爱情吗?

她说情商低不懂,没有。


我说那平常有啥娱乐啊?

她说:平淡。

我赶紧说:那还怎么写嗨啊。

她只好补充说:爬山,报国寺,伏虎寺,荡秋干,逃课,偷电用,腌鸭蛋,用粮票换鸡蛋......


瞧瞧,多么老实的一代大学生啊。


我问过很多人,他们都没有在大学谈恋爱的经历。

我回想当年的峨眉时代,真是没见到有啥搂搂抱抱的爱情存在,校内见不到,就连伏虎寺的河沟里也都是抱着书本学习的学生。

中山梁的教室,永远都是满满学习的人们,那么多的教室就像不够用一样......

那时候他们不知道“竢实扬华”,但是他们就是这么做的。


我有时候都在想,他们那时候那么单纯,怎麼他们的孩子就去鼓励进大学谈朋友了呢?

现在还可以结婚!

你们是过日子的,还是学习的哦。怪不得现在大学毕业也不好找工作了,提前过日子吧.......


在与峨眉时代大学生聊天,他们总会谈到师生的情感,浓浓的......

谁谁又总是在哪个老师家蹭饭了,

谁谁又和校领导交流谈心了,

谁谁又受到老师的无私帮助了,

谁谁病了老师又无微不至了......

甚至哪个老师家的家庭情况啊,哪个老师家有漂亮女儿啊,搞得比我们交大人还熟......害的我经常帮他们问近况。

而且他们是一生都忘不了的师生情谊!挂在嘴上,记在心里。

师恩难忘。



那是一个有好老师、好学生的时代,

那是一个有好领导、好职工的时代。

朴实谦逊、吃苦耐劳、勤恳丹心。


不需要用那块民国牌匾来激励人,

都是最真实的交大人。



我其实很想知道那时候的大学生脑子里都在想什么,因为肯定不是为了升官发财,还特意看了些当年的资料。



我还问他们:是不是内心就是为中华之崛起而努力读书呢?

有人回答我:除了我以外,都是!


哎,你们不要那么谦虚,搞得我怪低级的,像个小学生了。


我还特意看了些过去的高考试卷。

他们的考试题和工农兵学员时期难度大了很多吧?

我这并不是贬低工农兵学员,我认为社会经验和知识大于课本教条,

顺便给自己拔拔高。

看了语文作文,其实他们是有共性的......



1977年各地高考语文作文题目

北京:我在这战斗的一年里

天津:他像雷峰同志那样;宏伟的目标鼓舞着我

河北:我将怎样度过今后不平凡的二十三年

湖南:心中有话向党说;园丁赞歌记我最尊敬的一位老师

四川:《一个青年矿工的变化》读后感

浙江:路

陕西:难忘的一天

河南:我的心飞向毛主席纪念堂

甘肃:不到长城非好汉

吉林:伟大的胜利难忘的一九七六年十月

福建:《大庆见闻一则》读后感

江西:难忘的时刻(理科);当我想起雷锋的时候(文科)

湖北:学雷锋的故事

辽宁:在沸腾的日子里;谈青年时代

新疆:每当想起敬爱的周总理

宁夏:在我报考大学的时候

山西:为四个现代化做贡献

安徽:从“科学有险阻,苦战能过关”谈起

广西:难忘的日子

内蒙古:谈实事求是

黑龙江:每当我唱起《东方红》;在红旗下

云南:攻书莫畏难

江苏:苦战


那就是他们是理想主义者。

理想主义者和理想主义者在一起,就是做大事的人。

他们内心有国家、民族、正义、事业......


格局很大。

也许他们如今沦于世俗,他们不再谈论这些,

但是他们青年时代,一定是的。

岂止是自己的一亩三分地呢。

中国近些年复兴之际,也恰恰是他们最年富力强的时期,担当栋梁之时。



这份历史文件,就是当年最早一批学生精英们的代表,当时我看到它时,我首先看到了过去一起共事的熟悉名字,郝建平、包慧、张东府、李霄军想起了很多往事。

说错了,不是共事,是被他们领导。

心想怪不得呢,他们有超强学习能力、工作能力,干练而沉稳,印象极深。

未经他们同意,不敢讲领导的具体故事了。



他们的理想主义情节曾经在80年代迸发了。

八十年代初,女排获得了第一个世界冠军,大学生兴奋的砸水壶摔杯子,游行庆祝,火把变成了扫把,高兴、高高兴,那真的比过春节热闹多了。

穷山沟里从来没这么高兴过......




其实,我知道在这个事之前还发生了个大事,大学生罢课了。

"伽马射线",那时候我们听到的最新的一个射线名字。


据说我们峨眉校区建筑的砖里有伽马射线,被照射后会得白血病,而且据传说学校已经死了三人,当时谣言四起,说啥都有。


吓死小伙伴们了,我们每天谈论的是,你家床还靠墙不?

吓得很多人家里,床都要搬到屋子中间睡觉了。

据传:远点,安全些。



真的很可怕。


因为你可以见到“西南交通大学二千五百名罢课学生致全校师生员工书”,

什么倡议书啊、呼吁书啊、罢课宣言啊......

好像还有给全国人民的一封信。

让我想起76年告全国人民书了。

“不要放射线,我们要活命”。


这事儿闹大了!终究震惊了全国。

来了部级领导来谈判。


后来还提到了和上海铁道学院合并......

后来又提出了迁校方案。

所以,交大搬迁成都就是这么提到了桌面的。

很多人不知道,觉得不光彩吧......



前些日子,在微信群结识了当年“罢联”主席殷南先生,这个由边防军小战士考到交大的铮铮汉子。

他的语言不多,但有力量。


我告诉他:如果交大人知道学校搬迁成都是你带领的罢联付出的努力,全体交大人都会感激你的。


他却不自傲,返到诚惶诚恐,

也许是不是觉得自己影响了学校的名声或者同学们的学习之类呢?

我没敢问。

因为他病了。

而且病得不轻。

癌症!

大家都在关心他,安慰他。


他对我说:你放心!

我不会让病痛打垮我,

我不会让癌症恐惧打垮我。


我默默地祝福他。

我们大家都在祝福他。


我问马骊姐参加罢课了没有?

她说当然了,积极分子啊。


经常有朋友说:自己每年都要回一次峨眉,在学校里转转,往事历历在目就像昨日......

有个朋友说,他的老婆看他转峨眉校区,说这里、说那里的故事,都快听烦了......

我说:没有那个经历的人不懂,真的不懂。

我知道:

很多人都会为峨眉流泪,感动。




峨眉,虽然总是雨绵绵的,很少阳光普照,但是在我们的心里永远都是湛蓝的,晴空万里,书声琅琅,鸟语花香。




阅读相关:

交大峨眉时代——喝着峨眉河水慢慢长大

西南交大的后花园——峨眉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