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秦岭 !一位交大人跨越四十年的西成铁路情怀

西南交通大学2018-04-16 09:21:16

过秦岭

文 / 贾华强


2017年12月29日,“复兴号”奔驰在中原大地上。我坐在自己参加试验的“复兴号”上,就要去体验自己参加修建的西成高铁了!要去再过秦岭了!幸福与自豪交织着无法掩饰,过秦岭的往事又一幕幕浮现在了眼前。


秦岭,华夏文明龙脉,祖国地理南北分界线。她的庄严与神圣,使少年时代的我就有了登拜的憧憬。这种憧憬,终于伴随我40年前的第一次过秦岭而升华,伴随我后来无数次过秦岭而丰富多彩起来。在这无数次过秦岭之中,三个第一次最为难忘,三次都曾热血沸腾。




第一次过秦岭,是1978年,我17岁,坐火车,走宝成铁路。接到了西南交通大学隧道及地下铁道专业录取通知书,办完户粮关系,匆匆告别了我任教的铁炉中学,背起行装踏上了第一次远离故乡的求学路。


乡亲们和学生们一大早步行送我到三里外的汽车站,赶上了上午仅有的一趟客车。 “考了全县状元,全村光荣啊!” “恢复了高考,赶上了好时候啊!”“交通大学是不是学修路啊?咱村啥时能通汽车啊?” 坐上了汽车的,热泪充满了我的眼眶。养育我的乡亲们,您们的话我记下了,我一定刻苦学习,学好本领,报效家乡,为国尽忠。


中午,汽车到了洛阳,我赶到洛阳火车站,出示录取通知书买上了去峨眉的半价车票,交了加快费,签上了K163次。大约下午2时,我与同时候车的4名江油驻军结伴,挤上了第一次过秦岭的列车。


深夜,火车到了西安站,我和军人们在站了10小时后幸运地找到了座位。一夜过去,车窗外,天渐亮起来,解放军同志神秘地告诉我盘山铁路就要到了。那神秘好像是在问我,悬崖峭壁上修建盘山铁路你信么?我屏住呼吸,专注地盯着窗外,只见一边陡壁,一边深渊,铁路好像挂在山腰间。火车很费力,速度也很慢,峭壁岩缝中长出茂密灌木,几乎擦窗而过。山间有雾,像白纱般缥缈着,透过去看见车尾跟了上来。哇,万丈秦岭中三层铁路叠加的雄壮奇景撞进了我的眼帘,无限震撼!观音山站,刻在了我的心间。1978年10月1日,今天是共和国的生日。伟大的共和国,共和国英雄的铁路建设者!是您们在如此险境中建成了宝成铁路,让难于上青天的蜀道变为通途。祖国的脊梁,我的榜样!我一定要像你们那样,不畏艰难,逢山开路,遇水架桥,在天地间书写历史诗篇。我感到热血在沸腾。


列车经过艰难爬行,终于到了秦岭山垭,穿过近3km长的秦岭大隧道,向南开始沿嘉陵江下坡,14次跨嘉陵江进入成都平原。当晚去峨眉无火车,住成都。第三天坐火车转汽车到达峨眉山下的西南交通大学已是午后。我走进了铁路第一学府,从此投身于祖国铁道事业之中。


四年大学后,我如愿成了铁路建设者。参加了多项与秦岭有关的铁路工程:宝成线扩能、宝成线阳平关至广元段复线、阳平关至安康段扩能、襄渝线扩能、宝鸡至兰州复线、西康线、宁西线、陇海线电化等等。已无从统计多少次路过秦岭。



第一次参加修建西成高铁过秦岭,是2014年,走施工便道,我用了7天时间。2013年12月31日,我履新西成客专公司,分管安全质量。2014年元月3-9日,我带队从川陕界由南向北进行了第一次贯通式检查。元月8日检查完15.99km的秦岭天华山隧道进口和14.88km大秦岭隧道出口,天色已晚,只能夜宿菜子坪工地。



室外零下17℃,中铁十七局的同志们热情地送来了一盆清水,一壶开水,解决了我一晚一早的全部用水问题。秦岭腹地的夜空气清新,无有喧噪,偶尔几声沉闷的轰隆,是开山的炮声。小桌上堆满了资料,我在梳理着安全质量工作,满怀激情。


西成高铁陕西段343km,穿秦巴山脉,桥梁48座127km,隧道34座189km,桥隧比占92.1%。这其中7座Ⅰ级高风险隧道,417处高风险段落的高地应力、基底下沉、围岩塑变、岩爆、突涌水(泥)、围岩失稳、放射性异常、高地温等等犹如西天取经81难般横在我们面前。岂容妖魔“磨牙吮血,杀人如麻”,岂容当年修建宝成线1km牺牲1名建设者的悲壮历史重演!要尽快完成Ⅰ级高风险隧道管理评估验收;要规定局级分管领导每月必须有高风险隧道现场管理作为;要每个风险段落的勘察、设计、超前预报、装备、工法、人员素质必须到位;要坚持每一个风险段落接近预警机制;要在日检周检月检基础上增加每半年对全线高风险隧道管理行为全方位复查,报告成书;标准化管理,紧一格严一扣要求是科学,必须坚决落实到位。战场已转入正洞,战斗已全线铺开,121个掌子面,8699台套设备,21561人建设队伍,必须一个步调,一种声音,必须攻必克,战必胜!彻夜未眠,又一次热血在沸腾。


元月9日早,我们再次现场座谈后,驱车在冰雪便道上,20km/h速度,从海拔1600m工地再向上爬行。吉普车停在了海拔2000m的山垭。我下车站在秦岭之上,面向北方,领袖的召唤回响在耳旁,顿感复兴中华的责任就扛在我们肩上!驱车翻过山垭,海拔急降。只见白雪中鲜红的红桦林精神抖擞,似见银龙般的高铁已连通了秦蜀大地。正是红桦欢喜秦岭雪,盛装在度伴日月。试看英雄通蜀道,长舞银链与天接。一派壮美风光。


沿途检查完大秦岭隧道进口及1、2号斜井,到达海拔400m的户县已是华灯初上。


800多天后,我又接到了履新的命令。此时我已记不起又翻过了多少次秦岭,但清清楚楚记得我们的西成高铁陕西段,桥梁已完成了96%、隧道已完成了95%、高风险段落已安全通过了97%,实现了零事故,零死亡,全合格,圆领了我的安全质量梦。



第一次坐高铁过秦岭,是2017年12月29日。西成高铁2017年12月6日全线开通,我期待着乘高铁再过秦岭。12月28日,接到了西南交通大学仇文革教授周日到校研讨郑西高铁隧道维护问题的邀请,我仔细安排好工作,准备启程。



12月29日9:32分,我在郑州东站坐上了自己参加试验的复兴号G89次列车。G89昨日首发,今日仍是座无虚席,宽敞明亮的车厢内,旅客们脸上洋溢着幸福的笑容。唯有我没签上座位,找来塑料凳,免除了站车之累。11:28分,列车在西安北站停车4分钟后快速启动。我注视着窗外,记忆像流水开始奔涌。


草滩梁场到了。记得为确保紧邻的西宝高铁安全,草滩梁场30多米高的提梁机安装安排在夜里天窗点进行。白天工作,夜里组织提梁机安装,连续一周下来,任务顺利完成了,同志们眼睛充血了,我也试验了一把眼-脑-手信息协同的短暂失灵。


跨西宝高铁、福银高速132m浅蓝色钢桁梁映入眼帘。国内最大的单跨双线、上跨运营高速公路、高铁、斜交仅14度,距地高37m,梁体高48m,梁重2800吨,空中预拼,空中水平横移38m,记得联系秦顺全院士,请江勇总工来协作攻关的情景;记得王石生同志住宝桥厂监造的情景;记得我们三优架桥方案,四次同工况试验的情景;记得2015年7月12日凌晨4时,横移成功时魏加志满脸的热泪,同志们庆贺的鞭炮齐鸣。


列车扑向秦岭,进入了110km长大密集隧道群,从清凉山到赵家岭,10km以上的隧道就有7座,25‰限坡设计,持续长度45km,落差高达1100m,不怕那“西当太白有鸟道,可以横绝峨眉巅”。


清凉山隧道,马凯副总理视察时的情景仿佛就在眼前。关怀与鼓励,使我们度过了多少艰难。纸房隧道打开陡壁上的明洞增加作业面,大秦岭隧道进口壮士断腕凿除不达标内衬,2号斜井大涌水攻坚,大秦岭隧道出口长距离压入式通风,秦岭天华山隧道岩爆的综合整治,老安山隧道围岩多变的应急反应,福仁山隧道的平导组织,溶洞防范的成功。我此刻再次感到热血沸腾。


列车从进入秦岭到爬升至西成高铁最高海拔鄠邑站,用了十几分钟。接着一路下坡像银龙向西南飞行,跨过汉江,进入巴山隧道群。阜川隧道大段落岩层水平分布,险象环生,洞内增加平导发生了大变形,同志们劝我离开掌子面时那种紧张矛盾的亲情;看见了柒树坝、河家梁两座Ⅰ级高风险隧道几乎完美的标准化作业;看见了卢春房同志检查房家湾隧道时对我们工作的鼓励与叮咛。


转眼间列车进入了天府四川。再见吧亲切的椒溪汉水,再见吧可爱的熊猫朱鹮,再见吧亲爱的巴山秦岭。


14:41分,G89停在了成都东站。这一次乘高铁过秦岭从郑州到成都用了5小时零9分钟。


李白惊叹蜀道难,道出四万八千岁,不与秦塞通人烟。


孟浩然笔下蜀道难,仲月送君从此去,瓜时须及邵平田。过秦岭曾要几月时间。


新中国建成了宝成铁路,天堑变通途。使孟贯“安得青山路,化为平地川”梦想成真。过秦岭从中原到四川我曾用过近3天时间。


新时代的铁路建设者们建成了世界先进的西成高铁,郑州到成都5小时便可饱览秦岭万种风情。


这是秦岭亘古万年交通史的记载,这是自强不息民族精神的传承。伟人引领时代,时代造就英雄。愿英雄的中国铁路人继承起伟大的民族精神,交通强国,铁路先行,圆梦中华,奋勇前行!


人物名片


贾华强,1978.10-1982.7西南交通大学隧道及地下铁道专业毕业。后在西南交大获土木与建筑工程硕士、交通运输规划与管理博士。


先后担任郑州铁路工程总公司副总工程师、郑州局电化指挥部总工程师、郑州局建管中心(建设处)总工、主任,党工委书记。郑州局副总工兼郑西客专常务副指挥长,郑州局副总工兼高铁办主任,武合(湖北)、京广(河南)客专公司副总经理、总工,西成(陕西)、郑西客专副总经理等。


参加组织了9条客专,22项大型铁路建设工程。发表论文29篇,出版著作3部。是茅以升工程师奖、火车头奖获得者。是中国隧道及地下工程学会常务理事。教授级高工。


作者:贾华强

图片来源:新华网  陕西日报

本期编辑:交大新媒体中心 刘中慧  朱莹燕

点击下方【阅读原文】@ 西安交大 坐着“首班”西成高铁,我想带你来看最美的成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