怪谈!一人一个鬼故事...

灵魂船2018-11-18 06:37:35


提示点击上方蓝字,关注多灵异悬疑、奇闻异事

1、日前,同一个朋友聊起刚上大学时女生寝室盛行请碟仙险些出事的经历,他忽然一脸严肃地劝阻我千万不可以玩这种同鬼神打交道的游戏,一有闪失,后果不堪设想,轻则将来折寿,重则有性命之忧。这位朋友正当少年,却常说自己短命,朋友们笑他杞人忧天,直到他同我说起自己的一件亲身经历,我方觉蹊跷。

以下以第一人称转诉朋友的话:

两年前的八月,我同女朋友一起参加了赴藏的旅行团。行程自拉萨出发,第二日,汽车载团离开拉萨,一路上行行游游,直到停靠在一座寺庙前,距离拉萨约8小时车程。

当时导游介绍,该寺已长期不对外开放,近日恰逢藏传佛教的盛事,才供游人信徒参观。自由活动时间,团员们纷纷散开照相购物,我同女友逛到寺前出售纪念品的小喇嘛处,打算购买哈达。

当时几个小喇嘛的身后一动不动地坐着个老喇嘛,一直闭着眼睛颂经。正当我付钱时,冷不防手腕被人抓住,抓得极紧,再一看,抓住我的正是那个老喇嘛。

我顿感莫名其妙,手腕又被抓得甚痛,于是大声质问他道:“你干什么,放手!”

老喇嘛并没有放手,一边紧紧抓着我,一边道道:“这位施主,请你先去烧三柱高香,再跟我去见一个人。”

当地所烧的高香极粗极长,每柱三千元,我当时第一反映就是遇到骗钱的,于是没好气地答道:“我没有钱烧香,你放开我吧。”

老喇嘛忙道:“不,我绝对不收你的钱,我保证,你就跟我来吧。”

我挣脱不得,心下极不高兴,厉声同他争执起来。旅行团的人都围上前来,七嘴八舌说那老喇嘛是骗钱的人物,见他死活不放开我的手,便有人上前去拉他,不料他抓得极紧,好几个人才把他拉开。

我转身即走,那老喇嘛却一直跟在我身后,不停说着不烧香也可以,但一定要我随他去见一个人,越说越急,几乎带有哭腔。我烦不过,旅行团亦将离开,便回到车上,没想到老喇嘛竟死死拽住车门,不让车离开。周围许多人相劝,也有小喇嘛们跑来想拉开老喇嘛,老喇嘛用藏语同他们不知说了些什么,他们便也放手任老喇嘛扒住车门。

僵持许久,我坐在车厢最末一排,并不觉得有什么特别,只觉烦心和麻木。老喇嘛终于被周围的人拉开,车启动了。我回头望去,忽然看见老喇嘛追了上来。他枯瘦的身影带给我莫名的冲击,只见他不停地追赶着,叫着,直到汽车越开越快,他追了一百多米,才失望地停了下来。

之后的行程,我并未将此事放在心上。自西藏回成都当日,刚到家,我便发起了高烧。怎样吃药看病都无效,一周下来,束手无策。母亲是虔诚的佛教徒,她感到蹊跷,忙问我在西藏是否遇见过异事,我想起当日寺中那幕,一五一十地告诉母亲。当时恰好母亲的朋友要去西藏,母亲便托他去那座寺庙探个究竟。其友从西藏打电话告诉母亲:确有这座寺庙,然而几十年来惟在前段时间藏传佛教盛事时才开放,现在已不对外开放,那名老喇嘛也无从寻访。

母亲又到峨眉山的寺庙中去找名气很响的一位法师,法师听后说密宗的事他并不清楚,但我一定已经得罪了神灵。母亲回来后依言除去我身上所有护身符,果然烧立刻就退下了。法师说我不但不能再戴任何护身符,甚至连寺庙都不能再进,不然更有灾祸。

这时,我看到了冲印出来的在西藏拍摄的照片。奇怪的事,凡是相中有我的照片,我的形象一律模糊不清。而当我看见旅行团的集体照时,更只觉毛骨耸然。

原来集体照中,其他人都拍得相当清晰,惟有我是模糊的,而最可怕的事,从照片上可以清楚地看到在我的头上有一团白色的影子,赫然像是一个婴儿的头!

那之后,母亲常去峨眉山寺为我祈祷还愿。事情过去半年多,大年三十的晚上,我和朋友们在外玩通宵时,决定过一会去寺庙里烧头香。刚决定要去寺庙,我们便被卷入械斗,我腹部被刺了一刀,几乎丧命。母亲想起法师所说我不能进寺庙之言,更觉当时受重伤是同我得罪了神灵有关。

此事距今已两年,两年内,母亲为我去过西藏寻找那个喇嘛,在各大寺庙法师处为我祈祷。在西藏,一个高僧告诉母亲,即使找到了那个喇嘛对我也不一定有用,缘分是一瞬间的事,过了那个特定的日子,缘分也就消失了。

这件事情我告诉过别人,大多一笑以为我是杞人忧天自己吓自己。但我有时想起,都会吓出一身冷汗来。我不知此事能够化解,我唯一清楚的便是我的命不会长。

朋友叙述时很平淡,当时又身处在繁华热闹的环境里,不知为什么,我却觉得一阵莫名的强烈的颤栗。他的经历只怕同当时那件藏传佛教盛事有关,却不知究竟又是什么事。我将他的经历写在这里,希望能听听大家的主意和想法,我不相信得罪了神灵便无从化解。

2、那时我读高中一年级,每天和最好的朋友JL到她阿姨家吃饭(那时侯流行固定在一家人那里搭餐)。

那天下午开完班会就提早放学了,我和JL就回阿姨家拿书,我还清楚的记得是去拿金庸的《倚天屠龙记》。

天天走的、骑车15分钟就到的路,我们竟然走了5个多小时。

因为闭着眼睛都能走到的阿姨家居然找不到了。我们骑着自行车反反复复走了好多遍,

无论如何也找不到阿姨家,笔直的大马路都变成一个样子(成都水碾河街到成都饭店的路很宽很直,又没有什么岔口。就是十字路口。)

我们把每个路口都走遍了,就那样骑车,还问了街边的烟摊、小贩,他们很热情的指路,我们就顺着他们手指的方向骑车过去,一走到某个地方,该转弯的路口就不见了,所有的路变的一模一样。

我是出了名的胆大,再加上JL个头很大,我们两个女孩也不觉得可怕,只是纳闷得很。

中途我们还停下来买可乐喝、零食,然后又继续上路。本来打算坐出租车(我一直比较有钱),但是自行车不能放出租车里,只得继续骑车。

一直骑得快累死了,我和JL商量,还猜拳,她赢了,于是就由我去问交通警察。我鼓足勇气去问了警察(当时的小孩都很害怕和警察说话),警察把伸手一指,路就出现了。

就像特技一样,我们马上找到了路口,该拐弯就拐弯,一下子到了阿姨家。天已经黑了。

后来问了很多人,有些人有过和我们一样的经历。他们说那叫拦路鬼、又叫做迷路鬼。

总之遇到拦路鬼后,我的方向感就变得很差很差。可能是心里有了阴影。但是JL她还是没什么变化,到现在她方向感还是很好。

直到我妈妈有一次她在上班的路上无论如何也找不到单位了,我开始看很多希奇古怪的书,希望找到解释。

3、这种事情我的一个死党也碰到过!

他说是他小学六年级的时候,晚上去老师家补习。每天晚上补习完后都自己走回家。有一天晚上他补习完后,走那条走了n年的路回家,结果发现原本十几分钟的路走了两个小时!他说他家门口有个拐弯,结果他怎么找都找不到了!他就在那个走了n年的路转了两个小时,结果他妈妈在他家楼上的阳台收衣服时发现她儿子在自己家门口瞎转时,就喊了他一声,让他回家。结果我那个朋友就突然找到他家门口的那个拐弯了!

这件事让他郁闷了好久!

第二次见鬼就更刺激了,那时候十六岁,主要是平时太能混了,家里让我修学一年去我父亲那边打工提炼生活,我父亲是铁路局的,他的工作是修桥,象九江长江大桥等几个桥他都有参与,我去父亲那边的时候他正在长沙桥承包了一个桥墩。我去了过后其实也不能干什么,也就是帮我父亲跑跑腿,到长沙过后没几天就听说江上翻了一艘泊船,死了三男两女,有一个女的的尸体两天了都没打捞起来,当时工程赶得紧晚上也有开工的,翻船的第四天晚上,我和父亲一起带了十几个工人去桥上赶工,当时桥还没合并,要上我们那个桥墩必须要坐船过去,到了桥墩上大家看见桥墩边上坐了一个穿白衣服的女人在那哭,当时心里还很奇怪那女人怎么上来的,有几个工人已经走过去打算问那个女人了,结果还没走过去就看见那女人直接从桥上跳了下去,桥还没修好只有十来米高大家都还是吓到了,赶紧冲过去看,冲到桥墩边一看江水根本没有掉了东西下去的样子,落水的声音也没听到,然后大家又听到身后有哭声,回头一看那个女人又坐到了桥墩的另一边在那哭,接着也不知道谁先大叫了一声有鬼,十几个人全都连滚带爬的从桥上跑下来坐上船就开跑,回到住的地方都不敢落单,全部挤在一间屋里喝了一晚上的酒。第二天一早另外一批工人去接班,走之前还有几个跑来笑话我们,不过没到一个小时也全跑了回来,具他们说,刚开始还没事,后来再上螺丝的时候出了问题,桥上用那种螺丝有成人的大拇指粗,二十厘米长,要用专门的机器上,结果他们上进去的螺丝自动跳了出来,而且在桥面上立成一排,时不时还有几个跳两下。两次下来也没人再敢上桥去开工了,后来几个头请了一个道士来做法,开了四条船去,又挂红有放鞭炮,最后那道士指了一下桥墩下面一片水域,让再下去几个人找,然后下去了三个潜水人,最后在桥墩下面找到了上次翻船那个女人的尸体,尸体被桥下面的钢筋挂住了一直浮不上来。后来再开工就没出过什么问题了。